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战报 俄军无差别轰炸哈尔科夫的血雨风暴

军事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题图:1日被轰炸的基辅电视塔。Getty Images

「俄军加码对乌克兰各大城市发动『夜间大轰炸』…但全世界对俄国的断航、禁运与金融制裁,却已开始让俄国感到经济剧痛。」俄国入侵乌克兰的战争行动,1日进入了不讲武德、密集轰炸城镇平民区的疯狂时刻。位于乌克兰东部的第二大城哈尔科夫,自周二下午开始即持续遭到俄军多管火箭的日夜轰炸,犹如血红闪电的砲火风暴,不仅造成大量市民死伤,俄军的伞兵部队更在2日破晓前,试图在哈尔科夫市中心发动空降突袭;同时,在南方战线进展较顺的俄军,也已包围了乌克兰在亚速海的最后港口马立波,距离打通克里米亚-俄国本土的陆路走廊,只剩一步之遥。

除哈尔科夫以外,东北边境抵死抗俄的苏梅、车尼戈夫也同样遭遇了铺天盖地的地毯式轰炸;至于大军兵临城下的首都基辅,俄军已开始朝市中心的人口稠密区发动空袭——虽然尚未被完全包围、疏散与运补火车仍能安全出入市区——但急救物资与食粮短缺,亦出现令人愈发不安的配给焦虑。



在哈尔科夫爆发激战的同一时间,美国总统拜登也在华府举行上任后的第一次国情咨言。在国会演说中,拜登劈头就谴责俄国总统普丁的「独裁者暴行」,并强调美国将扩大对俄经济制裁,并就经济、人道、军火补给…以最快速度向基辅提供金援,以及防空武器在内的各种武器。但同时,拜登却也明白表示:「美国不可能出兵乌克兰『与俄军交战』。」但却留下但书,强调美军正全力东进,为北约盟军提供抗俄军事保护伞。

事实上,拜登的「不出兵强调」并不让国际社会感到意外。毕竟除了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担忧外,由美国策动召集、巧妙跳过俄国的安理会否决权的「联合国大会」紧急议程,正预计在本周四到六之间,针对「乌克兰停火命令」进行大会表决。同时,原本一路骑墙观望、默默护航俄国入侵的中国政府,1日晚间也出现立场松动,除了改口表达对乌克兰遭入侵的遗憾外,中国外交部也主动表态愿意斡旋乌俄停火和谈。

但国际社会的外交与经济压力,来得及阻挡俄军无差别杀伤的入侵脚步吗?

图为1日哈尔科夫,被俄军炸死的平民。美联社

截至3月2日清晨,乌克兰战场的军事动态…?

在战争初期遭遇重挫的俄国大军,目前尚未出现「补给线有效重整」的迹象;但随着乌克兰军队的战力消耗,以及俄国不计政治代价地对乌克兰平民、城市稠密区采取「无差别杀伤轰炸」后,整体战线的局势,已开始对防守中的乌军造成相当大的压力。



从3月1日开始,俄军不仅扩大对乌克兰全境的「城市空袭」,在乌克兰东部的非顿巴斯战区——特别是乌俄边境上的第二大城哈尔科夫——更采取了不计伤亡代价的轮番强袭。但俄国真正有「明确斩获」的战线位置,却是在乌南战区的亚速海沿岸,从克里米亚半岛与俄国本土罗斯托夫州两面夹击的南方侵攻军,目前已完全包围了港口要塞马立波,并以3日为底线,要求被围守军「开城投降」。

马立波的遭围与可能失陷,将会是俄军入侵行动的第一个「重大战果」。对于乌克兰中央政府来说,马立波一带,本来就是几乎不可能长期防守的战略孤岛(该地被顿巴斯分离主义军、克里米亚俄军、与俄国本土三方重兵包围);但对莫斯科来讲,攻陷马立波后,俄国将打通「从本土直通克里米亚半岛的陆路走廊」——就战术意义来讲,俄军将能从南方包夹乌东的乌克兰守备精锐;就战略宣示来讲,俄国也能宣称「完全肃清」乌克兰对克里米亚半岛的威胁,进而满足对内自圆其说的胜利条件。

然而俄军由克里米亚半岛西至东的攻城掠地,却遭到了乌克兰平民百姓——包括极大量的俄语裔市民——的愤怒抵抗,像是在前日遭俄军攻陷的别尔江斯克,1日就出现了无武装市民包围俄军宪兵与特种部队,完全无视俄军近距离对空鸣枪扫射、而用肉身阻挡战甲车前进。

此外,与其他战线的俄军困境相同,俄军的机械化兵团与装甲部队,虽然能持续、但越来越缓慢地在各地推进,但行军路线却只限定、并集中于「主要公路干道」,其无法有效于乌克兰本土组织前进基地,更完全无法控制乌克兰广大的农村非城市地区。



这样的推进战略,让俄国本来就显得松散无效率的地面补给线更为脆弱,再加上俄军目前的可投入兵力「明显不足」(估计75%的边境集结部队、超过12万战斗兵力都已投入乌克兰战场,但这距离「攻守3:1」的占领军比例,仍有相当大且几乎不可能弥补的数量落差),因此虽然在几个大型城市发动围城战役,但俄军在前线所能调度的兵力总数,却几乎不可能完全封锁大型城市的出入。

图为乌克兰北郊,与俄军死斗不休、暂时击退侵攻军的布恰。美联社

哈尔科夫战线,1日被轰炸歼灭的俄国砲兵。取材自推特

图为遭到攻击的哈尔科夫。欧新社

未来48小时的关键:哈尔科夫攻防战

相较于马立波的状况,顿巴斯北方、掌控乌俄边界的第二大城哈尔科夫,才是当前情势最危急的战争焦点。

自2月27日起,久攻不下且损失惨重的俄国侵攻军,已开始动用多管火箭密集轰炸哈市中心的人口稠密区。最严重且失控的杀伤暴行,发生在3月1日下午,俄军飞弹飞弹直接轰炸哈尔科夫市府大楼,造成十数名平民死伤——此举虽然引发国际舆论悲愤谴责,但更糟糕的状况却发生在3月2日凌晨,俄军的多管火箭与夜间空袭,犹如「连续闪电一样」对哈尔科夫市区发动地毯式轰炸。

在完全无视平民伤亡的疯狂猛轰后,2日清晨5时30分左右,俄国的伞兵部队也传出突袭空降在哈尔科夫城北地区,并以哈尔科夫军医院为交战中轴,和被轰炸整夜的乌克兰军民爆发殊死巷战——不过此一战报说法,虽然由哈城民兵对外传出,但乌克兰官方战情管道却没有相应战报,因此尚无法确定交战规模,以及哈城城北遭遇彻夜轰炸后的守备状况。

位于基辅的博罗江卡遭攻击的现场影片。 取材自推特

图为周末的哈尔科夫攻防战,被击破的俄军。美联社对于俄国来说,攻下哈尔科夫已经成为本次侵略作战的第一优先。因为此地掐住了俄国从本土西进乌东的咽喉,也是普丁总统本次「特殊军事行动」以拯救乌东俄语系人口为名的「大义宣传目标」。

但讽刺的是,在连续一个多星期的狂轰滥杀后,哈尔克夫的俄裔军民反而因此蜕变成为了「100%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城内对于俄军的怒火与憎恨,已远远超出对战争的畏惧与乌东过往的文化矛盾。

因此就算围城状态险峻,基辅后方几乎无可能出兵或运补替哈尔科夫解围,但整体的决战情绪却仍是激动大于恐惧,对于攻城军来说也是最糟糕与挫折士气的恶劣状况。



基辅战线压力倍增:白俄军队准备发动入侵

哈尔科夫的战况加剧,一部分可能也与当前仍在持续斡旋的「乌俄无条件停火谈判第二回合」(预计周三展开)有关,因为在当前的政治状况下,克里姆林宫根本无法接受「空手停火」的颓势立场,因此要在休兵调停之前至少拿下一座大城,也就成为各路将领被死逼催促的高压军令。

虽然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在1日的哈尔科夫大轰炸后,已指示谈判团队「如果俄军不暂停轰炸就退出和谈」,但双方的交涉直到2日上午却还没有正式破局。唯在白俄罗斯边境,自3月1日晚间起,就出现了令人焦虑的不安迹象——独裁者卢卡申科的4万装甲部队,已进入了入侵乌克兰的最后战备,

「白俄生力军的增援,随时都可能跨越乌克兰北境,朝基辅或乌西方向入侵。」

事实上,就目前的已知迹象来看,跟进侵攻的白俄罗斯军队,很可能会朝乌克兰西部、特别是基辅以西的交通要冲——日托米尔——全军进逼。这是因为莫斯科非常烦恼北约盟国从波兰边境输给乌克兰的军援补给,基辅北路的补给塞车问题,也没有展开空间给白俄军队机动突进。因此俄国才会命令白俄出兵,作为正面挑衅北约介入的军事挡箭牌。

在白俄军队准备参战的同时,境内的反卢卡申科示威群众——包括退伍军人、铁公路的交通运输工会干部——也都试图以各种不同的抵制方式,像是借故通报铁路故障、或蓄意降载运输速率…等方式,主动阻拦军队运补,并主动对外泄漏「自家军情」。然而相关手段与意志虽然英勇可敬,但却没有能直接中断卢卡申科助攻普丁的战争机器。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目前北约各国对乌克兰的武器运补,多以波兰边境为军援走廊。但为了避免触发世界大战,包括美军在内的北约正规军,都无法直接进入乌克兰本土,因此只能由乌克兰军队穿梭波兰「接收武器」。

虽然就当前战况来说,俄罗斯空军不断朝乌西边境空袭,并试图在基辅城外设置包围网,阻拦乌军接收欧美武器。但盟军的分散涌入、且由刺针飞弹与北约战情通报即时通报的地下车队,却仍能持续把武器交给乌克兰政府——以德国上个周六才批准拨交的铁拳3型与刺针飞弹来讲,「首批拨交军火,现在就已经被送进乌克兰境内。」

但这些武器能否即时送到基辅前线?后续的粮食、医药与人道撤离走廊问题,又该如何推进?随著白俄军队的加码入侵,以及哈尔科夫等地的围城危机,不愿意朝俄军开大战第一枪,但又发誓不会放弃乌克兰的欧美盟军,也将遭遇更大的道义与战略压力。

图为位于乌克兰西北部的日托米尔民众练习投掷汽油弹。路透

图为1日晚间,基辅西方的乌西交通要冲日托米尔大轰炸。路透

来源: 转角24小时

https://all24x7.com复制到浏览器上打开



 2,07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