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主要商业机构 MBIE 估计,随着边境重新开放,将有 50,000 名新西兰人离开

澳纽资讯 金融经济

【澳纽网编译】政府的主要商业机构估计,随着国际边境的重新开放,将有 50,000 名新西兰人离开新西兰。

商业、创新和就业部(MBIE)在 2 月份向部长们的简报中表示,其“初步估计”是“随着我们的边界开放,明年大约有 50,000 名新西兰公民可能选择移民”。


MBIE 表示,“如果被压抑的 OE [海外经验] 需求在明年实现,或者新西兰人推迟他们的移民计划直到国际形势稳定,这可能会更多”。

 

政府上个月宣布,在因 COVID-19 大流行而被封锁两年后,国际边境最终将从 4 月 12 日起对澳大利亚人重新开放,并从 5 月 1 日起对免签证游客重新开放。

但随着对劳动力的需求不断增加,MBIE 警告说,新西兰人可能会冒险到海外工作,不符合 2021 年居民签证资格的新西兰临时移民将返回家园或在其他地方找到工作。

MBIE 简报称:“我们预计,随着我们的边境开放,澳大利亚雇主将在新西兰更积极地招聘,为工人提供比当地更高的工资。”

已经有证据表明澳大利亚正在寻求挖走工人。澳大利亚工党已承诺全天候在老年护理机构配备注册护士,这引发了人们对新西兰人才流失的担忧。

护士短缺已经是新西兰的一个主要问题。

“工党的生活成本危机正在鼓励新西兰人逃往’更绿的牧场'(greener pastures),导致我们无法承受的人才流失,”行动党党魁 David Seymour 周二表示。


“工党的鸡已经回家栖息。通过锁定经济并借入 500 亿纽币,他们给我们留下了堆积如山的债务和不断上涨的价格。新西兰人发现难以维持生计,他们前往海外寻找更好的机会生活得更好一些。”

“Labour’s chickens have come home to roost. By locking the economy down and borrowing $50 billion they have left us with a mountain of debt and rising prices. Kiwis are finding it difficult to make ends meet and are heading offshore for a better chance of getting ahead in life.”

Seymour 说,澳大利亚的平均工资为 38.52 纽币,而新西兰的平均工资为 27.76 纽币,这不能怪新西兰人去澳大利亚找工作。

“租金上涨,抵押贷款利率上涨,食品成本上涨,汽油上涨,但工资却跟不上。工党正在做些什么来让这个国家成为对年轻新西兰人更具吸引力的国家?”

周二,总理 Jacinda Ardern 回答了国会中 Seymour 关于 MBIE 简报的问题。她说新西兰人离开新西兰去海外经历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

“我很感兴趣地注意到这个问题来自一位曾在加拿大待过一段时间的(国会)成员——如果我记得的话——他被问到在伦敦待过一段时间的我自己。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历史的一部分,经常有新西兰人来来去去作为我们海外经验、培养技能和人才的一部分。 ”

“I note with interest the question comes from a member who spent some time in – if I recall – Canada and is being asked to myself who spent some time in London. It has been part of our history as a nation to frequently have New Zealanders come and go as part of our overseas experience, building skills and talent.”

Seymour 担心会出现类似于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人才流失。

Ardern 说,政府的重点是确保新西兰的企业能够获得他们需要的工人。

“我们知道在这方面还有更多工作要做,但与成员对新西兰的看法不同,新西兰是工人非常理想的目的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已经看到成千上万的人申请工作假期签证来到我们的海岸。”

政府周二宣布了 1580 条针对乳制品、肉类加工和林业工人的额外边境豁免。

“新西兰的食品和纤维行业继续表现出适应和应对 COVID-19 带来的挑战的韧性和能力,但需要额外的帮助,”农业部长 Damien O’Connor 说。

但国家党的移民发言人 Erica Stanford 表示这还不够。

Stanford 说:“政府没有向多个行业急需的工人开放边境,而是挑选赢家,并根据谁拥有最好的游说团体来决定谁能获得熟练工人。”

“当整个国家都在急需工人时,为什么我们要依靠相当少数的边境阶级例外来填补技能短缺?

“虽然我们对选定的行业感到高兴,这些行业都迫切需要工人,但该公告对面临严重工人短缺的巨大经济行业无济于事。”

“While we are happy for the selected industries, which all desperately need workers, the announcement will do nothing for huge sectors of the economy which face major worker shortages.”

来源:Newshub


 1,65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