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疫情“避风港”新西兰:通胀飙新高 年轻人出走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当地时间 4 月 13 日,新西兰政府宣布将在当天午夜下调全国范围内的新冠疫情应急响应等级,从最高等级的 ” 红灯 ” 下调到 ” 黄灯 ” 级别。在 ” 黄灯 ” 阶段,大部分防疫限制措施将被取消。

据外媒 15 日报道,随着新西兰放宽疫情期间的出境限制,成千上万的人排队出国,不是为了旅游,而是为了体验国外大城市的新生活。



曾经作为新冠疫情高峰期的 ” 避风港 “,新西兰一度在 2020 年出现了该国 50 年来公民人数最大的净增长。然而,随着生活成本不断飙升、工资水平停滞不前、住房市场难以负担等问题持续出现,新西兰政府本周预计在未来一年内将有 5 万至 12 万人离开该国。

新西兰银行本月早些时候同样估计,随着该国边境开放,今年净流失的移民的可能多达 2 万人,并且预计长期出境人数将超过入境人数。

通胀持续达 30 年新高

” 一切都在涨价 “,工资跟不上

外媒报道称,作为全球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新西兰曾在新冠疫情高峰期被视为 ” 避风港 ” 一般的存在。疫情暴发的第一年,成千上万的新西兰公民蜂拥而回,还有许多公民因严格的边境限制而被拒之门外。当年,新西兰报告了该国自上世纪 70 年代以来公民人数最大的净增长。然而,由于持续的通胀问题和 ” 幽闭 ” 的疫情生活,越来越多的新西兰公民感到筋疲力尽而渴望离开。

” 所有东西的价格都在上涨,食品杂货、当地咖啡店的咖啡、街边小酒吧的汉堡、当地车库的汽车服务,甚至是理发。” 住在首都惠灵顿的安德烈说,走进当地任何一家超市,基本商品的价格都可能令人瞠目结舌。报道称,在汽油和住房成本上涨的推动下,新西兰的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了 30 年来的新高,普通家庭的生活成本在一年内增长了 5.2%。

去年,新西兰的年度食品价格出现了自 2011 年以来的最大涨幅,在 2021 年一年里上涨了 4.5%。3 月份,食品价格受俄乌冲突的影响较去年同期上涨了 7.6%,其中水果和蔬菜的价格猛涨了 18%。上周,一颗花椰菜就需要花费 15 美元。对于一些居民而言,如此高的价格足以让他们转向在英国或澳大利亚找到 ” 更绿的牧场 ” 和更高的工资。

根据新西兰 3 月份的一项民意调查,只有 28% 的受访者对该国经济持乐观态度,高达 53% 的受访者感到悲观。” 生活用品的成本上涨得相当快,而工资却保持不变。” 居住在奥克兰的詹姆斯说,他以前只需花 100 美元就能在普通杂货店购买的生活必需品,现在需要为此支付 180 美元到 200 美元。随着网络服务费和电费账单都在增加,他坚持只买必需品,并减少额外开支,但 ” 我的收入一直没有变化,这让我更难为不时之需存下钱 “。

为了帮助居民应对 ” 生活成本上涨危机 “,新西兰最大反对党国家党 3 月初曾承诺提高收入所得税门槛。该党领袖卢克森表示:” 新西兰普通家庭的境况比一年前更糟,我们需要采取行动。” 不过,这一观点遭到新西兰总理阿德恩的否认。她表示,物价高企的原因是 ” 全球压力 “,而非政府政策。阿德恩还补充说,目前许多国家都在经历高通胀,” 事情会开始好转,并得到缓和 “。



房价不断上涨,存钱买房越来越难

新西兰年轻人:不如去国外大城市看看

除了食品杂货,令新西兰居民感到 ” 手头拮据 ” 的领域还有住房市场。去年,新西兰的房价上涨了 27%,平均购房成本已经高达 100 万美元,远远超出了许多公民的负担能力。根据房地产分析机构 CoreLogic 的数据,新西兰居民的住房负担能力正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目前平均房产价值是该国平均家庭收入的 8.8 倍。

” 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一直在寻找买房的办法,并为买房存钱。但这个目标变得越来越遥远,也令我越来越沮丧。” 年轻的科菲夫妇住在惠灵顿的合租公寓,这个城市以气候寒冷、住房老化和租金飙升而闻名,他们发现欧洲一些城市的房租远比惠灵顿便宜,” 这里的生活成本高得吓人,如果要为基本生活支付这么一大笔钱,我们还不如去国外。”

新西兰的房租和家庭生活账单也在不断上升,全国范围内的租金中位数已经达到每周 540 美元,比前一年同期增加了 50 美元。与此同时,水电费在 2021 年 6 月的季度中上涨了 32%。39 岁的奥克兰职员丽贝卡正在考虑搬到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那里有更多的朋友,而且工资也更高。她说:” 作为一名单身人士,我很想拥有稳定的住房,但在这里是不可能做到的。”

新西兰银行本月早些时候估计,随着边境开放,今年净流失的移民的可能多达 2 万人,并且预计长期出境人数将超过入境人数。新西兰政府本周发布文件估计,在未来一年里将有 5 万人离开。一旦那些推迟海外毕业旅行的年轻人也选择留在国外,那么这个数字可能会猛增至 12.5 万人。外媒报道称,新西兰的海外居住人口比例此前就已经高达 100 万,占该国常住人口的五分之一。

怀卡托大学人口与经济分析研究所所长柯林斯指出,这一劳动力流失将给该国经济增长造成一定的打击。高移民率过去往往发生在高失业率时期,但现在的失业率仅为 3.2%,这意味着人口净损失可能将导致专业领域的技能短缺。柯林斯补充说:” 在我看来,人们对新西兰公民重新移民的前景估计并不奇怪。这延续了几十年来形成的一种模式,在经济衰退或存在机会不平等问题的时期尤为明显。”

来源: 红星新闻



 1,54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