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华女博士被骗340万!还欠下70万债

海外华人 社会新闻

世界新闻网报道,以独居华人为目标的骗案猖獗,年长者杀猪盘又一桩。尔湾七旬华人女博士C女士从信用卡公司的一通电话开始陷入漩涡,欺诈集团假借“欺诈引渡”和“信用卡欺诈民事起诉”为由两面夹击,受害人三个月内所有帐户340万元被骗一空,还留下70万元的国税局税债,痛不欲生。

洛杉矶华女博士被骗340万!还欠下70万债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化学博士C女士退休后四年前从外州迁居尔湾。2023年11月28日,她接到一通英语电话,对方表示是America Express信用卡工作人员,说有一张署名C女士的信用卡,被警方侦测到在网上订购了五支枪。对方在电话中主动提供了自己的员工ID。C女士正准备电话结束之后去确认,但对方紧接着要求C女士三小时内要向他提供警察报告。电话同时转到“厦门市警察局”。

“那时其实我是有点奇怪的,通常美国不会这样”,C女士在美生活几十年,了解信用卡公司不会跟警察局直接连接。但这时电话很快接通,对方称自己的是厦门公安局“陈警官”。在C说明情况后,陈警官很快发了一个公文给她,表明自己的公安身份。几分钟后,陈警官接通了C女士电脑上的Skype(未来三个多月,C女士一直在Skype的监控之下)。陈警官然后说,帮你到公安系统查一查,看看什么情况。然后陈警官说,很不幸,你的名字出现在一个跨国诈骗案中,该骗案金额巨大。然后陈警官将电话转给了一名“检察官”。

检察官开始向C描述案情,同时发来好些公文。“这些公文都有官印,很正规”,检察官说,诈骗案主犯用不同名字办了200多张银行卡,其中一张卡片是C的名字。

当他说出我的护照信息,我开始相信是真的

“我知道我没有做这些事,但是被人家盗用信息去欺诈是可能的,”C说,当对方发给她的文档上她的美国护照所有信息时,她开始相信对方讲的是真的,“因为我想只有官方才可能有我的护照信息”。

检察官对C说,因案情重大,很快要将C从美国引渡回中国。检察官同时给C发来美国政府授权中国处理这个跨国案的文档。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这时候我怕了,因为我被别人认为犯罪了;第二要被遣送,”C表示,正在她担心的时候,检察官说,如果你不想被遣送,可以交保候审,数额是诈骗数额的20%。检察官说,两三个月就可以查清情况,偿还保证金。不知所措的C女士,如数将自己的多个银行帐户情况告诉了对方。

一周后,检察官又说,用C名字开的那一张卡片共有16名受害者,还提供了16人的相片、名字、受骗数额。还说,受骗人中有一名70多岁老人,不堪重负跳楼自杀了,老人的律师儿子找到了另外15名受害人,现在对C提出民事起诉,三天后C要到中国出庭。

签保密协议,隔断受害人与外界联系

C女士说,就在她焦头烂额求助无门的时候,那位检察官发来了一份保密协议,要求C对所有案情保守秘密。对方还要求C提供手机信息截屏,如果是用英文,还要翻译中文告知内容。

“在正常情况下我会觉得这很不正常,但我当时吓坏了,而且他们早把我放在24小时监控当中,”C女士说,那段时间她拒绝了很多活动,不敢讲电话,朋友问起也不敢告诉他们,连儿子都不敢讲。

C表示自己不可能到中国出庭应讯,对方则表示陈警官可代办。之后陈说,他在法庭上向受害人陈情C的清白,结果当庭被受害人痛打一顿。检察官说,C最好自己录一段小视频说明情况。然后对方说,受害人都相信你了,但律师说你的资产要一个单独的机构来证明不涉嫌诈骗,而且证明你有足够收入没有骗人动机。

“我当时想受害者担心的就是他们的钱能不能拿回来。我把相当于三分之二没追回来的骗款的钱汇过去,他们就不用怕我跑了。”就这样,C女士一次又一次将钱汇往香港恒生银行,从2023年12月至2024年2月底,先后七次,总额达340万元。“检察官”说,C的这些钱由厦门公安局专人保管。

C说,导出的这些资金,包括她的现金帐户、股票,401k,是她一生的所有积蓄。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今年2月底,C接到厦门公安电话说,你的帐户都没有问题,钱可以还你了。但很快,自称是保存钱的那个人说,你的帐户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怎么知道你没有把骗来的钱转到别人的名下?进而要求C说出自己亲戚朋友的信息,并表示需要交一笔保证金,以保证调查这些周边朋友的帐户。

歹徒变本加厉,受害人如梦初醒

“我这时候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我是嫌疑犯,跟我的朋友有什么关系?”C说,这时候她的帐户已被掏空,但对方之前知道她有两间房子,所以开始逼拿两间房子去贷款,作为调查周边朋友的保证金。C当时很希望尽快拿回自己导出的钱,照办,向银行贷款30万元。

另一方面,在拿到C的340万元后,“厦门公安”明显放松了对她的监控,她也有机会和朋友交流。两位朋友一听情况,马上断定她上当被骗。C当天就向各级警方和FBI报案了。

“我醒过来了,但当时诈骗集团还不知道。”在C关掉Skype,对方继续打电话给C,但当得知C在和朋友说话时,对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切断了skype和所有联系电话。

C表示,她现在不但所有积蓄付诸东流,还因提前提取退休金欠国税局70几万税款,只好向自己儿子和兄弟姐妹借钱,痛不欲生。

340万付之东流,警方爱莫能助

C说,各级警方和FBI她都报了案,但警方表示,他们实在是无能为力,一是因为钱已经汇到香港,超出了美国警方管辖区;二是现在美中关系不好,很难合作。负责洛杉矶和橙县地区跨国诈骗案的FBI警探告诉她,诈骗集团现在针对的主要目标,正是南加州的华人独居年长者。

C说,她的数据转到香港警方后,他们表示很快转到项目组。但至今也没有任何消息。

C说,她是因为护照信息而开始相信对方。她的美国护照只有四年新,其间只去过经温哥华到阿拉斯加,另一次是去墨西哥参加姪子婚礼。

来源: 洛杉矶华人圈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37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