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妖镍”大战,逼出海外有矿的温州富豪

人物 编辑精选
项光达从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一步步成为世界 ” 镍王 “,掌握着特斯拉 ceo 马斯克都眼馋的资源。一手打破国际 ” 镍霸权 ” 的温州神秘富豪,最近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起因是这几天,作为民营钢企 ” 扛把子 ” 的青山控股,被国外资本追着来了一场史诗级 ” 逼空大战 “。



“(这是)海外资本对中国镍产业的一次布局周密的猎杀行动 …… 我们中国镍产业、新能源产业和其中最优秀的产业布局者正在惨遭屠戮,蒙受羞辱。” 业内人士评论说。

项光达正是青山控股的实控人。

多年来,他鲜少公开露面,从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一步步成为世界 ” 镍王 “,掌握着特斯拉 ceo 马斯克都眼馋的资源。

如今这场峰回路转的 ” 惊魂大战 “,终于揭开了他的神秘面纱。

” 逼空大战 “逼出神秘富豪

项光达为人低调,” 钱包 ” 可不低调。”2021 胡润全球富豪榜 ” 显示,他的身家高达 215 亿元。

这得益于青山控股的高歌猛进。

在 “2021 胡润中国 500 强 ” 榜单中,青山控股排名第 301 名,企业估值 510 亿元。而在 “2021 财富世界 500 强 ” 中,青山控股的排名更靠前,位列第 279 位。

人红是非多,公司也是。

这不,俄乌战争打响后,俄镍被踢出伦敦金属交易所,无法交割,外资就开始搞事了 ↓↓

·中国基金报微信公众号发文回顾 ” 逼空大战 ” 过程。

3 月 8 日,镍价还在暴涨,突破 10 万美元每吨的关口,刷新了历史新高。

” 妖镍 ” 不仅让吃瓜群众目瞪口呆,也让伦敦金属交易所慌得 ” 拔网线 ” ——宣布取消所有在英国时间 2022 年 3 月 8 日凌晨 0 点或之后执行的镍交易。



风暴中心的青山控股,更是让人为其捏把汗。

市场传闻称,青山控股如果拿不出那么多现货,潜在空头头寸损失可能高达 60 亿美元至 120 亿美元,而恶意逼空的外资,则趁机以其在印尼的某镍矿 60% 股份为代价提出要挟。

但如此被动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

项光达 8 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回应说:” 老外的确有些动作,正在积极协调。今天接到很多电话,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对青山都很支持。”

他还表示,青山的仓位和经营都没有问题。

3 月 9 日,青山控股回应称,将用旗下高冰镍置换国内金属镍板,已调配到充足现货进行交割。

压力这就来到了外资身上:我拿得出货,你掏得出那么多钱吗?

如今,吃瓜网友已经搬好了小板凳,一边坐等 ” 大战 ” 后续,一边围观项光达。

·网友微博热评。

” 咬定青山不放松 ” 的温商

项光达觉得,全世界最勤劳的是中国人,中国最勤劳的是温州人。

他就是温州人。

1958 年,他出生在温州龙湾沙城镇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温州海洋渔业公司从事机修,那是当年的 ” 铁饭碗 “。

因为聪明好学、吃苦耐劳,项光达几年后就从一名普通机修工成长为车间主任。

但他并不满足于此。1988 年,他和亲戚张积敏花几千块钱办了个厂,生产汽车门窗。在此之前,国内的汽车门窗主要靠进口,因此他们的产品一上市就大受欢迎,中国一汽、广州标致都成了他们的客户。

“(当时)中国生产汽车,十辆车里七八辆的汽车门窗都是用我们的。” 项光达不无得意地说。

·项光达接受采访的视频。

上世纪 90 年代初,项光达的公司年利润已达千万。

成功的滋味令人沉迷。直到 1992 年,他去德国考察,发现奔驰宝马的汽车门窗都不是外购的,而是自己生产的。

他想,中国的汽车行业不断发展,那是不是未来中国的汽车厂也会自己做门窗?这么一琢磨,他觉得汽车门窗这个产品没有前途。

转型的念头就此产生。

彼时,不锈钢在中国还是个稀罕货,基本依赖国外进口。” 我要是把它做出来了,就不愁销路!” 项光达带着团队,一头 ” 杀 ” 进了不锈钢生产领域,并于 1998 年创立了浙江青山特钢。

·项光达(左二)考察工厂。

” ‘青山’二字,一是因厂址在青山村,二是取自‘咬定青山不放松’之意。” 项光达后来解释说。

正是这股 ” 不放松 ” 的劲头,带公司渡过了一道道难关。



2005 年前后,全球钢铁市场逐渐出现产能过剩势头,民营钢厂压力山大,青山也不例外。

有人劝项光达再次转型,去做来钱更快的房地产和金融。项光达不愿意,坚信制造业才是国家经济命脉,钢铁行业有无限潜力。

多年后再看,事实已然证明了项光达的判断力。

” 镍王 ” 横空出世

成为 ” 镍王 “,算得上项光达的高光时刻。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中国作为产钢大国,用于生产钢铁的镍,多年来却主要依赖进口。因此,国外一些生产镍的公司就拿中国钢企当 ” 韭菜 “,动不动涨价。

” 制造业,技术都可以学,但资源匮乏就特别难。” 项光达没少为这事头痛。

他想自己搞镍。

有个俄罗斯客商听说后问他:” 你要做多少吨?” 项光达说:”10 万吨。” 俄罗斯商人笑了:” 那你要活得久一点,至少要活到 100 岁,不然做不到 10 万吨。俄罗斯镍做了五六十年了,现在也就是 20 多万吨。”

但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2008 年,众多跨国矿企遭金融危机冲击,项光达趁机去世界最大的镍矿出口国印度尼西亚 ” 抄底 “,成功拿下当地 4.7 万公顷的红土镍矿开采权。

此后几年,项光达又使用 ” 钞能力 “,去印度、津巴布韦等国买矿建园。

到 2018 年,青山控股成了全球最大的镍铁生产商。

·于印尼设立的青山工业园。

根据青山控股公开的信息披露,其 2021 年的镍产量达到 60 万吨,2022 年要达到 85 万吨,2023 年将跃升至 110 万吨。

而 2021 年全球矿山镍产量是 270 万吨,也就是说,青山控股当年的镍产量已占到全球约 22%。

这并非只是项光达个人或者青山控股这家公司的胜利。

有媒体评价称:” 更有全局意义的是,项光达对镍矿的大规模开发,令青山在全球镍期货市场的买入或卖出,能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市场价格,这让中国的镍相关制造业摆脱了被动的国际镍价波动,拥有了成本自主权。”

·项光达。(资料图)

项光达给出了更直观的数据:” 原来国外卖我们 50 万元 / 吨的时候,它的成本也就 15000 元,现在青山进军镍行业,把成本减了下来(期货镍价约十几万元 / 吨),支持了国内产业。”

此言不虚。

最近几年,新能源汽车发展风云激荡,镍是制造三元锂电池的关键材料,因此成为各大动力电池生产者争抢的资源。



就连马斯克也一直担心镍不够用,称 ” 镍是我们最大的瓶颈 “。

·马斯克。(资料图)

想在新能源领域加速超车欧美的中国企业,更是心急如焚。

此前曾有报道称,有相关中企的老板请项光达出手相帮,项光达凭借自己在印尼的关系,帮其 ” 一路绿灯 ” 把工厂建到了镍矿旁边。而且,该公司还能使用青山控股在印尼的工厂、港口、电力和道路。这让求助的企业成本降了一半。

这种火力支援,多少帮助了当时的一部分中企发展,而后它们成为了特斯拉、lg、三星的上游供应商。

有人直言,谁手头有镍矿,谁就捏住了新能源汽车电池的咽喉。

项光达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2017 年,电池厂商瑞浦能源成立了。短短三年后,当宁德时代、松下、三星等全球电池巨头激战正酣时,它还能突出重围,冲到中国锂电池装机量前五。

瑞浦能源的母公司是永青科技,而永青科技的母公司正是青山控股。

进军新能源产业后,青山控股的目标也并不局限于电池领域。

2020 年,青山控股与徐工集团投资 55 亿元共建新能源产业基地,从事项目包括新能源汽车的整车研发生产。

只有前进,才不会被割 ” 韭菜 “。也只有前进,才能掌握话语权。

这个道理,没人比项光达更明白。



 1,18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