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破的铁饭碗出现了 中国近200万教师过剩!

中国新闻

2024年,第一个被打破的铁饭碗,可能是教师。

第一声惊雷,是最近#2035年全国或有近200万教师过剩#登上微博热搜。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高等教育研究院乔锦忠研究团队测算结果显示:到2035年,全国将有约150万小学教师、37万初中教师过剩。

来源:知乎 这么庞大的数字,确实足够触目惊心。

第二声惊雷,发生在北京,北京丰台区一份中小学教师“区管校聘”管理改革工作文件提出,将探索建立教师退出机制,打破“铁饭碗”观念。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教师退出机制的引入,已经让教师群体感受到职业危机感了,端铁饭碗的手在微微发抖。

但诡异的是,同期广州、杭州、温州等多地教育局发布了中小学学位预警。学位还是不够用。

都学位供应紧张了,怎么还会有教师过剩呢?前两年的“从教热”还历历在目:师范专业录取分数暴涨、清北高材生涌进中小学做老师,中国每年还有一千万人在不舍昼夜奋考教师资格证。怎么,这千万“预备军”脚还没抬起,大门就准备关了?

突如其来的降温,除了仰天长叹,更让人关心的是:

怎么会剩这么多?

剩出来的这些教师会去哪儿?

教师还能是个铁饭碗吗?

这个铁饭碗有点烫手

其实,教师铁饭碗不牢这事,不止发生在预测数据里,在当下已经有不少征兆。

比如在2023年,已经有多地提出控制教育类专业新增布点:

四川,在2023年7月明确非师范类高校原则上不再新设教育类专业;

山东省教育厅也在9月提到21个从严控制新设专业,其中就包括学前教育、早期教育,并指出教育类专业原则上不再新设。

这就已经在为此前的“从教热”“师范热”降温了。因为再不遏制,教师现在就要过剩了。

据麦可思研究院《中国-世界高等教育趋势报告》统计,本科教育学毕业生从2017年的14.19万人增长到2021年的18.43万人,五年间规模扩大30%;专科院校教育与体育大类专业毕业生从2017年的36.20万人增长到2021年的48.62万人,五年间规模扩大34%。


其实教师这个铁饭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吃香,不少人就主动把铁饭碗打破,就此作别讲台。

2023年10月,广东省陆丰市、雷州市等多个教育局公布了硕士公费定向师范生未履约名单。

而就在前几天,福建省莆田市也公布了一则公费师范生违约处理决定书,而且这已经是莆田发出的第15号2023年公费师范生违约处理决定书。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大学减免学费、毕业就有编制,难道这些都不足以吸引现在苦就业苦编制的年轻人们了吗?

要知道,公费师范生违约往往需要支付数万元违约金,广东那几个城市的未履约师范生甚至需要退还和缴纳10万元以上的费用。

实际上,这些违约的公费师范生大多是被分配到乡下偏远地区,当地的教育环境和生活环境往往不尽人意,让他们产生了逃离的想法。

有身处其中的人曾透露,学校虽然提供了住宿,“但住宿条件很差,十几个人一个宿舍,都没有热水器。”
来源:雷州市教育局
来源:雷州市教育局


那大城市里的老师们呢?

还记得之前轰动全国的名校生集体去深圳中小学教书吗?剑桥、牛津、清华、北大等名校生的尽头,不是大厂,不是实验室,而是深圳中学。

然而现在,他们也在逃离,在社交平台上就有不少深圳教师宣布自己离职了。

来源:小红书
来源:小红书

帖子下面当然也会引来很多质疑:高薪稳定还离职?

被这个岗位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教师真的会一一反驳:跟深圳房价一比,那工资不值一提。算上工作强度,还真给少了。

来源:小红书
来源:小红书

来源:小红书
来源:小红书

还有教师吐槽深圳教师早七晚十的工作节奏,“每天这么个干法,不憔悴才怪。想走。”

来源:小红书
来源:小红书

大厂虽然996,奈何人家高薪,可深圳教师们累也不一定拿到那份承诺的高薪。网上就曾疯传深圳教师断崖式降薪,并得到了业内人士的承认。

来源:网络
来源:网络

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在2023年集中发生,仿佛在告诫我们:

2024年了,就别再惦记教师这个铁饭碗了。不然你或者你的孩子很可能成为2035年那200万过剩教师的一员。

2024、2030是两个拐点

2024年,在教育这一块,我们真的来到了历史的拐点。

什么叫“教师过剩”?翻译过来就是他们没活干了。

为什么没活干了?最根本的还是出生率的持续下降。新生儿越来越少,学生也会越来越少。

根据最新的《中国人口预测报告 2023 版》,在中预测和低预测的前提下,截止至2035年左右,中国出生人口都会保持持续下降的趋势。

这里需要说明:低预测是没有采取实质有效的生育减负政策,中预测则是减负力度达到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那高预测情形就很好猜了:需要采取超过目前所有国家的生育减负力度,包括你能想到的所有发达国家,这咱们可以暂时按下不表。
虽然出生率很直观,但同一批人口出生时间和受教育存在时间差,咱们还可以看看乔锦忠团队的数据:从2024年开始,义务教育总在校学生数将会出现快速下降的趋势。

具体而言就是由每年减少一两百万(2025—2028 年)加速至每年减少三四百万(2028—2035 年),最终到2035 年减少到约 1.10 亿,较 2020 年预测值下降 3000 万。
来源:乔锦忠等:2020—2035 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资源配置研究 来源:乔锦忠等:2020—2035 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资源配置研究

咱们还可以把小学和初中分开来看:2024年依然是小学适龄人口下降的拐点;初中适龄人口到2029年仍有缓慢上升的趋势,但到了2030年也开始迅速下降。

来源:乔锦忠等:2020—2035 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资源配置研究
来源:乔锦忠等:2020—2035 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资源配置研究

面对生源下降的拐点,已经有些地方开始采取措施:裁撤部分学校。这或许更容易成为教师过剩的直接原因。

首当其冲的还是幼儿园关停潮。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22年的幼儿园数量比上年减少5610所,下降近2%;在园幼儿数量从2021年开始负增长,当年减少了13万人,2022年减少了178万人。

2023年11月,湖南省教育厅发布了《关于应对学龄人口变化调整优化中小学幼儿园布局的通知》,提出“有序组织幼儿园设并转撤”。这是首个省级政府正式提出撤停幼儿园,而此前,人口第一大县临泉县已经关停了50所幼儿园,海口、青岛这些大城市也撤并了数十家幼儿园……

另外,文件也要求“合理布局义务教育学校”,推进乡村小规模学校整合撤并。虽然目前还只是乡村小规模学校,但随着幼儿园撤停,可以预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重新布局也是迟早的事。

这也不是妄加揣测,因为湖南的出生人口5年间从90.8万人下滑到41.2万人,而且文件本身也提到:

湖南小学人数自2024年开始下降,预计到2030年将减少46%,到2035年将减少62%;而初中人数也在2024年达到峰值,2030年开始下降,到2035年将减少53%。


也有人指出:既然要关停学校,为什么最近还有学位紧张的状况?

实际上,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带来了一波短暂的生育小高峰,这波小高峰带来的学位需求主要集中在2023年和2024年开始释放。

而这只是短期现象,更长远的数据已经告诉我们:随着人口拐点到来,不仅是教师们,连学校都要重新考虑出路了。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韩国经验:没有学生就创造学生

没关系,“东亚体验服”韩国可以给我们一些参考。

众所周知,韩国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他们在2023年再创历史新低,全年出生人口仅有23.5万人。

据韩国官方预测,2024年小学入学人数将首次降至40万人以下,未来两年将进一步降至30万人以下。即使在首尔,小学入学人数也将从去年的逾6.6万人降至5.95万人左右,降幅超过10%。

在韩国,幼儿园、中小学早已面临“多米诺骨牌式”的关停潮。

据韩国教育部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韩国共有587所小学学生人数未达标,较3年前增长10.8%。未达标的学校将成为合并和关停的对象。

连首尔的一所拥有百年历史的私立女子高中都传出“将在2027年关闭”的消息,因为她们在2023年的新生人数仅为91人,连续5年低于100人。还有一所首尔的男子高中为解决生源问题,2023年开始接收女生。

在韩国,连大学都要面临关停的问题。有韩国报纸指出:就像从最南端开始绽放的樱花一样,大学的倒闭潮将从南方开始逐渐往首尔靠近。

来源:央视网
来源:央视网

“铁饭碗碎掉”这事在韩国也发生了。

2023年,韩国教育部将公立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教师的编制数量缩减到约34万人,减少2982人。这也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韩国教师人数首次缩编。

截至2023年3月1日,首尔公立小学有119名通过聘任的小学教师未被分配到学校,等待任命时间或将超过一年。

在这一情势下,拥有稳定收入和假期的教师也不再是韩国人的香饽饽了。据韩国机构数据,今年韩国13所基础教育部门教师岗位的竞争率为2:1,创下近五年来的最低水平。

那学校和老师们怎么办?合并重建教育环境是第一步。

在韩国江原道阳谷郡,四所中学加起来也只有57名学生。从2023年3月开始,四所中学决定共同开办课程,创造一个超越校园的教育环境。比如在每学期的联合教育周,四所学校共同举办训练营、体育比赛、艺术演出、英语夏令营等活动。

四所中学的联合教育周。来源:网络
四所中学的联合教育周。来源:网络

更绝的还在后头。韩国表示:没有学生,我们就创造学生。

2023年3月,在韩国蔚山小学,140位55岁以上的高龄新生参加了入学仪式。除了历史等通识教育课程外,他们还可以参加社团活动、野餐、运动日和修学旅行等校园活动。

说白了不就是老年大学嘛。一个55岁大叔顶11个5岁小学生,韩国人是会算术的。

蔚山小学入学仪式没有一个小学生。来源:网络
蔚山小学入学仪式没有一个小学生。来源:网络

从韩国的例子可以发现,除了转行,老师和学校们要想找“活路”,要么合并走精品教育路线,要么转岗教老人。

而在国内,咱们之前提到的控制教育类专业其实也是为了避免这种教师和学校无奈自救的情况。

另外也有一些地方针对教育行业展开探索。

首先是缩小班级规模、降低生师比,这也是乔锦忠团队给出的重要建议。

在乔锦忠团队的预测数据中,他们是根据现行的生师比,结合出生人口数据给出的模型。也就是说,在固定的生师比下,由于出生人口可预见的下降,所推测出来的教师数量必然也是过剩严重的。

反过来说,如果将来降低生师比,也不会有这么夸张的教师过剩。

《江苏教育现代化 2035》就提出,为提高义务教育质量,到 2035 年,中小学生师比由 15.5 下降至 13(其中小学生师比由 18 下降为 15)。

不过小班化教学显然对教师资质有更高的要求,也不再是躺平的路子了。

来源:江苏省人民办公厅
来源:江苏省人民办公厅

丰台区探索教师退出机制,就明确提出,对于对思想政治素质差、业务能力和工作能力弱、不能完成工作任务、工作中发生严重失误、执行党政廉政建设各项规定和廉洁从业方面存在严重不足等情况的,如果教师聘期内年度考核不合格的,聘期结束后学校可不再续聘,或降低岗位等级、调整岗位聘用。

另外还有转岗分流,这或许是过剩教师们最稳健的出路。

不过在国内,教师们不一定是转向老年人教学,而是可能成为全科教师。

乔锦忠曾在另一篇采访中提到:现在的师资供给存在较为严重的结构性缺编,语数等大课类老师相对容易过剩,而艺术、体育、科学等小课类老师更为短缺。

而在半月谈发布的一篇采访中,有一个校长就提出:未来在教师培养上要更注重多学科能力培育,鼓励学校内部教师之间的跨学科合作教学。

看来,以后的孩子不仅不用在五六十人的班里上课,ta的体育还可能是语文老师教的。

来源:半月谈
来源:半月谈

不过,不管是哪方面的探索,教师行业的退潮都是必然趋势。潮水退去,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当然,如果真心喜欢做祖国花朵的园丁,也不必为此慌张。

脱开高薪、编制这些名头,教师这个行业最终要回归育人的本质。

三尺讲台也许“救”不上一心上岸的人,但留得下热爱它的人。

来源: 智谷趋势

分类: 中国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中国要闻 Chinese/English China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92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