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BRASH博士HOWICK的演讲:”伙伴关系”理念是当下种族关系紧张的主因

Featured 澳纽资讯

(毛 芃 翻译)

2024年6月23日,Don Brash博士应毛传媒的邀请,驱车从Taurangua赶到奥克兰Howick的Uxbridge Arts & Culture Center,为华人社区做了一场有关种族关系的演讲。

Don Brash 博士 2024年6月23日在奥克兰Howick 对华人社区演讲 (摄影/ 小Fish)

Don Brash博士在1988-2002年担任新西兰储备银行行长。2002年投身政坛,在2002-2005年间担任(反对党)国家党领袖。之后,他担任过行动党领袖。2016,他和支持者成立了名为Hobson’s Pledge (霍布森誓言)的组织,主张取消毛利人政治特权、所有族群享有同等政治权力,他称为霍伯森誓言的代言人。

以下是Brash博士的演讲内容。

Don Brash博士像其他与会观众一样在门口签到 ( 摄影 /车车)

感谢 Portia Mao (毛芃)安排今天的会面。自从我在 2003 年至 2006 年担任国家党领袖,我就认识Portia,多年来一直钦佩她。

在思考新西兰2024年面临的重大问题时,我认为新西兰有五大挑战:

首先,新西兰的生产率增长已经有太长时间低于其他发达国家。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的确正变得更加富裕,但我们的富裕速度比其他发达国家要慢。如果我们要继续吸引像在座各位这样的高质量移民,这种情况就需要改变。

其次,我们必须更加努力,让人们更能负担得起住房。奥克兰的房价相对于奥克兰人的家庭收入来说虽然没有香港那样高,但对于太多的普通新西兰人来说,仍然难以承受。

第三,新西兰政府与许多其他发达国家政府一样,都面临着预算赤字;随着人口老龄化,赤字会越来越大。财政部预测,按照目前的政策,政府债务与经济规模的比率将从现在的大约40%上升到2060年的大约200%。我们显然走上了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

.第四,与许多其他国家一样,我们陷入了尴尬的地缘政治困境,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与我们传统的安全伙伴的关系日益紧张——你可能已经看到了海伦·克拉克(前工党领袖, 1999 – 2008) 和我在上周五(6月21日)就这一问题在新西兰媒体(New Zealand Herald)共同发表的文章。

第五,也是我今天下午想讨论的问题,有一小部分激进的毛利新西兰人声称,《怀唐伊条约》赋予他们不同于其他所有新西兰人的权利。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未来几年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也许可能决定着新西兰是否仍是我们大多数人愿意居住的具有吸引力的国家。

Don Brash 博士 2024年6月23日在奥克兰Howick 对华人社区演讲(摄影/ 车车)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大约八年前,一位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的老朋友找到我。在他的努力下,我们一群人建立了霍布森誓言这个组织。你们可能知道,霍布森总督促成了大约 500 多名毛利酋长签署了一份非常简短、非常简单的条约。(即《怀唐依条约》)。

传统上,条约中的三项非常简短的条款被理解为毛利酋长将最终权力或主权交给英国女王;以便他们的财产权得到保障,并获得与英国臣民相同的权力和特权。

这是霍布森总督对签署条约的酋长们的誓言,也是我们将我们的组织称为霍布森誓言(Hobson’s Pledge)的原因。

尽管霍布森总督当时只有很少的士兵,士兵人数远远少于毛利战士的数量,但为什么毛里酋长们同意将最终权力交给英国女王?因为在1840年(怀唐依协议签署)前的二、三十年间,毛利部落间发生了极其残酷的战争,这些部落战争导致成千上万的毛利男人、女人和孩子的死亡。事实上,人们认为在这些战争中丧生的毛利人的数量,比 1840 年后所有战争 – 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内- 丧生的新西兰人数量还要多。因此,毛利酋长认为向女王投降是结束残酷的部落战争的一种办法。

在条约签订后的145年里,几乎所有人都接受了对怀唐依条约的上述解释,其中包括伟大的毛利政治家阿皮拉纳·恩加塔爵士 — 他的肖像印在50元钞票上。

特别要指出的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我担任新西兰储备银行行长期间,主持了对新西兰纸币人物肖像做出改变的项目,除了20元纸币仍旧保留英女王肖像之外,其他面额纸币上的人物都换成了新西兰的杰出人物。

新西兰50元纸币上的人物肖像是毛利政治家政治家如阿皮拉纳·恩加塔爵士(Sir Apirana Ngata,1874-1950)

然而,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逐渐出现了一种观点,认为毛利酋长 1840 年并没有真正将主权移交给英女王,而是与之建立了“伙伴关系(partnership)”;因此,毛利人应该与新西兰政府建立一种完全不同的关系。

这种伙伴关系理念是新西兰当下种族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如果毛利人与国家结成伙伴关系,就意味着毛利人在宪法上优于所有其他新西兰人。

霍布森誓言的宗旨是强烈主张每个新西兰人都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无论他们是刚从中国来到这里,还是19世纪从欧洲来到这里,或者七八个世纪前从太平洋岛屿来到这里。

除非这个原则被确立并且是牢固地、一劳永逸地地确立起来,否则的话,我们的国家没有未来。(Unless that principle is established, and established firmly, once and for all, we have no future as a country.)

2016年霍伯森誓言成立的时候,我们只有很少的支持者,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有大约13万人定期通过电子邮件接收我们的新闻稿。我毫不怀疑,国家党在与行动党和新西兰优先党签订的联合执政协议中承诺扭转上届工党政府所实施的许多种族分裂政策,有我们霍伯森誓言的一份功劳。

例如,国家党与行动党和新西兰优先党达成的联合协议规定,地方政府选举是否设立毛利选区要由纳税人说了算,要允许纳税人通过投票来决定。

国家党同行动党和新西兰优先党的联合协议都要求政府修改《海洋和沿海区法案》,以反映议会制定这一法律的初衷,而不是像法院对该法案现在所解释的那样,这一法案被视为将我们海岸线的重大权力移交给各个毛利部落的许可证。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政府现在致力于根据新西兰人的需求而不是他们的祖先来提供公共服务,毛利卫生局已经被废除。

毛芃给Brash博士的演讲做现场口译 (摄影/车车)

我们最近对奥克兰的一位房地产经纪人 Janet Dickson 表达了我们的支持,她被房地产管理局(REA)威胁如果不参加一个有关毛利习俗和文化观念的培训课程,她的房地产中介执照将被吊销5年。霍布森誓言支持她请求高等法院对房地产管理局是否有权对房地产经纪人进行强制性的文化培训进行司法审核。法庭上周二(6月19日)开始审理这一案子,我们在等待法庭的判决。

霍伯森誓言并不想终止《怀唐依条约》(Treaty of Waitangi)。事实上,这在当时这是一份了不起的文件。我们只是想确保条约的含义得到清晰理解,这实际上符合行动党的主张。行动党希望在一项议会法案中澄清条约的含义,即条约规定议会有权管理国家,每个人的财产权都受到保护,每个公民,无论种族,都享有平等的权利。

在我看来,说绝大多数新西兰人、绝大多数毛利人都赞同这样理解条约内容是一种公平的说法。毛利党在上次大选中仅获得 3% 的选票,这在新西兰毛利人中只占很小的比例。

目前,新西兰内阁中有 7 名部长是毛利人,包括副总理温斯顿·彼得斯和霍布森誓言的创始人之一凯西·科斯特洛(Casey Costello, 新西兰优先党国会议员)都是毛利人。20位内阁部长中有 7 名毛利人,毛利人的占比 为35%。

Don Brash博士迈进会议室的一刻 (摄影 / 车车)

联合政府在履行霍布森誓言所关注的涉及种族关系的承诺方面正在取得进展,但遗憾的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家党过去的目标之一是取消单独的毛利选区,新西兰有七个毛利选区。

这些毛利人选区是在 1867 年设立的,为什么要设立单独的毛利人选区呢? 因为当时只有拥有财产的男性才有投票权;由于大多数毛利人财产都是部落集体所拥有,所以毛利男性是没有投票权的。因此,需要建立单独的毛利选区,以便让所有的毛利男性都能参与投票。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西兰所有成年人都获得了选举权,设立单独的毛利选区逻辑上不再说得通。1986年研究选举制度的皇家委员会建议,如果新西兰采用混合成员比例代表制(MMP),则应废除单独的毛利选区——而我们在1996年就采用了MMP选举制度。

现在,是时候取消那些毛利选区了——我们没有单独的华人选区、没有单独的印度选区,我们根本不应该有基于种族的选区。有意思的是,新西兰内阁中的七位毛利人部长中没有一位是通过毛利选区进入国会的。

霍布森誓言一直期望获得更多的支持者,包括来自华人社区的支持者。来自中国的移民非常在意能确保自己享有与其他新西兰人同等的权利,而这正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

“霍布森誓言”是由四名志愿者组成的团队,虽然没有华人,但我们的联合发言人埃利奥特·伊基莱 (Elliot Ikilei)  是毛利人、太平洋岛民和欧洲人的混血儿,他的妻子是一位华人,所以,我们对华人社区面临的挑战有所了解。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霍布森誓言”的信息,或希望支持我们的工作,欢迎您访问我们的网站:www.hobsonspledge.nz。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6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