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惠子:一切应是无设防状态(二)

文艺天地

一切应是无设防状态(二)

作者:Anna 惠子

荒诞的高贵

噪声推动城市呼吸
你在此,接受衣食洗礼,憋屈
放纵,酗酒,哭笑,婚姻,性饥渴
疯狂撕裂每一张面孔,流血的个性
荒诞拥吻一切高贵
吵闹突然下降!四周空荡无人
大海静谧,浪涛追逐礁石
高过山峰海岸线,对面
飞云穿过虚光,流浪星群下面
正午青春额头犹如梦中广场
当紫色升起,晨光漫步山谷旷野
林涛奏响水的韵律,从C到D
阳光 蚁穴 盛世展开
而非洲斑马嘶鸣
小羚羊拎着没有印痕伤口
向外迁徙祈求白昼消解恐惧混乱
晚空投下一缕温柔,目及之处
瞬间触及仁慈心率,如奔腾山脉
风暴已给未来写下神秘字母
世界是个漩涡中心,水的去向
从睫毛之顶回流到耕种起始元年
这些均来自失眠和步履节奏

愿我的诗是一盏灯笼

愿我的诗是一盏灯笼
挂在屋檐路边
做冬天绿色
在时间通道里构建自我图腾

愿我的诗酿出最纯白昼
不惧夜色温柔,
令阴郁的蓝色沉思

愿我的诗戴着自己的羽毛
坚固的岩石上发光
在紫色山岗,你听到有人读诗

他们读出眼泪和欢笑
读出病毒枪声刀影后的哀歌

愿我的诗
建立一座灵魂灯塔
照亮远航的人

拉斯机场

陌生的国度,陌生的语言
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眼睛
陌生挤压出无名空气
商场灯光闪耀
” Made in China”
令我瞳孔放大
自豪与复杂交织
琳琅商品
没有我需要买的东西(注)
但我购买下了,太阳灯光路费
买下了
监控扫描仪护照印章
和我在机场时间

2019/10/13 20:22 –写于美国 达拉斯机场

注:出自苏格拉底文集:”有一天,几位学生怂恿苏格拉底去热闹的集
市逛一逛。他们说:“集市里有数不清的新鲜玩意儿,您去了一定会满载而
归。”第二天,学生们请苏格拉底讲一讲集市的收获。苏格拉底说:“此行
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有那么多我并不需要的东西。”
此诗作已选入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集,纽约新世纪出版社出版。

雅典卫城

虚无的你
隐蔽的脸鼻背后
巨柱打开血汗记忆
渴望发光的朝圣者

远离麦田、橄榄树、葡萄园
踏上通往圣地大门
帕特农神庙目光包围
天空不解

盛满泪水的地中海飘浮白骨
难民梦里迁徙
雅典娜波塞冬孕育怎样的谎言
清风能否吹醒卫城

竖琴仍在爱琴海泣诉
苦难的祈福者
走向没有盛典的虚无

2019/4/23上午20:37初稿写于塞莉亚尼蒂卡岛。
注:在没有机械的时代18 米高的耸天山门,那些巨柱是如何运上山顶的,让我想到建庙的劳动者他们造就了怎样的“血汗艺术”。远道而来祈福者获得什么…

广告

Alpilean 是一种纯天然减肥补充剂,旨在帮助个人自然减肥。试一下 Alpilean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德尔斐
——阿波罗神庙

像指尖触动琴键
触碰飞翔的灵魂
几根柱子,令群山失色
令我不解
德尔斐不再关心真理,谎言
皮提亚存在非存在之间

悖论夺走我对语言嗅觉
埃皮达鲁斯剧场留下神秘反光镜片
神和人终将握手

我的族谱写着伏羲神农氏
请把48个音标融入26个字母吧
建一座桥梁,友谊比知识可贵

所有家园沐浴金光
孩子永远童真快乐
神喻引爱向善的灵魂

时间带不走仁慈
你已为废墟生长绿叶
我祈求未来血液融合

2019/4/29 上午10:02,写于希腊

阿波罗神庙有3000 年历史,1987 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皮提亚为阿
波罗神喻转译韵文的人,也是最早的六音步诗行,人类最初的诗文化起源。

瓦尔帕莱索

从半山凝视天空
如我对诗饥渴触觉
瓦尔帕莱索用脊背扛起太阳
扛起陡坡上的每一个脚步
从159号花园酒家向下看
潮声飞鸟空中回响
游荡的眼眸穿过沿街墙壁画
那是独特的泥土艺术
不觉中被大自然气息唤醒
夜幕如诗,山屋发亮
尽管生命被杂陈卷入风暴
行走断裂过的地面
记忆挖掘,血液缓缓上升
一种无形的寒光
牵出创伤眼泪
身体犹如注了铅水
沉重难以前行
就像瞎子黑暗中跋涉
一些错误路标
导演一场荒诞话剧
安第斯山脉,给予新的启示
注入六千万年信念的山脉
赋予阿塔卡马沙漠新生
在光的腹部下
世界将如何变得晶莹透彻

2019年10月19日晚上23:30

注:瓦尔帕莱索是智利第三大城市。曾经发生过二次毁灭性的大地震老
城区房屋沿山坡向上而建,开门俯瞰大海。台阶缓缓攀升,大多数居民索道
出行。沿路墙壁各种斑斓绘画,呈现自由奔放的南美独特风景。
智利阿塔卡马沙漠曾经干旱400 年,19 世纪末到20 世纪初也有过91 年没
下过雨。

聂鲁达故居

半墙红色映射太阳语言
半墙蓝色倾出大海诗意
山峦的思绪
在大地的回音里
情爱赋予灵魂高飞
整齐手稿,无声问候来者
世界仍在纷争
找到出口的你
面壁灯火潮汐浩瀚大海
激发多情想象
我的脚步
飞进未知版图
航线跨越时代疆域
灰色画布上
战舰掀起屈辱历史画面
鲜血跃然纸上
以诗载道
谱成一曲烈焰漫歌 (注)
床头
两位佳人巨照令我神思
一些不解
永远留在哪里

2019年10月8日写于瓦尔帕莱索

刊载于《文学百花苑》2020年11期
2020年11月1日刊发于《人民日报》海外网
注:聂鲁达有多处房子,瓦尔帕莱索房子是其中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住
所,房子近于山顶。它是一幢五层木质建筑 ,外墙一半红,一半蓝。屋子陈
列许多照片,几幅拉丁美洲争取自由的战争照片在通往卧室过道的墙上格外
醒目。而床头一个铜盘上二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画像没有说明。
漫歌,聂鲁达名作

 

 

新西兰 澳纽网

编辑:小图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89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