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海滩惊现中国古董 埋百余年 专家:或与郑和有关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鲨鱼湾是一片广袤的焦红沙滩。

它是欧洲人登陆澳大利亚后首个正式记录的地方,也是首个与欧洲大陆建立联系的地方。

特殊的历史地位,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它列为世界遗产。

但过去两年,鲨鱼湾中的一个意外发现,

让人们开始疑惑首批登陆澳洲的外来者到底是不是欧洲人。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也许……是一群中国水手呢?

这听上去有点疯狂,细究起来却挺有道理。

整件事的源头要从2018年,澳洲电影拍摄公司FINN Films接到法国的活说起。

那年,法国尼古拉斯博丁研究所想拍一部纪录片,讲述法国船队在1800年到1804年去澳洲探险的故事。

研究所找到FINN Films,让澳洲本土制片人莱昂·德尚(Leon Deschamps)和谢恩·汤姆森(Shayne Thomson)完成这个任务。

按照剧本构想,德尚和汤姆森应该沿着法国探险家的脚步,在澳洲海岸上寻找当年船队留下的古董。

这需要用到金属探测器。德尚和汤姆森对它不熟悉,所以想去附近的海滩上先练习一下。

他们随便选,就选到了鲨鱼湾的一角。

“我们去那里,不是因为我们相信自己会找到宝物。恰恰相反,我们是在法律允许、且法国船队大概率没去过的地方寻找。” 德尚事后告诉媒体。


“如果你想在澳洲寻宝,你必须接受很多法律监管。你不能在度假海滩、国家公园或私人领地上使用金属探测器,只能在完完全全的公共领土上探测。”

两人找了一整天,从红色的沙土中翻出数不清的啤酒瓶。

到快下班时,汤姆森的金属探测器突然发出“哔哔哔”的声音,显示在靠近地表处有一个大东西!

他们赶紧走过去挖沙子,渐渐的,一个长条形的金属块出现了。两人以为是复活节兔子玩偶,又或者是上世纪50年代的烛台。

“……直到,我们看到一个漂亮的臀部。”

他们把金属雕塑一点点挖出来,看到正面后,禁不住大喊“哇”。

这是一尊青铜佛像,高度为15厘米,重量刚刚超过1公斤。

从稚嫩的体态看,这是太子佛,也叫宝宝陀佛。它经常出现在庆祝佛诞的仪式上,象征刚刚出生的佛,虔诚的和尚会把水或茶倒在它的肩膀上。

说来也巧,德尚和汤姆森上过佛教速成班,知道它的价值。

他们把高清照片和视频发给西澳海事博物馆,询问它的历史,博物馆让他们去联系西澳华人协会,协会让他们通知驻华大使和澳洲华人历史博物馆。


最后,转来转去,德尚和汤姆森从古董专家那里听到准话:

这尊太子佛应该是明朝早期的雕塑,大约在1350年到1637年间。

随手寻宝,竟然真的找到宝贝,可把两位电影制片人高兴坏了。

他们把消息发到网上,却招来大量质疑声,人们怀疑太子佛是廉价的赝品,整件事是为法国纪录片炒作预热。

德尚和汤姆森很不服气,他们要证明宝贝的价值。之后四年,两人到处奔波,请各路科学家和文物学家研究,光是鉴定费和路费就花了5万美元。

最近,太子佛的价值终于被认定了,它确实是一尊明朝佛像。

在英国电视节目《古董路演》上,亚洲艺术专家兼Dore&Rees拍卖行老板李·杨(Lee Young)说,拍卖行确定这是中国15世纪的雕塑,是稀有的“世界瑰宝”。

“很偶然的,这么一件有着惊人故事的古董来到我们身边,它将是世界的宝物。我们可以清楚直白地说,是的,这就是明朝的,是的,它是太子佛。”

“皇家藏品里,也有一个类似的太子佛,它被宫廷收藏……所以,眼前这尊佛像很可能属于某个有地位的古代人。”

西澳博物馆的腐蚀学专家伊恩·麦克劳德(Ian McLeod)曾经鉴定过35000件青铜器,他也同意太子佛绝不是赝品。

“即使你用最复杂的化学手段去伪造,你也造不出来鲨鱼湾的青铜器上那复杂的铜锈。”

麦克劳德还检测了太子佛发现地的沙土。他认为太子佛不可能是有钱的现代人搞恶作剧,它至少在沙子里原封不动地躺了100年。

“合理地推测,这个物体在那个环境里呆了很多很多年。也就是说,不是有人故意把它放哪里,让寻宝人误以为自己发现老古董。”


其他专家认为,太子佛埋在沙子的时间可能有好几百年。它呆的地方靠近沿海沙丘,很容易受强风和潮汐影响,这尊佛像很可能被埋了好几次,不断变换位置,最后一次持续了100多年。

德尚和汤姆森原本想把太子佛捐给西澳海事博物馆,但博物馆不收(这家博物馆主要展出从沉船里打捞上来的古董);

鲨鱼湾探索博物馆愿意收,可那里的条件太差,无法好好保管明朝太子佛。

两人在公开声明里写道,他们希望找到文化上更合适的人保管它,并且能在澳洲或中国公开展示它。

“神圣的物品属于神圣的社区。我们不认为自己是太子佛的主人,而是它的守护者。我们尽最大努力,让这个古老的物品得到它应有的尊重。”

拍卖行老板李·杨认为可以在公开市场上把它拍卖出去,最终价格到17.5万美元都不奇怪。

在古董专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历史学家们犯难了:

500年前的中国明朝古董出现在澳洲的海滩上,这是为什么呢?

想来想去,最直接的解释或许是郑和下西洋。

1406年到1433年,在明成祖朱棣的命令下,郑和率领240多条船和27400名船员,展开了七场大规模远洋航海行动。

他跨越了东亚、印度次大陆、阿拉伯半岛,最远到过非洲的肯尼亚。

历史没有记载他去过澳洲,虽然有些地方含糊不清地写道,他去过“一个南方大陆,那里到处都是蹦蹦跳跳的动物”。

20年,前英国潜艇指挥官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写了本书,想证明中国人比欧洲人先抵达澳洲。

他说郑和的船队兵分两路,在1422年抵达西澳和东澳,他们考察了几个月,登陆了多个地方。

孟席斯给的证据是悉尼附近发现的土著人壁画。它们似乎描绘了郑和船队抵达澳洲的样子,当地土著女子还和部分船员发生性关系。

欧洲古代绘图师做的海事图似乎也能佐证,郑和船队曾经南下澳洲,虽然这些图在地理上准确性较差。

孟席斯还从故纸堆中找到一个威尼斯人,他回威尼斯后说自己见过郑和去澳洲。

学术界对孟席斯的书嗤之以鼻,他的论据并不充分,充其量只是个历史学爱好者。

但明朝太子佛的存在,让人们再次怀疑郑和的船队是不是到过澳洲,某个倒霉的船员不小心掉了佛像?


澳洲华人历史博物馆的副馆长马克·王(Mark Wang)说,也许事情没那么戏剧性。

虽然太子佛的历史有500多年,但这不意味着它在澳洲呆了500多年。

“就算佛像被鉴定为明朝文物,没有证据证明它在明朝就来了。据历史记载,华人在1870年左右第一次抵达澳洲。那之后的150年,其他人都可能把明朝的东西带过来。”

有历史学家提到,发现太子佛的地方距离古代的采珠场很近。在那个采珠场里,曾经有很多华工,他们可能把家乡的佛像带过来。

对海员和海事工人们来说,拜佛是很重要的事,把这个传统带到澳洲很正常。

到现在,德尚和汤姆森还在找专家继续研究,希望能发现它背后的故事。

不管是在澳洲的沙滩里藏了100年,还是500年,这尊太子佛都是在澳洲发现的最古老的中国古董。

德尚和汤姆森真是幸运,随随便便就找到了古董,

古董本身亦是幸运,遇上了两个认真且聪明的人,没被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83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