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文件门”细节浮出:私宅存300多份机密文件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国家档案馆官员用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试图从特朗普那里取回他离任时应该上交的材料。 SAUL MARTINE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多名知情人士表示,国家档案馆在1月从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那里收回的第一批文件有150多份标记为机密,这一数字引发了司法部的强烈关注乃至刑事调查,FBI特工本月搜查了马阿拉歌庄园,以寻回更多文件。




知情人士称,自特朗普卸任以来,政府总共从他那里收回了300多份带有机密标记的文件:第一批文件于1月归还;特朗普的助手在6月向司法部提供了另一批文件;以及FBI本月在搜查中查获的材料。

之前在1月发现这位前总统持有大量未上报的敏感材料,因此司法部紧急采取行动,追查他可能拥有的更多机密材料。

尽管司法部在寻求取回特朗普离任时应交由政府保管的所有材料,如此大量高度敏感的文件仍被存放在马阿拉歌庄园数月之久,在官员看来,这表明前总统或其助手对此事的处理态度随意,没有积极配合调查人员,或两者皆是。

特朗普从白宫带走的敏感材料的具体性质尚不得而知。但一位知情人士说,特朗普在1月移交给档案馆15个文件箱中包括来自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FBI的文件,涉及多个关乎国家安全利益的领域,当时他已离任近因一年。

据多位知情人士称,在上交前,特朗普曾于2021年底亲自查看了这些文件箱。

文件箱里的一些材料的高度敏感性促使档案官员将此事提交司法部,后者在几个月内组织了一次大陪审团调查。

特朗普的助手在6月初司法部官员访问马阿拉歌庄园时交出了另外几十份敏感文件。本月搜查结束时,官员们带走了26个箱子,其中包括11组由更多文件组成的机密材料。有一组属最高密级,即绝密/敏感分类信息。

司法部的调查仍在继续,这表明官员们不确定他们是否已经找回了特朗普从白宫带走的所有总统档案。

知情人士说,FBI于8月8日在马阿拉歌庄园执行搜查令,在做出这一不同寻常的决定之后,调查人员还从该俱乐部寻找了更多监控录像。



知情人士表示,这是第二次要求俱乐部提供监控录像,并强调当局仍在审查特朗普及其工作人员在搜查前是如何处理机密文件的。

特朗普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FBI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特朗普的盟友坚称,总统有“常规命令”来解密从椭圆形办公室带往白宫官邸的材料,并声称将这些文件装入文件箱的是总务管理局,而非特朗普的工作人员。

没有出现任何文件可以证实特朗普解密了这些材料,司法部在申请马阿拉歌庄园的搜查令时依据的潜在罪行并不取决于文件的机密状态。

在得知大约20多箱总统档案材料已在白宫官邸滞留数月后,国家档案馆官员用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试图从特朗普那里取回材料。根据《总统档案法》,所有官方资料仍属于政府财产,必须在总统任期结束时提供给档案馆。

他们知道缺失的文件包括朝鲜独裁者金正恩寄给特朗普的信件原件,以及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离任前留给特朗普的信。

两名前白宫官员接到电话并试图协助归还文件,他们曾被指定为特朗普的档案代表。

特朗普拒绝了这些电话,称这些文件箱是“我的”,这一说法来自熟悉其评论的三位顾问。

在FBI对特朗普的俱乐部执行了搜查令之后,存有怀疑的调查人员又向马阿拉歌庄园寻求获取更多监控录像。 EMIL LIPP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年初开始调查后不久,司法部官员开始相信有更多机密文件需要取回。据知情人士透露,5月,在进行了一系列证人问讯后,司法部发出传票,要求归还剩余的机密材料。



6月3日,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反间谍科科长杰伊·布拉特前往马阿拉歌庄园,与特朗普的两名律师埃文·科科伦和克里斯蒂娜·鲍伯见面,并根据传票要求取回所有剩余的机密材料。据两位熟悉科科伦工作的人士称,他亲自检查了这些箱子以识别机密材料。

科科伦向布拉特展示了地下储藏室,他说,剩余的材料一直存放在那里。

调查人员来访期间,特朗普与他们有过短暂会面。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布拉特和与他一起工作的特工收到了一札机密材料。科科伦随后起草了一份声明,据说是负责保管该文件的鲍勃签署了这份声明。据两位熟悉该声明的人士表示,这份声明称,据她所知,那里的所有机密材料都已归还。

科科伦没有回应多次发出的置评请求。鲍勃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

据知情人士透露,调查人员就这些文件约谈特朗普圈子中的几个人,之后不久,调查人员开始相信,还有其他总统档案没有上交。

知情人士说,6月22日,司法部向特朗普集团发传票索取马阿拉歌庄园的监视录像,其中包括储藏区域外一条人来人往的走廊。

俱乐部拥有庄园某些区域60天的监控录像,可以追溯到今年4月下旬。

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大部分录像显示的是俱乐部员工穿过繁忙的走廊,但其中一些引起了调查人员的关注。录像显示人们把箱子搬进搬出,在某些情况下,似乎更换了一些文件所在的容器。录像还显示了庄园的其他部分。

在第二次要求获取监控录像时,司法部希望查看8月8日搜查前几周的画面。

联邦官员表示,他们最初的目标是找出特朗普在马阿拉歌庄园持有的所有机密文件,这是一个付费会员俱乐部,几乎无法控制他人以访客身份进入。是否有人会因调查而面临刑事指控,还有待观察。

知情人士说,结合通过证人问讯和最初的监控录像所了解的情况,司法部官员开始起草搜查令申请。

是否有人会因文件调查而面临刑事指控还有待观察。 KENNY HOLS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知情人士称,进行搜查的FBI特工在马阿拉歌庄园地下室的储藏区以及特朗普办公室壁橱里的一个容器中发现了更多文件。

特朗普的盟友抨击执法机构,指责调查人员有党派色彩。

公众的强烈关注现在引发了一场法律斗争,以寻求查看搜查令的基本宣誓书。周一,一名联邦治安法官发布了一项正式命令,指示司法部在周四之前将马阿拉歌庄园搜查令所依据宣誓书的涂黑建议密封后交给他,并附上一份解释其理由的备忘录。

在命令中,布鲁斯·莱因哈特法官表示,他倾向于公布密封的宣誓书的部分内容,但希望等到他看到政府的涂黑后再做出决定。

Glenn Thrush和Alan Feuer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Maggie Haberman是时报白宫记者。她自2015年以竞选报道记者一职加入时报,是2018年因报道唐纳德·特朗普的顾问及其与俄罗斯的联系而获普利策奖的团队成员之一。

Jodi Kantor是一名曾获得普利策奖的调查记者,与他人合著有《She Said》一书,她在书中讲述了自己与梅根·图西率先披露了针对哈维·韦恩斯通的性虐待指控,帮助点燃了“#我也是”运动。

Adam Goldman自华盛顿报道FBI的新闻,是两届普利策奖的获得者。他与他人合著了《Enemies Within: Inside the NYPD’s Secret Spying Unit and bin Laden’s Final Plot Against America》一书。

Ben Protess是一名调查记者,报道针对前总统特朗普及其盟友的联邦政府、执法和各种刑事调查。

来源: 纽约时报



 98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