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的野火延烧 亚洲经济的苦难才刚开始

金融经济

俄乌战争触动油价和粮价大涨,使通膨野火从欧美延烧到亚洲,形成全世界通膨同步齐扬局面。从制造业成本加速攀升看来,亚洲通膨方兴未艾,苦日子还在后头。

从中国大陆、印度、印尼、菲律宾、泰国到韩国,最近通膨率全面高于预期。新西兰央行13日也宣布22年来最大幅度升息。



彭博资讯报导,数月前,通膨野火在美国和欧洲部分地区蔓延开来时,亚洲似乎能置身其外。如今,亚洲市场行情开始反映对通膨劲升触动央行用力升息抑制通膨、撑起本币的预期。今年来,韩国等国政府公债殖利率走高,新兴亚洲总回报指数跌2.6%,是2013年以来最糟表现。

转折点是俄乌战火烧旺大宗商品行情,加深燃料和谷物供应中断顾虑,而亚洲是全球最大消费地区。肥料及运输成本高涨,使情况加剧。亚洲开发银行(ADB)估计,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可能使开发中亚洲今年通膨率多添整整1个百分点,达到3.7%。

澳盛银行估计,不计中国大陆的新兴亚洲3月投资金额净流出223亿美元,是2020年3月来最大一波卖压。

世界人口第二大国印度饱受粮价和油价双涨夹击,印度央行总裁达斯上周形容,自2月底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总体经济局势和通膨展望有如“板块移动”般剧变,推翻原先预期今年通膨平静的论述。达斯宣告:“就我们政策优先级而言,现在通膨已凌驾成长。”

从印度央行反应可预见亚洲经济成长面临压力。韩国和新加坡的央行本周也将举行货币政策会议,经济学家对首尔是否进一步升息的展望看法不一,但普遍认为新加坡将进一步收紧政策以力抗输入型通膨,尤其是能源价格上涨的压力。

分析师指出,食物价格大涨对亚洲央行构成通膨威胁,中国大陆滚动式封城抗疫可能助长物流通膨压力,制造业投入品成本持续上扬,则迫使厂商把增加的成本转嫁出去,进一步推升消费者物价。

来源: 经济日报



 1,22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