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凤:生活之中,不时有猛兽的声音

文艺天地

生活之中,不时有猛兽的声音

作者:唐宝凤

从白垩纪到侏罗纪
人类的生活更像几秒水滴,下坠
从无穷的天空到有涯的大地
弱肉强食,那么多参差的牙齿刀丛林立,总是忍不住磨来磨去
不止于猫科犬属鲨鱼部的想象
已经吞下多少,还会嘶咬多少,无从考据和计量
行于陆地海洋天空和深洞的动物凶猛
生活之中,不时有猛兽的声音
那些锋利无比的声音总是伪装的平常,也伴奏生活的平常
用明明暗暗的针尖麦芒碰撞
挑动一起起琐碎如面包屑的利益纷争和由头
寒鸦社鼓,无数黑色的羽毛重新分割啄抢食物
拼图成动态的巨大的黑镜子
反射支离破碎的图景
时而是巨大的生铁的幕布
遮盖一些天大的阴谋
时而如枪炮散射开来
弹开炸裂子弹一样是非的逗号叹号
留一些似是而非的血色和墨迹
有时看起来居然还有些残酷美
为了不被当成牺牲品
为了不被打破平衡
生活之中,不时有猛兽的声音
让一些活着,竖起警觉的耳朵
不至于消失斗志和明天的筹谋
拒绝躺平,奔跑着生活,也许是一种更健康的选择
世界上众多内卷的机器
在一些庞大的非科幻声音中
日夜旋转,轰鸣,齿轮紧紧咬合,成獠牙差乎
生活之中,不时有猛兽的声音
让政治更像政治
让经济更像经济
让哲学更像哲学

相信所有的一切注定到来或者离去

驯鹿啃食着森林中的苔藓
某些习以为常的咀嚼不只是为了支撑每天的奔跑
在积雪深处,那些熟悉的春天气息是一种闪亮的啼鸣
生灵呼唤着生灵,埋下头来翻开,找寻一些生存的意义
在额尔古纳河右岸的火堆边
讲故事的人,从童年到老年
她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故事怎么可能讲完呢
那些缤纷的星星顺着火堆爬到树顶
再悬挂到天上,从浅蓝到深蓝
彼此成为最壮观的深渊
忍不住再看一眼,再看一眼
无论夜晚还是白天
无论初生还是长眠
无论幸福还是苦难
或者苦难总是为幸福代言
植物们动物们都没有隐隐不安
都各自作着自己的诗篇
文从字顺,随遇而安
万子河边的人们也没有两样
相信所有的一切注定到来或者离去

提灯映雪

当橘子由青转红
小孩子们走过树下
会扬起灯盏一样
暖扑扑的小脸蛋
它们和他们纷纷致以灯语之礼
树上和树下
晴瞳中溢出小小清新火焰
从近到远,整个橘林
铺排演绎浪漫又内敛的《橘颂》
那么多的橘色灯盏
都在干净明亮的朗诵
没有谁会拒绝那一盏橘灯的祥和,平安
在除夕的夜晚
星星一样串联并联
行走在人间
乌蓬船划过小镇的流水,红白相间
鱼在窗上,鸡鸣小院
兔子抱着萝卜白菜,灰姑娘抱着南瓜
提灯映雪
把一年的道路
尽数照亮

从不抽象的灯光(歌词)

你看那桃符的身段,像不像神仙
男左女右,他和她站在家的门边
漆黑的明眸,红润的脸儿
这对儿神仙,一站就是几千年
阴和阳如此协调,从不说怪语言
平和仄如此搭调,总是迎着春天
无论你走多远,多么疲倦
门前那从不抽象的灯光
一直照着,千家万户的暖
那灯光就是风筝,暖融融的橘线线
它拽一拽,你就看一看头上的蓝天
太阳月亮星星都眨着眼
水云天,波光潋滟
桃花源,鸟鸣婉转
那灯光就是写不尽的爱的诗篇
回吧,回吧,回家过年

很轻的声音涌入内心

红灯,绿灯,人流,车流
向左,向右,方向在心里规划清晰
你喊着我呀,我喊着你
市井的声浪,不会淹没
两条彼此相认的鱼

春联讲究,福字会意
水果殷实,鲜花俏皮
还能任由你挑选,掌握生活甜美的分量,带回家去

八层楼上,还能看见你
仰起头的笑脸,像个兔年的孩子,弯着月牙的眯眯眼儿
拇指食指团圆,衔接比喻成
倾诉的鸟喙,要和给的姿势一致
其余三指奓撒成待飞的羽翼
指环亮亮的晃动,像是春节的暗语
我们准备好了,我们过春节吧

隔着窗上动人的窗花
看见你,动画一样,越走越近
那些红苹果的肤色,层次分明,透过光阴的罅隙
呼应你,回家的脚步和呼吸

看,这一剪春风
在红燕子衔着的红柳丝中
抚摸,红彤彤的街道
川流不息
有个你,过来了,走进我的窗花里

春风啊,春天
一层层递进
推波助澜,岁月的堤岸
湿润的暖意,从眼角漫溯

什么也挡不住
彼此互相奔赴的脚步
回家过年的心曲
在每一个静湖,泛起涟漪
哆唻咪发飕拉西
很轻的声音涌入内心

灶王爷归来,神祇还在家中

过年,一天天过年
芝麻开花节节高
芝麻油一滴一滴地享用
芝麻秸秆也踩过了
它们在新年的脚下欢快地低语:你好我好,岁岁平安

那时的年才刚开始
抽丝剥茧,打开生活柔软闪亮的开端
不挥霍,很节省着过
火红的小鞭,缠裹住积攒许久的心事
一小根一小根拆下来细细燃放

那一抹微红站在石头缝中
像胭脂色的晚霞落入民间
燃着的香火是小白兔的红眼睛,长长的凝视,长长久久
凑过去,怦然心动,亲吻
小鞭的引线
清脆的响动,是春风的心跳
惊起红纸和黄泥土的碎屑
被喜悦的战栗,冲上云天
再变成,土地的一部分

音符虽然跳得不高
那些音乐足以惊飞旁边的麻雀
和所有小孩子想要飞翔的小胳膊
过年,给自己发个奖状,就是过关的通关文牒

大年初四,灶王爷归来
去天上的自驾游,旅程很短
许多久别重逢,让嘴上糊满的糖瓜融化
天堂的台阶会飞满蜜蜂
纷纷说着甜蜜的好听的话
一家又一家的故事
慢慢表白,话剧年年上演
念经一样

家,回家。神祇还在家中
爷爷奶奶还在,老神仙哟
爸爸妈妈还在,渐老的神仙哟
磕头了吗,赶紧磕头啊
神仙就在你的眼前
不是为了压岁钱

我们,一代又一代
都准备成为,渐渐老去的神祇
年,年啊年
待我们重新收拾昨天的山河
待我们认真仔细,慢慢过来
新的小鞭,还没有点燃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1,42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