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书锦:夜行记(选集)

文艺天地

夜行记(选集)
作者:彭书锦

黑夜从远方而来

多么沉寂的黑夜从远方而来
多么寂寥的密林从夜色诞生
多么高深的峡谷把大地撕裂
多么伟大的雄鹰将天空拍打
此刻没有暴风,没有骤雨
只有无穷无尽的黑夜
和那无穷无尽的远方
在黑夜中行走的是埋葬者
在黑夜中奔跑的是掘墓者
他们疯狂、他们躁动
他们无休止地惊吓着黑夜
他们兴奋、他们怒吼
他们肆意咆哮出黑色的焰火
火光照射黑暗
火光照进密林
火光照向远方
火光冲天!

跟随光的方向

他们看见了洞穴
他们看清了古树
他们看到了远方
他们跟随光的方向
一路行走
走在历史中
流水在一旁
泛着金光
是月光照亮了它
是火光照亮了它
流水潺潺微笑
密林轻声唱和
黑夜逐渐温柔
一切都被照亮了

看到更多了

一切似乎都亮了
但一切又都没亮
此刻仍是夜晚
黑夜没有离去
反而更深了
他们只是在黑夜中
看到更多了
看得更清晰了
他们看到了树木
纹路清晰
他们看到了山峰
庄严高远
他们看到了河水
有序流动

在清晰中

他们在清晰中
少了些躁动
少了些兴奋
那些疯狂与迷茫
随着波光浮向远方
他们意识到
自己走在河流旁
他们意识到
旁的河流在流动
他们意识到
河流流向远方
他们意识到
河流是远方
他们继续行走着
在河流上
在河流旁

将双手伸入河流

河流的尽头是沉默
远方的尽头是黑夜
望着河流就是望着世界
望着黑夜就是望着世界
我将双手伸入河流
重新抚摸这块巨大的版图
从东非高原到地中海
河流是尼罗河
从青藏高原到东海
河流是长江
在热带雨林上
流淌的是亚马逊河
在冰天雪地里
舞蹈的是叶尼塞河
我将双手伸入河流
继续抚摸这块巨大的版图
就是在抚摸这片沉寂的黑夜
就是在抚摸整个世界

举起整条河流

河流冲过沉默的黑夜
将天地一针一线缝补
河流越过夏日的山岗
带走每一朵出露的野花
带走每一滴甘甜的雨露
同那过往的列车
一去不复返
我要举起整条河流
举起一座巨大的城堡
让鱼儿尽情地游动
让岁月尽情地流淌
河流是破碎的
河流流在我们身上
河流流在我们手中
河流流在我们心里
河流流出千万种色彩
我要举起这伤心的河流
我要举起这破碎的河流

两条河流

两条河流在我眼前
纵横铺开
一条与经线平行
一条与纬线平行
一条在东半球
一条在西半球
一条通向昨日
一条通向明天
宇宙撒下光线
给予动力沸腾
它泛着金光
反射的金光
照着地球的表面
照着每一滴水珠
挂着雨后的彩虹
在我眼前流淌
一条河流的尽头是遗忘
一条河流的尽头是希望

流动的河流

夜晚的河流上
连绵氤氲的水雾
在月光的照射下
形成了十万条河流
它们流淌在亚洲
它们流淌在欧洲
它们流淌在非洲
它们流淌在美洲
每一条河流里
流淌的是生命
流淌的是鲜血
流淌的是活泼
流淌吧!飞扬吧!
跟随未眠的大风暴
自由地流动
流向远方
流向明日的太阳
流向明日的芬芳

充满河流

河流穿破寒冰
在北冰洋旋转
河流走过裂缝
在大西洋航行
河流跨过珠穆朗玛峰
在印度洋飞舞
河流随着黄河、长江
在太平洋奔腾
青色的天空
充满河流
紫色的火焰
充满河流
迷途者在讥笑
埋葬者在怒吼
拾荒者在狂笑
掘墓者在舞蹈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80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