被困缅甸 中科院博士因英文好 知识广被盯上 月薪曝光

中国新闻 社会新闻 编辑精选

中国科学院博士张实今天公布薪资单表示,他去年8月被骗至缅甸从事电信诈骗,每天工作18小时,未达业绩会被体罚,月均收入只有人民币5000元左右,并非网传的高薪。而他自认诈骗集团盯上他,是因他的英语优势,以及知识面比较广。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张实是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博士,毕业后在江西的中科院庐山植物园从事博士后研究,月薪不到5000元。因为经济压力,去年8月在仲介宣称的高薪工作引诱下被骗至缅北被迫从事诈骗;今年8月交付赎金才获释,5日返回中国。

张实今天在微博发布视频讲述被骗经过。他说,当时父母、女友都生病,经济压力大,一名仲介宣称有一份新加坡客服人员的高薪工作,每月1万5000元加提成(分红),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0小时。

张实其后因为没办到新加坡签证,辗转了香港、曼谷等几个城市,去年8月中旬到达泰缅边境的湄索,在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被诈骗集团带到缅甸。

张实曾发简讯告诉女友,他不想待在缅甸,那边不安全,但是他已失去人身自由。他也曾试图逃跑,但发现守卫森严,不得不放弃。


微博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张实对媒体透露,认为自己被诈骗集团盯上,主要原因包括他在英语方面的优势,以及知识面比较广。

据报导,张实所在的缅东妙瓦底,诈骗主要面向海外群体,做的是“欧美盘”。他负责的工作是伪装成女性,透过社交软体与受骗者聊天。

他表示,进入诈骗园区的第一个月会有“工资”,大约6000元,之后收入就靠业绩提成,如果没有业绩就拿不到任何钱,还要接受体罚。体罚包括跑步、俯卧撑、平板支撑、蛙跳、上下蹲等,连续做1个小时以上,会有人拿著木棍在后面监督。

张实说,他没有靠业绩赚到过钱,“这样的情况非常普遍的,绝大部分人一年都未必赚到钱”因为现在人们对诈骗套路有所了解,上当受骗的人越来越少,园区业绩越来越差。


微博

他指出,所在的公司有两三百人,每月只能骗到十几单、二十几单,每笔至少5000美元,多的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他们给员工提成的比例,最低3%,最高12%。

张实并晒出一张薪资单,显示他在园区从事电信诈骗,月均收入只有5000元左右,并非网传高薪。

他说:“实际上一个人是否上当和学历、阅历都没有必然关係。诈骗利用的是人性的弱点,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张实指出,诈骗集团对于“洩密”的行为非常忌讳。园区允许他隔一段时间给家人打电话,“因为打电话时有人监控,我没办法说实话,甚至很多时候诈骗园区的人还会故意威胁我透露虚假信息给外界。”


微博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裡,家人并不知道张实的真实处境。后来,张实发现用电脑可以安装手机模拟器,透过这样的方式发邮件可以摆脱监控,因此发邮件向国内家人求救。

有一次,张实透过聊天软体偷偷和女友联繫,谈到了公司的诈骗模式、规章制度、体罚方式等内容,但因为疏忽大意没有及时删除被发现。他后来被关还被用木棍打,“当时我被打到完全无法正常站立,睡觉的时候也只能趴著。”

张实从今年4月底到8月初都被关押,起初一个多月是在“兵站”,类似园区的私人监狱。后来,他被转移到宿舍,这段时间通常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而且是不定时的。

其后,园区要求转帐12万元才肯放人,但家人在转帐后发现帐户被冻结,无法进行转帐。8月初,张实被换到同一集团的另一个公司。


微博

后来,张实的家人报警,“中科院博士被骗至缅甸至今已一年”的消息披露后,引发中国社会高度关注。

“在媒体报导以后,园区裡很多人就知道了我的事情。公司领导层认为继续留我在园区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决定把赎金降低。”最后,张实的家人联繫了帮助营救的志工阿龙,透过他与园区协商,最后支付赎金5.9万元才重获自由。

张实在出园区之前,还被要求透过签字、录影等方式承认自愿进入园区,“当时我急于出园区,只能假意答应他们的要求。”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8月26日凌晨通报,24日晚,泰国警方成功寻获张某。

张实已于5日返回中国,“9月5日警方已经调查过我,我也提供了我被骗的材料给他们”希望未来能尽其所能回报社会,避免更多人掉入同样的陷阱。(中央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0,43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