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男孩刘学州身亡:被亲生父母祸害的一生

中国新闻 人物

” 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这是刘学州给遗书起的标题。

1 月 24 日零点 7 分,他发布了最后一条视频。

只有一张照片,向阳而拍。

2 个小时后,刘学州在三亚的海边吞下了几十片抗抑郁药。

凌晨 4 点,经抢救无效,刘学州死亡。

年仅 15 周岁。



一个月前,他还是这样一个笑着的少年。

在遗书里,刘学州说自己是一个 ” 学生,努力发光的人 “。

但他短短 15 年的人生,光照不透。

他给自己打上的唯一标签是 ” 坚强 ” ——

坚强男孩,出生时被父母卖掉做彩礼,四岁养父母双亡。

校园欺凌受害者,被男老师猥亵,寻亲男孩。

被二次遗弃,被生父母颠倒黑白被 ” 网暴 “,假笑男孩。

每一条,都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

但在他的视频账号里,看不到一丝痛苦的感觉。

2021 年 12 月 14 日之前,他发布的视频是青春少年的气息。

记录生活的小美好,爬山、逛街、跟同学的合影、军训操场上唱着歌。

12 月 14 日,他回应了网络寻亲的进展,前途未卜,但字里行间能看得出信心满满。

后来他找到了自己的疫苗本,知道了自己原名叫丁晶。

他给自己打了声招呼:你好,丁晶。

随着寻亲不断收获进展,他的视频有了很多欢笑。

一边找亲生父母,一边上课学习。

大概对那时的刘学州来说,找到亲生父母,就是人生最大的追求。

他太需要一个安慰了。

自 4 岁始,刘学州就对痛苦有了真实的感受。

2009 年 6 月 16 日,河北邢台北孟村发生一起烟花爆炸事故,一死两伤。

一死,是刘学州的养父,两伤,其中就有刘学州的养母。

事故前一天晚上,他吵着要去姥姥(养)家住一晚,养父母无奈只能同意,逃过一劫。



再见养母时,已是血肉模糊之躯。

在这个近乎废墟的房子里,刘学州见了养母最后一面。

从此,他成了一名受政府资助的孤儿,每年的学费要靠接济才能凑齐。

可学校的生活,并不友好。

小学六年,他转学了五次。

每转到一个地方,又是一轮新的校园霸凌。

甚至是男老师的猥亵。

也是在这时,在同学的流言蜚语中,他知道了自己并非养父母亲生。

去年 12 月,刘学州在网上看到了寻子成功的孙海洋,他终于按捺不了自己,用一条短视频开始了自己的寻亲之旅。

寻亲之路,顺利得不真实,一个一个线索浮现,曙光就在眼前。

他在学校过了一次生日,这是他人生仅有的两次生日之一。

苦涩的人,只要一丝丝甜就能被填满。

12 月 15 日,亲生父母,找到了。

他真的很开心:

” 这个 17 年的凄凉故事要结束了啊。”

(刘学州 2006 年出生,15 周岁,17 虚岁)

谁也没想到,这是更大悲剧的开始。

在当时,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亲生父母虽然已经离婚,但至少他有爹妈了。

他的幸福,总共持续了 7 天。

接下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努力寻亲,却寻成了一个 ” 笑话 “。

从生父口中,他知道了自己并非被拐走,更不是他们最开始说的送人。

而是被生父母以 3000 的价格卖了。

饶是如此,他也没有绝望。

生母邀请他过几天回来参加同母异父弟弟的生日,要请八桌人,很多朋友,还有司仪,是他从来不敢奢求的生日。

他去了,还给弟弟买了礼物。

他说自己终于成为幸福的 ” 小朋友 “。

在生母家,他听到了生母的姐姐埋怨自己寻亲。

他默默回到了石家庄,无地可住,寄住在姨妈(养)家。

于是他想要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和生父母商量。

生父骂他是白眼狼,破坏自己的家庭。



生母直接把他拉黑,还怪原来的买家条件差:” 谁让他们抱养的。”

尽管刘学州给她的备注,仍然是 ” 妈 “。

终他一生,不过想要个家而已。

刘学州的诉求已经从有一个家,降低到:

” 我就是要一个住所,买或者租一套一室一厅就可以了,不用再没地方住就可以了。”

可在生父母嘴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生父声称他让刘学州和自己住在一起,刘学州只想买房。

可刘学州连生父家的门都没进过。

生母说自己借钱给刘学州旅游,对方恩将仇报。

刘学州不停地解释,旅游钱是自己打暑假工赚的。

但无论他怎么说都没用了。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

互联网上最不缺的,就是不知装知者。

一群人,用所谓的理性和清醒,拿着放大镜去挑一个未成年受害人字里行间的毛病。

另一群人,用着满脑的偏见和无知,用莫须有的罪名肆意辱骂一个满心疮痍的男孩。

刘学州要被压垮了。

从 ” 好哒阿姨,我不会辜负大家的。”

到 ” 希望有一天可以遇到我的救赎。”

只有四天。

那些指责者,不知是何方来的道德圣人,不知他们能否比得上刘学州的一根脚趾?

刘学州拍下了从小到大得到的奖状,两个镜头都放不下。

疫情期间,他也是 ” 最美志愿者 “。

你说为什么不好好生活努力学习?他有努力过。

你说为什么不找工作想办法?他有试过。

生活却没有因为他的努力变得好一点。

然后你说他 ” 卖惨 ” 和 ” 网络乞丐 “。

(刘学州生父朋友圈)

你问他为什么还有心情去三亚玩?

他是去寻死啊!

1 月 20 日,刘学州给自杀身亡的摄影师鹿道森的微博点了赞。

1 月 21 日,刘学州以 “r””e”b””i””r””t””h” 七个字母为题发了七组照片,合起来为 rebirth,意为新生、复活、再生。

同一天,他说自己 ” 向阳而生,何惧小人之心。”

但小人终究是赢了。

他终究没有挺过去。

即使在最后的时刻,他也保持了最初的阳光。

自己的银行卡余额,一半留给姥姥姥爷,一半捐给了孤儿院。

并给那些关心过他的人,说了一句抱歉。

” 阳光照在海面,我也归于大海。”

刘学州向阳而生,此话不虚。

听到悲报时,我禁不住想,如果刘学州没有找到亲生父母该多好。

无论他的微博还是短视频,间或出现的生活照都是阳光灿烂。

不断向好时,遇到亲生父母,再次将他拉入人生低谷。

或许,关于家的概念,刘学州与亲生父母有完全不同的定义,一个是亲情场,一个是交易场。

以此心向无情,在哥看来是这场悲剧的源头,他该做的,不是奔赴,而是起诉。

可话说回来,又怎么能奢望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有足够硬的心去面对世态炎凉?

刘学州死了。

刚出生时,他被亲生父亲当成了迎娶亲生母亲的彩礼兑换券,毫无愧疚地扔了出去。

找到亲生父母时,他被当成累赘不断让人拒之门外。

血肉至亲在这里成了单向追逐,小孩在后面喊着爸妈,却被越甩越远。

我几乎可以肯定,最终没有人会因刘学州的死亡受到惩罚。

虽然他们的确都是凶手。

我也可以肯定,如果不是他的自杀,他仍然无法洗清自己。

但他死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凭什么啊?

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

刘学州才 15 岁啊!

来源: 新闻哥



相关链接

最毁三观的寻亲:“我爸用卖我的钱,娶了我妈”

心酸!被亲生母亲拉黑的寻亲男孩刘学州轻生死亡

 2,21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