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五毛大混战 任泽平对骂司马南 吴晓波加入…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任泽平(右)和司马南在网络上隔空对骂。(互联网)

(网页截图)

(网页截图)

新年伊始,前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发文声讨左派大V司马南。双方围绕着中国民营经济的话题展开激烈的口水战。



任泽平率先在年除夕前夜(1月20日)发难说,现在各界都呼吁把网上个别“喊打喊杀”“让民营企业离场退场”的坏人管起来。这些坏人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健康生态,制造舆论恐慌,打压民营经济信心,对抗中央“两个毫不动摇”精神,不学无术,触犯国家大政方针。

他写道:“这些坏人是谁,一目了然,童叟皆知,而且还在那招摇过市、嚣张跋扈、继续干坏事。”

虽然任泽平并没有指名道姓,但网民们在微博留言中列出了不少网络大V的名字,其中出现最多的就是司马南。

任泽平随后又发数文,要求守护市场经济,不纵容“那些在国外买房生活、在中国搞破坏的坏人”。曾承认在美国买房的司马南,1月22日主动对号入座,以题为《明人明察:警惕任泽平》的一篇文章回击,讽刺任泽平是个声名狼藉的经济学家。

随后这场争论彻底演变成了口水战,一来一往之间不乏人身攻击和无理谩骂。但由于话题涉及对待中国民营经济的态度,不少意见领袖和经济学家也纷纷加入辩论。

 

重量级“网红”加入论战

《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表态说:虽然消音不是解决之道,但他也反对对民营企业“喊打喊杀”,颇有为任泽平站台的意思。

比起胡锡进的委婉,财经作家吴晓波则立场明确,称“我们与夹头们已然势同水火、势不两立”。他写道,经济学家要“在对峙的时候,脱掉西装……把大粪捡起来,扔出去”。

不过,吴晓波不仅骂司马南,连胡锡进也一起骂了。



他说,无论是在学界还是企业界,说到“夹头”或“叼盘”,大家都摇着头把他们当成一个恶劣的笑话。但是却罕见有人愿意或者敢于冲到一线,与他们大声地辩驳格斗。这样的后果是,在相当广泛的民众层面,企业家成了“资本家”,人们对民营经济产生了极大的误读和错解,它所造成的压抑的舆论氛围,进而打击了民营企业家的信心,其最终的结果则是,影响了中国经济的投资和复苏。

叼盘示意图。(互联网)

“叼盘”是个动词,即宠物狗在和主人玩耍当中,把主人丢出去的盘子叼回来,中国网民用此形容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人。胡锡进和其主导的民族主义报章《环球时报》在网络上就被批评者称为“叼盘”“接飞盘的小丑”。

“夹头”则是对司马南的贬义称呼。司马南活跃于政治评论领域,以对中共的坚定支持、强烈的民族主义及反美情绪而闻名,并且以此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司马南2012年1月20日出访美国旅行期间发生意外,在机场被电动扶梯(中国也称电梯)与悬墙间未设任何防护的夹角卡住头颈,因此得了个“司马夹头”别名。他虽然发表众多极端反美、反西方价值观的言论,却在春节期间前往美国,被不少人质疑可能家属身在美国,或是家人转移财产至美国。

2022年8月,司马南更是被曝光2010年在美国买房。他后来录制视频承认此事,称自己在2010年花了25万7000美元,在美国买了一个“小房子”。一向以“爱国者”自居的司马南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所作所为被形容为“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

不只是任泽平和吴晓波,很多中国网民都以“司马夹头”来讽刺司马南说一套做一套,以激进的言论激起民粹主义、博流量和表忠心,实际上所言所行前后矛盾。司马南虽然粉丝众多,但学术能力并不为人认可。他曾在2017年6月被中国人民大学聘为教授,引发校友强烈不满,三天后人大发出解聘令。

深圳卫视当年报道了司马南脑袋被夹的新闻。(视频截图)

深圳卫视报道司马南的脑袋被夹的新闻时,还附上了网友的评论。(视频截图)

不过,中国网民对骂战中的另一方任泽平,也没有过多的好感。由于发表过众多具有争议性的观点,他被称为“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曾发文呼吁中国政府“印钱生娃”,还在2022年中前脚唱多新能源,预言看空房地产后,转身在苏州热门楼盘买房,因此登上微博热搜榜。

很多中国网民评论这场骂战为“小丑斗小丑”。

习近平:我一贯支持民营企业

骂战丑陋归丑陋,讨论的话题却十分紧要,即中国民营经济扮演的角色。

目前中国经济面对重压,习近平去年12月刚刚在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表态:“我是一贯支持民营企业的,也是在民营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干过来的。”

《人民日报》头版文章不仅报道了会议的细节,还回顾了习近平2018年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时的话,他那时专门强调:“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在2018年,对于民营经济地位的讨论在舆论场上热火朝天。当年从上半年的债务风险到下半年的股权质押风险,再到民营企业不断爆出的资金链紧张、融资难等问题,一度引发“民营经济离场论”,让民营企业家们和民营企业深受质疑。

中国政府在2020年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2021年更突然叫停了蚂蚁的上市计划,并大幅收紧对于民营经济的监管。

如今中国经济疲软,2022年全年增长率为3%,不到2021年的一半,远低于政府5.5%的目标。疫情走向和房地产行业的债务问题仍令前景充满不确定,这时候重视民营经济的呼声再起,并不令人惊讶。

有分析认为,在任泽平和司马南的骂战中,两人后来都双双删文,似乎打了个平手。但是,在中国领导人“我一贯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声背景下,这场骂战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但是也有分析认为,虽然官方的态度有所转变,但并没有改变对待民营经济的内在逻辑。

重量级学者、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储殷1月21日发文说,中国的市场经济是作为计划经济的补充逐渐发展而来。这个出身和定位,自己要有数,要有红线别越位,“富可敌国不是好事,富可敌国忘了自己的定位,一不留神就是国家的敌人。”

储殷写道:“中国社会离开了民营经济不行。不管是就业还是税收,民企太重要了。但是这个重要性是工具意义上的,不是合法性上的。从哲学上来说,发展民营经济,是将来扬弃民营经济的必要过程。民营经济是手段不是目的。”

他写道,中国社会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传统,相当部分人有仇富心态,对于这些人只能躲着走,不要对着来。民营经济要适应这个社会现实。现在中央反复强调民企是自己人,民企要珍惜这个历史机遇,好好报效祖国,扬弃掉私。

对于储殷的观点,有网民认为,他是含蓄地说出了市场经济、民营经济在中国社会中的地位。

说白了,为了经济复苏,中国政府突然改变了清零政策,也似乎突然改变了对民企的态度。因为有了官方态度之变,才有了舆论对左派大V的讨伐。但官方这种看似权宜之举,是否足以让民企重新建立信心,恐怕才是关键之处。

来源: 联合早报



彩虹摄影

 1,02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