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马斯克攻克中国巿场 晋升Tesla“二号人物”的男子…

人物 编辑精选

2023年,被喻为是亚洲电动车普及元年。以比亚迪为首的中国车企积极进军东南亚巿场,日本品牌发力直追,印度巨擘塔塔(TATA)的纯电动车Tiago也定于今年初交付,作为过江龙的特斯拉(Tesla)亦瞄准亚洲巿场——继新加坡之后将进入第二个东南亚国家泰国,一场争夺战正要展开…
在中国成功落地的Tesla,上海超级工厂发展及管理趋于成熟。熬过了三年疫情、连月封城,领军的大中华区总裁朱晓彤也成为了这家美国车企的“第二把交椅”,地位或仅次马斯克(Elon Musk)的新能源车界重要人物。

有关朱晓彤升职的传闻自去年底已甚嚣尘上,当时消息指马斯克决定任命朱晓彤为Tesla的全球CEO。路透社1月初报道引述一份Tesla内部公告,显示朱晓彤已获提拔兼看美国组配厂、北美及欧洲的销售业务。

戴眼镜、平头装髮型的他穿上一个黄色马甲,日常游走于超级工厂内的各个车间,就跟生产线上别的员工无异。在办公室内,朱总并没有独立的办公室,他的座位就开放办公室一个角落里的办公桌,跟其他高管面对面的坐着。朱晓彤曾在访问里形容,这是为了高效的沟通,并打破层级观念,各员工都可以走到别人的工位上,立即讨论及解决问题。“这也是一种态度,我们至今还保持了一种新创公司的文化,效率和实用主义是公司的一个风格。”他又说,这反映了创业公司文化没有改变,“不浪费资源和时间在花里胡哨的东西上”。

马斯克近期被认为分心处理Twitter,疏于管理“核心业务”Tesla。(Reuters)

马斯克近日入主Twitter引起轩然大波,同时被认为分心处理Twitter,疏于管理“核心业务”Tesla。一位中国人,成为这家美国明星企业的“二号人物”,朱晓彤也开始备受西方媒体关注。朱晓彤被中国媒体形容为“务实”、“勤奋”、“工作狂”。朱晓彤于2014年4月最初加入Tesla时,是担任Tesla中国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同年底,他已获晋升为中国区总经理。Tesla官方指,朱晓彤为公司的在中国的超级充电站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中国建成了近40座超级充电站,并在全国60多个城巿建成了超过600个充电桩。

毕业于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拥有美国杜克大学MBA学历的学术背景、创业及跨国工作的经验,也许都不足以令朱晓彤在人才辈出的Tesla里脱颖而出。够拼,也许是朱晓彤另一个重要卖点,有报道形容他的作风跟马斯克相近,祟尚高强度工作,凡事喜爱亲力亲为;也有知情人士向传媒爆料指,朱晓彤经常凌晨在工作群里发讯息,对下属的要求也十分严格。



2019年他在微博发了一个贴图写道:“我太想睡觉了,可是工作太有意思了!”这倒没有流于“吹牛”的层次,新冠疫情来袭,去年3至4月期间,上海进入了为期两个月的封城状态,Tesla超级工厂生产因而一度停摆,为了维持工厂继续运作,朱晓彤便成为了首批在工厂里留宿的员工,也就是他本人所形容,不管你在公司哪一个层级,都需要双手沾泥,深入前线自己动手解决问题。

朱晓彤成为Tesla的二号人物,或有助该电动车企攻克中国市场。(Reuters)

杨紫琼金球奖封后︱奇异女侠玩救宇宙:为亚裔扬威的神奇大妈?全球喜迎中国旅客回归 东南亚或成最大赢家?

住在公租房的总裁

朱晓彤本人亦透露,自己住在车程距离工厂只有10几分钟的公租房,两室一厅,月租少于2000元人民币。一般早上6、7时,朱晓彤便会开始工作,先与北美的总部员工开会,之后就会展开于超级工厂内一天的工作,直至接近凌晨。朱晓彤鲜有接受外国媒体採访,惟接受零星的内地媒体採访,谈及工作和愿景时,语气声线都沉稳的。上海超级工厂的管理层对衣食住行都是最低标准,他便笑着回应:“大家千万不要误会,公租房其实条件很好的。”“同事们大家都住在一起,每天都呼朋唤友,环境气氛也非常好,你帮我拿个快递,我帮你取个东西,很有烟火气。”

无可否认,朱晓彤实干、勤奋的个人风格,亦反映在Tesla中国的产能及成绩上,上海超级工厂自2019年投产以来给出的成绩表,无疑是朱晓彤获晋身成Tesla全球高管的“入场劵”。朱晓彤在媒体面前盛讚老闆马斯克是他遇过其中一个最聪明的人,他与其他中国管理层都能直接与马斯克直接交流意见。

2022年对Tesla是极具挑战性的一年,上海的封城导致工厂停摆,加上马斯克为Tesla股价引起的动盪。Tesla在2022年的生产总数仍达136.9万辆,并交付了131.3万多辆汽车。其中,上海超级工厂平均约40秒下线一辆Model Y白车身,展现超高的生产效率。

去年上海的封城导致工厂停摆,可说是对Tesla极具挑战性的一年,(Reuters)

1月3日Tesla发布了2022年全球生产及交付报告,上海超级工厂的零部件本土化率超过95%,带动了长三角地区的新能源车零部分全生态链,包括电池、汽车芯片、自动驾驶系统、汽车内饰、精密加工等环节。另一方面,上海超级工厂内多个生产制造环节被整合在一起,提高生产效率。去年8月,该厂更完成了第100万辆整车下线,由交付第一辆中国制Tesla到这一里程碑仅用了不足3年,成为汽车工业史上一个创举。

随着供应链的优化(上海超级工厂产业链本土化率超过95%)、效率提升,造车成本降低,也促使了Tesla车型在中国降价,继去年10月,Tesla 1月6日宣布在中国大陆发售的Model Y和Model 3再次降价,分别减价约3万至25.99万及22.99万人民币,由10月至今累计减幅超过6万人民币,引发部分新购车主不满示威。减价后的标准版Model 3比起美国网站上售价便宜逾三成。当然,Tesla降价背后原因还因为中国大陆今年起取消对新能源车的补贴,加上国内经济及消费力疲软,因此各电动车厂都要割价促销。

儘管传言每天飞,Tesla与朱晓彤都没有公开回应升职传闻,贯彻低调作风,少说话、多做事。上海超级工厂已逐渐成为Tesla全球重要的出口中心,去年11月交付量突破10万辆,Tesla 2022年交付的超过71万辆汽车是在中国生产,比起前一年增长了五成,并佔该公司全球交付总量超过一半。据Tesla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2022年前三季度,中国市场佔该公司全球收入的24%。这一比例或多或少已说明了朱晓彤在该公司变得举足轻重的原因。

来源: 香港01



 9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