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小波||我写诗家600人(60)

文艺天地

 

招小波||我写诗家600人(60)

 


作者简介

招小波, 香港先锋诗歌协会会长,《中国流派》诗刊社创刊社长,“诗坛人物诗”系列撰写人。近年用诗歌为中国当代600余位诗人立传, 出版了《小雅》《七弦》《诗列传》《提灯》《星图》五种诗写诗人诗集及总集《当代诗人列传》。至今共著有诗集十五部。

 

招小波的诗

招小波让600多名诗人走进他的诗,气势浩浩荡荡,既有官方认可的品牌诗人,又有在民间享有威望的诗人。虽然他还在不断地增补,但已经构成诗史的规模。取正史之长,补野史之短,取野史之长,补正史之短,既有正史的庄严,也有野史的活泼,可以说是一部别开生面的新诗史。他无愧为以诗写史的第一人。读了他的这几部诗集,会对当代诗人当代诗歌有个轮廓式的印象。因其鲜活,甚至比读一部正统的新诗史印象还深刻。在这一点上,招小波对新诗的贡献是别人无法相提并论的。

 

一一王立世

 

招小波||我写诗家600人(60)(11首)

 

与东方莎莎饮酒

招小波(中国香港

 

在深圳梧桐山
东方莎莎用夜光杯
斟了一杯梧桐雨

香港与内地作家来相聚
杯中碰出诗的涟漪
莎莎对我说
我干杯,你随意

她斟了三杯酒
但只干了手中那一杯
还有两杯在酒涡里
不知敬给谁

2015.12.3

致王国良

 

在大中华我们是同胞
在大产业我俩是同行

你曾在北方的冻土上
开采地下之火
我曾在南方的塔群中
提炼明日的彩虹

我对你的诗,心有灵犀
你对我的诗,能译出密码
若将两滴血叠在一起
就会变成一滴石油

我们自身的光芒
只是萤火一点
但背景却是万丈火焰

2021.10.3

 

致龙俊

 

母親在五年前走的时候
老干处的官员说
你母亲是老革命
她的骨灰可以安葬在
广州银河革命公墓

我深知
那是座革命贵族的水晶棺
就像北京的八宝山
可给子孙带来享之不尽的遗泽
但我们还是勇敢的决定
把母亲安葬在民间
因为她与官场格格不入

最近读到龙俊的
《把蚂蚁埋在八宝山》
婉如他乡遇故知
因为我们不约而同
向特权发起了冲击

2018.5.18

渴望浴一场大雪
——致冰洁

 

你是如此冰清玉洁
你的诗和你的人
都像纯洁的冰雕

你是属于呼俞贝尔的
只有在最寒冷的地方
才出产冰肌玉骨

在纯粹面前
俗人一名的我
也想回到一尘不染

我渴望浴一场大雪
把所有的尘埃洗脱
好把我变成
与你一样玲珑的冰雕

2018.5.18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煮梦子

 

相识在施维的车上
他叫煮梦子
一个年青诗人
待渡亭诗社社长

这位白袍年少
给我带来一股清风
我何尝不在煮梦
何尝不在待渡

我的梦
由青发煮至白发
我由翩翩少年
待渡到重回孩提

梦煮糊了多少次
至今仍在煮
身体行将变成化石
至今还在待渡

2018.5.6

无涯子

 

那天我看见一隻鹰
在远方盘旋,晚上
我第一次把无涯子的诗
推荐给《流派》诗刊备用

他没有昙花一现
而是一树繁花
后来我用他更好的新作
更替他的备用稿

他书写生活的路子
干净的语言
无疑全都是对的
不像那些找不到路的人
至今还在兜兜转转

2018.3.2

莫兰英

 

当我进入桃花源深处
草变得越来越绿
当我读到莫兰英的诗
越读越有味

她把诗意蕴藏得很深
她的诗像轻盈的白茶
只須轻微的发酵
就释放出浓浓的香气

她的名字
意为兰花和美酒
她加持了诗
要醉倒多少
松柏和竹树

2023.6.26

他的花园滿是诗歌碎片
一一致尘星

 

他住在泰山南麓
是中国航天集团之牛人
当年他出版《拜诗歌为神》
我曾写下与本诗同题诗评

“ 十二只乌鸦照看一顶草帽
草帽上绣着瑰异的云朵 ”
他的诗充滿奇思妙想
他的花园滿是诗歌碎片

那年我开光写人物诗
我撒下了一万声长吁短叹
終为600名诗人
写出了《当代诗人列传》

阴阳五行之和是七
今天收到他的贺诗
屈指一算
正好经历了七年之痒

2023.11.9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为何东北很多诗人姓王
——致王强

 

认识不少东北诗人
王法、王丽颖、王强··
王强的笔名叫有风掠过
我的风掠过东北的黑土地
他的风掠过蓝色的维多利亚港

他的平台很会选诗
也很会甄别诗人
没有一首伪诗能躲过他的法眼

为何东北那么多诗人姓王
我想起东北虎
它的额头,有一个大写的“王”

2017.11.8

黄雾中的映山红
——致怀思

 

我的诗找到知音
不是在美女的裙底
而是在东莞的血汗工厂
一个比裙底更低的地方

他是一株血色的映山红
在黄色的雾霾中开放
他像一面久违的战旗
伴着我的铜号飞扬

他的网名叫怀思
—— 怀念马克思
他用了十年了
山中方七日
世间已地老天荒

我们终于会面
在比东莞更风尘的香港
我忽然感觉像会师井冈山
脚下是滚滚赣江

2016.3.13

骆驼是大漠的游泳高手
——致庄友烈

 

你来自民间诗刊《大博美》
我来自香港的《流派》
我们都是诗歌的义工

诗刊是心灵的庙宇
所有授薪的庙祝
都难把心经念好
因为受人钱财要替人消灾

只有义工才是真正的罗汉
神一样自由
可为蚂蚁代言
可为空山发声

多年前我说过
想做香港文化沙漠的骆驼
但我今天才知道
骆驼是大漠的游泳高手
一俟有水便能击出彩虹

2018.5.10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91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