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发布——李自国 诗选

文艺天地

李自国 诗选

认识曼德拉神山

谁在借用你的脸看山
你的沧海,别人的桑田,你宿命般的孤独
让我风一程水一程地赶来
你将飞禽走兽的爪痕、眼晴
留在石头上等我,将我重重的心事说出
其实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没有一块石头认识我
没有一双石头的耳朵喊过我
我们的手轻轻碰到一起了
我们的心轻轻拉到一起了
但你依然两手插兜,彼此侧脸
我们好象从未见过
没有谁认识我,没有谁打量我
不认识有多好啊,我们狭路相逢
没有起伏,没有迢遥
也无需改变些什么

知道那页圣经书被你翻过
知道我的来我的去,我的前世与今生
已没有什么好说的,没有多少好想的
我在天上,在星星里呆得太久了
而匍匐在荒野的石头是自由的
我只能在这里祈祷,为你唱一支圣歌
在右旗,你已是迷途难返的人
天空布满了伤口,你浅浅一笑
已让古老的血液在这里重现
阿拉善左旗的群山在这里重现
一轮戈壁滩上,人头攒动的太阳重现

守着一阙荒凉,你的不毛之地
你的曼德拉神山的原著居民
一扇扇石窟上的门是向外敞开的
向风敞开向时光的秘密敞开
也许,我在它们中间
还要耽搁很多年很多年的时光
时光中的岩石,远古而来的符号、气息
还有你忘记带走的文字、图案、手印和体温
还需要一万年的时光来读
一万年的时光也是时光啊
尽管我没见过那张时光之脸
我们依然不认识,不认识又有何妨
只要石头说出了你的全部语言
只要日月说出了你的全部语言
只要阿拉善的神说出了你的全部语言

携一滴钟声,等你在新年的契约里

让我感动于这些岁末的教诲
就像是新年馈赠给人间的每片绿叶
快乐的王子,风将你引向哪里
你似乎全然不在意,一年的契约
如一生一世,对谁都一样的慷慨陈词
对谁都一样被年末的尾灯照亮,都有大地母亲
回眸你的十二个月份。规律永不动摇
日月撼动年轮,当身心竖起一尊佛像
蓦然回首,目光交会的刹那,去普渡芸芸众生

是的,我还不懂得生活的样子
新年的每滴晨安,每道晚茶
就像佛家的方向,万法缘生,皆系缘分
是来自世间的外部,还是并肩于年荒的异景
前生五百次的凝眸,唤醒今生一次的擦肩
起码没有寺庙门前那棵菩提树的预见和依据
我踌躇着,新年的钟声变得不顾一切

就这样远离你,又记取你,被分秒催眠的果实
不求摘取,不求贪婪殊荣, 白驹过隙之后
唯有内心的善行,才是你蔓延时光的秘密

壬寅年之冬:艳阳天

入冬冷清的街道旁,停放
流言或怒火中的见面如花
从问一声“吃饭没有?"
到现在"你阳了吗?"
我是阳解阴毒药方里的
一只烤全羊

风声鹤唳惹出一路走好的忠告
我已跌跌撞撞在红绿灯下
秒杀出一只从横祸的车水马龙
挤掉嗅觉味觉色觉知觉的小绵羊
挤掉睡觉觉觉觉觉觉觉的小膏羊

从不周山脚下的一只羊
一窝羊,一群羊,只为诋毁、谩骂
岩浆在滚动,纷至沓来的讣告
地表,显露震前阴森的凶兆
再到一波瑟瑟发抖的羊,西西弗斯的羊
树,被山外的风,决定着方向
吹拂的汪洋中,蔚蓝色海水
一丝不挂,已被肉食动物的狼
嚎叫出一轮霍霍磨刀的艳阳高照

武  侯  祠

隔墙有耳,日月流光
我已有无数次的抵达
抵达一千七百年的鞠躬
抵达先贤圣哲的过五关斩六将

迎面一座祠堂,咫尺如天涯
刘备殿飞檐翘角,雄踞正中
左右两廊簇拥着二十八位文臣武将
拜谒过惠陵,夕阳抹过古冢老松
叫人邃想起遥远的汉魏
汉昭烈庙屡毁屡建,依旧香火缭绕
墙外车马喧,墙内柏森森

红墙绿影,上算五百年,下算五百年
正中的龛台上,诸葛亮羽扇纶巾
他身披金袍,凝目沉思
其忧国忧民,深谋远虑的神采
尽显一代风仪的尽瘁与儒相

闹市中,一根根呼啸而至的乱箭
被暗藏玄机的草船借走
大殿外,一次次不以臣卑的《出师表》
三顾于草庐的悲喜与迷惘

桃园三结义,一个义字
匡扶汉室、救困扶危,下安黎庶
结缘了人心,就结缘了天下

我在这里负薪救火、百步穿杨
我在这里虎入羊群、寡不敌众
我在这里望梅止渴、下笔成章

一座君臣合祀的祠庙
安顿下诸葛亮、刘备和众多蜀汉英雄
时间的涤荡,苍烟的宛转,历史的扶疏
有我的牵挂,千里之外的远方

留下来,我的三国
城门洞开,贯通古今
前脚古蜀国,后脚迈过唐宋元明清
说好天不亮就起程
一方手帕,怀抱一串蜀道难的目光
一把徐徐裂牙的折扇
扇走一个朝代的啸杀、纷争、横刀立马
扇走鹃血啼醒古来征战的沙场

青    城   山

撷取天下一个幽字
令一座青山,像云海里的一片树叶
飘落在万鸟之上、千山之巅

一道开山填海的闪电
如一轮道教的月光,在苍山云首
默然盘旋,建福宫的眼袋,引来睡意全消
一盏风叩开一幅天然图画的卷轴
赤脚巡视着幽谷与花海
天师洞的耳环、祖师殿的鼻梁
上清宫圆圆的脸蛋,让万物终有归途
古碑和诗碑频频眷顾人间

水秀、小桥、林幽、山雄,亲不可及
上善若水,见素抱朴,知人者智,高不可攀
星宿微垂,道法且自然
三皇殿供奉的神农、伏羲、轩辕
群山的呓语,道教的列祖列宗
抬高了苍穹的浩瀚与天涧

时光与我对望,剑客高歌,如光幻影
邛崃山脉诞生的最后一个女儿
古称丈人山,为岳父岳母的居身之地
背靠千古岷山雪岭
远嫁天府,近嫁川西平原

前山与后山,不过是大雁与婵娟的
后宫与厢房,它们装满了世事风霜
苦哇,传道的石梯,一步一级
直通云天,东方渊底之上
千古银杏,圣灯黄光冉冉
磅礴日出,澎湃如大海出川

天地悠悠,深心旷达
眨眼之间,一堆云朵临盆
袒露出草叶葳蕤的晨光
一坐青山,就这样在大脑里
横空出世,纤尘不染、万世不败
在神衹和福祉里生长
熠熠生辉,月月年年

杜甫草堂

茅屋三五间,绕树三匝
四言、五古与七律便余音绕梁
绕不走一个朝代的风雨
就用一间住儿女,一间住妻室和老身
剩下最硕的一间,住满一个悲愤欲绝的李唐

你的生地和死地
已被时间渐次遗忘和疏离
而你的飘摇与简陋,逃入益州四年的风声
产生过240首诗的蜀雨
眨眼1300年间,越来越闲适
越来越诗意葱茏和葳蕤

锄禾种莱、交友漫游、劈柴担水
步履沉重,一人肩挑两条青龙
用你体恤民生疾苦的文字
肩挑半个大唐江山,累的满头大汗

从潼关到蜀道,一双乱世芒鞋
用灵魂和诗歌的崎山峻谷去揣测
一个唐朝的由盛而衰
乱世,是权贵者的天堂,更是庶民的地狱
你横刀立马,以命拼杀
一面含辛茹苦,一面刀口舔血
刀刀见红的都是你气吞长河的诗歌宝剑

有你喀血残阳,呕吐盛唐幻夜
有你以格律重振唐音,炳焕山河
有你呀!以泪拔黑,以骨血浸染圣灯黄纸
而我却戴着口罩,隔离大自然的病毒
还难以自拔民生疾苦的樊笼
只能让啼血的耳朵,哀叹出千古悲愁的呜咽

高桥里,画一个人间的圆

若隐若现,我一直在迷失中弯曲
躬身找到了高桥里,它已翻江倒海

它给我依偎的人间,画了一个圆
我走出圆心,有了命运的支点和起点

遇见小桥,小桥说自己是枫树,被人赏景
可我偏要在桥上铺垫爱情,铺成天上的飞虹

遇见流水,流水说它是河流的一部分
可我说它是风暴的一部分,带来峨眉雪山与脸色

我遇见候鸟晨昏、乡村歌手与画布虫鸣
遇见李白的老身,陶渊明缀满补丁的东篱

其实,高桥里就是一张春风裸奔的宣纸
是一对美仑美奂的耳坠,湖里晃荡出的钟声

天地苍茫,我与高桥里的每一个遇见
都是用人世的缘,画出天空那轮又大又圆的盼

秭归,跪拜一首哀歌

河流带走了一世的村庄
村庄带走了一生的道路
道路带走了昭示明月的灯火

灯火阑珊处,跪拜一首哀歌
端坐在农历里的中国
正下着伤感的雨,淅淅沥沥的雨
每一次侧身,都落下一个粽子
粽子里包裹着诗人的宿命
一面束带蛾冠,一面飞越星河

屈原从秭归浪迹湘鄂,长袖一吐
便吐出了楚辞点燃的灯火
灯火带回菖蒲剑指的道路
道路带回三闾大夫的村庄
村庄带回龙舟竞渡的河流

河流之下,游鱼繁殖出群星
而屈原是一块沉入江底的石头
一块生长了两千年傲骨的石头
迄今,历仄穿险,死不冥目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78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