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个国家宣布新冠疫情结束 人类史的里程碑(图)

国际新闻 新冠疫情 编辑精选

这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

当地时间2月9日午夜,瑞典正式取消了所有的疫情限制措施,结束了大规模核酸检测,也不再要求提供疫苗接种证明来进入任一场所,并向整个欧盟开放了边境,准备大门洞开。

在大流行期间, 瑞典从来没有实施封锁或者是关闭企业等行动,所以随着政府废除剩余的限制措施,等于事实上宣告新冠大流行在该国已经结束。

此前一周,瑞典首相安德松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瑞典卫生部长则直言,这场大流行已经结束了,新冠不再被视为社会所面临的危机之一。

两年了,终于有一个人口破千万的主权国家,理直气壮向世界宣布,新冠大流行结束。

这不仅是北欧国家,瑞典发出的最强音,也是人类在过去两年内,往恢复正常生活所迈出的最大步子。

而且,瑞典可能只是起了一个头,更多国家也正走在正常化的路上。

瑞典宣布这一重大消息的前几天,邻国丹麦也取消了所有的限制措施,接下来还会有英国、比利时、奥地利等一大堆国家跟上。

胜利的曙光,真的已经照进现实了!

从周三(2月9日)开始,瑞典的酒吧和餐馆可以在夜晚11点后继续营业,并且对客人数量没有限制。其余大型室内场所的人数限制也被取消,同时不再需要出示疫苗通行证。

当地居民早已按捺不住了,零点刚过一分钟,他们就跑进夜总会的舞池中热舞了。

其他酒吧门口也都排起了长队。

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多间商店老板,把门口上贴着的写着“最多允许50名顾客入内”的标语撕下来了。

而便利店的服务员也正在撕掉那些在地上粘贴的规范安全距离一米线的横条。

在马尔默的新冠核酸检测站点,工作人员正在回收最后一批检测拭子。随着大规模核酸检测的终止,广场上的检测帐篷、移动检测中心等设施都将被拆除。

未来,政府将不会再向公众提供免费的PCR检测,除非是医疗保健和老年护理部门的风险人员和患者们。



其他人如果出现疑似症状,请老实呆在家里就好了。

另外,从同一天起,瑞典也向整个欧盟开放边境,恢复国际旅行则要等到3月底。

瑞典跑在了最前面,但路上并不孤单。

英国、丹麦、西班牙、意大利、瑞士……许多欧洲国家都站在了新冠结束的门沿上,期盼着能够回到正常的生活。

整个欧洲都在加速告别大流行。

芬兰要在情人节取消对聚会的所有限制!

瑞士会减少密接者的观察时间!

意大利则重点简化对学校和儿童的隔离规定!

法国结束了强制在家办公的规定,取消了室外口罩的要求……

还有一些国家虽然还在严控,但都估计在2月份之内就会放开,比如奥地利和比利时,还有英国。

欧洲放飞自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这一次,到底是彻底躺平,还是说人类真的要迎来全新的生活了?

首先,我知道你们都有一个疑问:人人都想回到正常的生活,但凭什么是瑞典先站了出来?

赞同它的一方会说,看看瑞典自豪的疫苗接种率吧!

从2020年12月开始,瑞典开始接种新冠疫苗。截至2022年2月,12岁以上的人口中接近84%都至少接种了两针疫苗。而在18岁以上的人口中,超过一半的人打了三针。非常优异的表现。

事实上,根据瑞典公共卫生署的官方说法,高水平的疫苗覆盖率,就是政府敢于取消限制的最重要条件。

当然,总体的感染浪潮也在消退。

2020年,瑞典人口1035万人。

而根据worldmeters的数据,截至2月10日,瑞典新冠病例237.2637万人,16323人不幸去世,有147.1933万人恢复了健康。

整个国家共有93人处于病危状态,住进了ICU病房。

但是在这之后,我们可能很难再知道瑞典的真实感染人数了,因为大规模核酸检测已被取消。

政府对此给出的理由是,检测成本实在是太过昂贵了。

该国公共卫生机构负责人表示:“如果我们针对每名感染者进行大范围的检测,那就意味着每周5亿瑞典克朗(约合3.5亿人民币)以及每月20亿瑞典克朗(约14亿人民币)的支出。”

自疫情大流行以来,瑞典已经为核酸检测支付了240亿瑞典克朗(约167.5亿人民币),首都斯德哥尔摩于2021年支付的核酸检测费用相当于3.2亿美元(约20.3亿人民币)。

在高疫苗接种率和奥密克戎变异株相对较低的致死率的影响下,瑞典政府认为,现在这笔钱可以更好地花在其他地方。

为刺激经济而大放水,则是另外更大的一笔支出。总体而言,2020 年和 2021 年瑞典采取的刺激经济措施价值近 4000 亿瑞典克朗(480 亿美元),相当于每名居民得到了约 4 万瑞典克朗(4700 美元),此外还有约 10000 亿瑞典克朗(1200 亿美元)的各种贷款和保证支持。

医疗系统承受的压力、政府财政支出的压力、经济复苏的压力,再加上积极的疫苗接种情况和奥密克戎变异株相对较低的致死率,构成了包括瑞典在内,众多抢着要开放、争着与病毒共存的国家和地区的最有力证据。

比如韩国,同样向世界宣告,放弃曾经引以为傲的检测和追踪体系,将把资源集中在老年人和弱势群体身上。

又比如英国,本来也打算在2月份宣布取消所有限制措施,现在被瑞典抢先了一步。英格兰还准备放弃公布病例数字,同时赶快恢复国际旅行。

当然,反对的声音也不小。在媒体“the local”针对瑞典读者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48%的人都并不支持取消所有限制措施。

瑞典是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一员,而它在这些国家中是疫情最严重的那一个。也就是说,就算大家都想跟病毒共存,也远轮不到瑞典跑出来当领头羊。

其实,一直有关注瑞典的读者就会发现,整整两年来,这个国家从来就没有执行过严格的封锁,并且在口罩和疫苗这些防护措施上面,也都是采取自愿的原则。

甚至在2020年疫情爆发之初,经典的“佛系抗疫”论调,就是出自瑞典。当时,大家都被迫待在家里办公,不能出门娱乐和社交的时候,瑞典人依旧在户外的餐厅桌椅上谈笑风生,享受生活。

命都不要了,瑞典人都是傻子吗?其实刚好相反,瑞典人对个体幸福看得比谁都重。

从时间长得恐怖的产假,到国家全包的医疗和失业保障,这里是高税收和高福利的“北欧模式”的典型例子。

对个人而言,除收入所得税外,还有利息税、遗产税等,炒股票基金,买卖房屋等其他经营活动所得同样也要交税。

但福利也是羡煞旁人。瑞典为了鼓励生育,提供了480天的“有薪育婴假”,父亲也能享受,政府每个月补助两千多元。在孩子8岁以前,父母都可以继续休产假。

如果你身边有瑞典人,或许你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最大限度地珍惜生命,尽情享受人生”。

这或许就是他们能够一直不严格封锁,还率先宣告疫情结束的底层勇气吧。

奥密克戎高传播、低死亡的特性,让越来越多的人把新冠当作普通流感来对待。

当瑞典这样的主权国家都作出如此重大的政策调整时,也象征着未来全球的格局可能会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

当然啦,我们也不能因此而回避另一些真相:

第一,感染过新冠的人,很有可能再次感染新冠!就在刚刚,英国克拉伦斯宫2月10日在社交平台上宣布,英国王储查尔斯当日新冠病毒检测阳性,已经开始自我隔离。



这是查尔斯第二次新冠检测阳性,他上次于2020年3月确认感染新冠病毒。

第二,虽然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常化是一件好事,但并不意味着普通民众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在你看不见的角落,解封后的隐形杀手,可能会对你看似回归正常的生活发起一场“黑暗侵袭”。而这个隐形杀手,就是新冠后遗症。

新冠已经感染了4亿多的人口。其传播之广,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以往认知中的任何一种病毒性感染。而在如今许多国家传播的主流新冠病毒变种奥密克戎,在传播能力上更是超过了过去所有病毒的传播力。

一旦放开各种限制措施,必将导致病毒流行飙升。到那个时候,将会有相当多数量的人将会留下新冠后遗症,这根本不是普通病毒性肺炎的传染人数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事实上,根据日本媒体报道的一项研究,很多新冠感染者出现了神经症状、味觉或嗅觉丧失、癫痫发作、中风、意识丧失及意识混乱等“新冠后遗症”。

所以,在那些宣告疫情结束的国家里,新冠后遗症的症状是轻是重,对日常生活是否会产生影响,对于普通民众来讲只能靠赌。

美国曾经有一个43岁肌肉壮汉在社交账号上晒了一张自己感染新冠前后对比照,曾在国外社交网络上引起巨大轰动。

这个人叫Mike Schultz,在感染新冠前,他一直都有坚持健身的习惯,练就了一身肌肉的彪悍身材,体重达到了令人羡慕的86公斤。

感染新冠后,他体重一下子掉了22公斤,只剩下了64公斤。

出院后,Mike Schultz去麦当劳买了自己最爱吃的套餐,然而新冠病毒已经让他的味觉发生了改变,嘴里的汉堡薯条也不再是从前的味道了。

住在美国达拉斯的15岁少年Will Grogan,也是新冠后遗症的受害者之一。

他曾经是个学习成绩出众的健康少年,同时在选修法语和阿拉伯语。

在不幸感染新冠最终痊愈后,他的身体却出现了一些症状:腿痛严重、疲劳、脑子里像是装了一团浆糊……

Grogan形容说,在回到高中课堂上时,他觉得数学课上看到“数字从纸上飘出来”,已经写好的历史课论文忘记上交,还在一份英语作业中插入了一些法语片段。

这也是所谓的新冠长期后遗症——“脑雾”,即思维和注意力难以集中,症状可能持续至少数月。

去年10月22日,《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公开(JAMA Network Open)》发布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新冠感染者在感染的几个月后出现了记忆问题,甚至“无法思考”。

研究人员对纽约西奈山医疗系统740名新冠肺炎住院患者进行了研究发现,近1/4的人在感染的几个月后大脑无法保留信息和集中注意力。

而英国科学家的一项新发现更加令人震惊——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脑功能可能遭受严重影响,最坏的情况下,大脑相当于“衰老”了10岁。

2020年,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确诊了新冠肺炎,约翰逊后在新闻发布会上曾经表示,“多年来,我不得不第一次戴眼镜。我认为这是因为新冠病毒可能造成的影响。视力很可能是与新冠病毒有关的一个问题。”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戴尔医学院研究新冠后遗症项目的医疗主任布罗德博士表示,“我们对新冠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不同的研究估计,10%至30%的新冠感染者会长期患病。”

《柳叶刀》一组研究显示,患病1年后,仍有49%的人至少存在一种长期症状,这在重症患者中尤为突出。

而英国统计局的统计数据从侧面佐证了柳叶刀的这一结论。

英国统计局经过对自主上报新冠后遗症的人群进行统计,至少有约130万英国人正被新冠后遗症困扰。

在这些自主上报的人群中,新冠病毒对近81万人的日常活动产生了不利影响,占总报告人数的64%。

其中,有51%的人感到容易疲劳,37%的人嗅觉丧失,36%的人感到呼吸急促以及有28%的人注意力难以集中。

《柳叶刀》另一组研究在评估了3762名患者后显示,有超过22%的人由于持续不适,而根本无法工作。

也就是说,有五分之一的患者可能会失去原有的就业技能。

与新冠共存,这项政策的背后,并非完全是从纯科学的角度出发,其背后夹杂了政治、经济、成本、传统、选票等一系列复杂的因素。

无论从中国国情角度出发,还是民众健康角度出发,“动态清零”看上去虽然稍显保守,但依然是当前最稳妥的防疫政策。

在抗疫这场无硝烟的战争面前,我们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果,不是靠赌出来,而是干出来的。

伟人早就说过,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相信中国宣布战胜疫情的时刻,也会很快到来。

来源: 智谷趋势



 3,91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