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暗夜生噩梦,长路有奇缘(弱驴徒步ABC)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423    日期: 2020/9/16

是一台粉碎搅拌机把时空情绪意识等都粉碎了再搅合成一幅幅的蒙太奇……我常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无论美梦抑或恶梦有时真切得简直不像梦

Bamboo客栈的铁皮屋在劈里啪啦的雨声中疲劳让我沉沉入睡半夜时分我被隔壁的说话声吵醒了他们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像是西班牙或意大利语之所以被吵醒主要有三个原因

经过第一阶段的沉睡后我进入了浅睡眠状态易醒

铁皮屋隔音太差

隔壁说话声音太大

除此之外雨小了铁皮屋顶的敲击声变弱说话者的声音就显得大了我坐起来用手轻轻敲了敲墙壁三次后才听到隔壁的说话声小了下来。“这些人也不困也许是在倒时差吧。”我暗自思忖

我的床紧邻窗子把窗帘揪开一条缝夜色因有大山的阴影而越加黑暗仔细听有落雨般的喧哗应是峡谷里奔流的溪水之声大自然的声音有催眠的效力一种宽容平和让我再次入梦……迷离中各种梦幻人生突然我看见门开了一个黑影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这是一个陌生人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脸但却看到他的脖子断了浑身上下都是献血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你是谁?”我恐惧地问他指指隔壁我拼命想站起来躲走可手脚寸力皆无他想来杀死我吗又是谁伤了他极度的血腥令我惊恐万分我挣扎着祈祷着希望他不要走过来只见他在门口抖了抖身子然后慢慢倒下他好像死了我听到很多警车拉着警铃由远而近很快车在门口停下很多警察冲进房间不由分说就把我带走了

我被带进一个黑屋子里里面坐满了我的亲人甚至连女儿也从美国赶了过来他们都看着我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却都不说话我对他们解释:“那个人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杀的!”我一急醒了……

此刻天已大亮我也长出一口气谢天谢地幸好这只是一个梦奇怪的是我何以会做这样的梦难道说我的潜意识里充满了歹毒怨恨才梦见隔壁的人被杀死细思极恐我不知道自己的潜意识里还装着什么妖魔鬼怪恶言可以定罪幸好恶梦不会



雨停了,有山岚微微飘起。Bamboo的早晨比ABC暖和了许多,毕竟海拔下降了1800米。昨天暴怒的天空变得明净、温柔,阳光斜斜地越过山顶,光影里的山川树木都梦幻有致。

昨天在路上认识的河北小李他的脚踝受了重伤走路仍一瘸一拐今天却要赶30公里的行程我真为他担心。他把没吃完的两包方便面送给我说两天后回国。“博卡拉加德满都我可以美美地吃几顿中国餐了。”小李开心地说我忍不住偷偷咽了几次口水

再次遇见那几个烟台老乡他们要走到Ghandruk,然后包一辆吉普车当天赶到博卡拉我和大个子妹妹小梁再次拥抱互道珍重   

赶早的那拨人走了才轮到我们吃早饭我点了一个鸡蛋一个西藏面包炸油饼),一杯热牛奶8点钟我们出发离开Bamboo,先下行一段路便开始不停地攀爬回头看鱼尾峰巧笑倩兮脉脉含情BambooSinuna,鱼尾峰总能看见它那峭立的山峰怎么看都像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尾巴走走停停拍她的倩影不同的前景装饰出不同的风情或温柔或调皮或妖娆……正看侧看都好看,浓妆淡抹总相宜



再次穿过幽暗的黑森林泥泞湿滑的烂路也再次令人抓狂但此刻的心情已非比从前烂路的长度难度已知悉且也算得上凯旋归来所以一切困难都不在话下周哥穿了一双溯溪鞋一路走来他的脚饱受磨难但周哥从未提起也从未叫苦

森林里有很多被砍倒的大树它们慢慢地腐烂变朽成为蚂蚁或菌类的巢穴或食物如果能运出去木材就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但是这些地方山太深没有公路也没有很大的河流所以运输木材几乎不可能这里的生活太原始了不是贫穷限制了人们的想象而是大山阻隔了现代文明的进程

据说尼泊尔缺乏淡水我都感觉匪夷所思这里到处都是山间溪流瀑布小河这不都是淡水吗然而时间长了我才发现这些水的盐碱性很大洗完手皮肤又干又涩



最开心的是每当走出森林视线开阔处则可见鱼尾峰我想起《挪威的森林》里的一句话:迷失的人总会迷失,相逢的人总会相逢 。自2001年尼泊尔雪山在我心里种草,到2012年,我终于和它们相逢。相逢、迷失,于我都是有温度的字眼。美好的生活,就是和喜欢的相逢,并迷失在喜欢的世界。《挪威的森林》,故事婉转凄恻,讲的是一帮闲人变得神经;尼泊尔的森林,风格则迥异,是一帮又一帮自讨苦吃的“驴子”,每天被trekking(徒步)累得发疯。

挪威的森林伍佰 & China Blue - 爱情的尽头


是的,Chhomrong,那令人抓狂的两千个台阶,就在前边等着呢,不论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都无法绕过。烈日炙烤着层层叠叠的台阶,人走在上边,就像一条离开河水的鱼。上晒下蒸,汗如雨下,累得没有擦汗的多余力气。腿走直了,也只能咬牙坚持。1245分,我终于爬上最后一个台阶,到达来时曾住过的客栈。连饿加累,我几近虚脱。老板娘认出了我,很快送来一杯热牛奶。喝下去,倍觉神清气爽。这杯救命的牛奶,让我想到佛祖释迦牟尼。佛祖曾苦修六年,骨瘦如柴,却难证悟。悟,离不开生命的本体。由是,佛陀放弃了苦修,饮下牧羊女那碗救命的羊奶。菩提树下,佛陀冥思苦想,最终得道成佛。

等饭菜的空档,我把积攒的脏袜子洗干净,晒在露台上;又洗了脸,重新擦好防晒霜。自到尼泊尔,我已晒黑了许多,周哥晒得更严重;苏蔓和卡洛斯本就晒得黑,现在也更黑。老板娘很快送来了炒面,一路上,不是炒米饭就是炒面条,我已经吃得够够的。没有蔬菜、肉、鱼、水果……此时此刻,我多么渴望一盆水煮肉片或水煮鱼啊。

饭后,拼起三把椅子,躺着竟也睡了一小觉。现在,我学会了休息。不论环境如何,只要能有个依靠,小睡十分、八分钟,精力立刻饱满。

半小时后,我们再次上路。又爬上许许多多的台阶,来到山顶。苏曼指着前边的两条路:这一条是我们来时走的路那一条去波恩山。波恩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那里除了看鱼尾峰、安娜普尔纳峰,还可以看另一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道拉吉里峰。两条路一开始隔河相望,不久后便渐行渐远,直到最后两相不见。



节气好神奇,才几天的时间,来时青绿的庄稼,此时已枯黄待收。农民是辛苦的,播种、浇水、施肥、除草……再经过漫长的等待,才能等到收获的时节。风调雨顺还好,遇到天灾人祸,所有的劳动就将化为乌有。尼泊尔的农民如此,中国的农民也如此。遇到天灾,乃自然法则,也无可奈何。但说到人祸,便令人痛心疾首。我国六十年代初的三年灾荒,有多少成分是天灾?多少成分是人祸?无论真相如何,一千万或三千万条鲜活的生命被饿死,这个总是不争的事实。



移步换景,一幅田园图画,令人心旷神怡。我站在小路上,看正在收割的农民。他们也像成熟的庄稼般弯下腰去,扬起镰刀,再把稻谷搂入怀中。这情景,即有爱也欢喜。穿过田间阡陌小径,路过很多村庄、宅屋,它们像广袤大地上的纽扣,把世间缀连在一起。

一座长长的石桥下,站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她身材苗条,面容姣好。标致的鸭蛋脸上,有双又大又亮的灰蓝眼睛。小巧挺直的鼻梁,鲜红圆润的嘴唇,卷曲浓密的长发……兼有着东方美人和西方美人的神韵,实在令人着迷!苏蔓似乎认识她,驻足与她聊得十分起劲。我也停下来,悄悄地打量她,很想为她拍张照片,又怕唐突了美人。我拽拽苏蔓的衣服:你问问女孩,我能不能给她拍一张照片?姑娘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用头巾赶快捂住了脸,对我说:“No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只好作罢。



过了桥洞,便走进一个小村庄。几条小石巷,通向一座座石屋的院落。透过石头砌成的矮墙,可见房前屋后的鲜花姹紫嫣红。石板路被踩得流光,一个头顶笸箩的女子迎面走来,我们赶快躲到石墙边让路。她的背影就像一幅油画,我追拍了很久,直到她拐入右侧的那条小巷。



顺梯田翻上一座山坡,几头水牛横卧在路,看我们走过来,也依旧纹丝不动。尼泊尔人视黄牛为神圣,但水牛却要辛勤劳作,肉也可以被食用。同为牛,难道也有种姓?尼泊尔与印度比邻而居,印度教、种姓制、神牛……相同的文化,让两国维持着良好的边界关系;而印度和巴基斯坦,文化差异巨大,边界争端也持续不断。



绕过淡定的水牛,旁有几间农舍,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半圆形野蜂巢,引我们驻足观看很久。蜂已飞,蜜已干,但它的气派依旧在。农舍门旁挂着一串红艳艳的铃铛,但房门紧闭,估计人都去田里收割庄稼了吧。



顺着山路起伏蜿蜒,拐过几段有篱笆栅栏的小路,看到远处有两个衣着艳丽的人影,顺着山坡在慢慢上行。相向而行,越走越近,竟是两位老妇人。她们穿着传统的服装,华丽而庄重。通过苏蔓翻译,我了解到她们是去祭拜神灵。如此年纪,竟然翻山越岭,不由得让人敬佩。我对她们伸出大拇指,引得两个老太太哈哈大笑,露出残缺不全的牙齿。我让苏蔓问问多大年纪?是不是姐妹?苏蔓和她们聊了一阵后告诉我,一位76岁,一位78岁,她们是好朋友,不是亲姊妹。在莽莽群山之中,这两位年近八旬的老妇人,带给我巨大的惊喜。我们给她们拍照,她们不仅不拒绝,而且特别配合。我想起那个拒绝我拍照的美女,心里十分遗憾。倒是眼前的老太太即落落大方,又雍容华贵,带给我特别美好的感觉。



牛粪,一路所见很多,但一大滩牛粪上插着一朵鲜花,就不寻常。不用猜,就知道是中国人干的。鲜花插在牛粪上,别的国家是否也有这样的词语?中国式的幽默,往往话外有音、言外有意,但总有几分残酷。更有趣的是,在“鲜花牛粪”旁的路中间,一只黑狗在躺着睡大觉。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好狗不挡道”,这条狗,在中国人眼里可不是好狗。



苏蔓走到狗跟前,用手抚弄它;我过来时,它恰好睁开了眼睛。看见我,它一骨碌爬起来,冲着我直摇尾巴,亲热得好像久别重逢。我如此被狗待见,想想也是醉了。它毫不犹豫地跟着我走,直到走了很远很远,也没有停下的意思。最后,我只好停下脚步撵它:狗狗,回家吧,再不回去就找不到路了。它停下来,呆呆地看着我,一付很伤心的样子。再走,它又跟着。难道说,它和我前世有缘?或者是,它把我错当了熟人?总之,它一直跟我到了落宿的客栈,也没有要回去的打算。狗狗,难道你迷失了吗?

办好入住,从楼上下来,我看见黑狗还在客厅里,和几只狗一起玩耍。看我过来,它就使劲地摇尾巴,而别的狗则对我无动于衷。晚饭时,我把自己的饭分了一半给它,并劝它:狗狗,吃了饭回家吧,你的主人找不到你会着急的。它看看我,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话。

晚饭后,我来到房檐下,黑暗里,天空又在飘着小雨。下雨了,狗狗,你不要走了吧,否则路上会淋湿的。黑狗似乎听懂了,它安静地趴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感谢狗狗,让我的旅途变得有趣又温暖,狗狗晚安。

(未完待续,谢谢)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如虎添翼下山去,也有风雨也有情(弱驴徒步ABC)
下一篇: 没有文章了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