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参战?卢甘斯克遭空袭 现美军ADM-160B残骸

军事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目前,俄乌军事冲突已经爆发443天。

昨天下午时分,位于卢甘斯克州首府卢甘斯克市的第100机械制造厂,突然遭到了乌军的空袭,该厂的一栋建筑物起火燃烧,目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情况不详,该厂在迈丹广场颜色革命之前,主要生产一些电子设备零部件等。‍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由于卢甘斯克市离最近的接触线,直线距离已经接近了100千米,属于战略大后方,甚至乌军M142型“海马斯”远程火箭炮装备的M31型GMLRS射程也够不到卢甘斯克。因此,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几乎从来没有遭遇过袭击,此次突然遭到乌军远程武器袭击,吓了大家一跳。

这还不算,在袭击发生后,卢甘斯克当地驻军和紧急情况部赶到现场进行勘察,除了找到了一些已经碎成渣的空袭兵器残片,有人在事发现场附近找到了半截怪模怪样的航空武器,上面的铭牌清晰地标注了该型武器的型号:ADM-160B。

这则消息同样吓了大家一跳,这不是别的,是美国空军相当先进的制式装备,MALD“微型空射诱饵”,此前从来没有消息指出该装备被提供给了乌克兰军方,而从该型武器的性质看,其背后反映出来的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

MALD是干什么的

那么,MALD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说使用它的性质非常严重,此次乌军对卢甘斯克的攻击可能是什么兵器所为呢?

美国海军F-14试射ADM-141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首先说说这个ADM-160B“MALD”好了,该型装备是美国空军参考了美国海军装备的ADM-141A/B、尤其是在ADM-141C“ITALD”空射诱饵之后,专门为空军推出的一款空射诱饵产品。

其基本思路是通过电磁欺骗,用小型诱饵发出经过调制的伪装假信号,来模拟其它战术飞机的雷达特征,诱骗敌方防空系统做出反应,消耗敌方防空系统备弹,或者为己方的防空压制机群作业创造条件。

该研制计划起源于1997年,由美国空军和DARPA与特里达因瑞安航空签署总体研发合作协议,而电子战系统载荷则由美国空军交付给诺-格公司的电子战分部完成,首个研发型号也就是ADM-160A型在1999年2月首飞。

在试飞过程中,MALD测试了弹体的飞行性能,明确了系统的总体设计,但是美国空军依然对该系统不太满意——认为该系统射程太近,只有400余千米,难以欺骗敌方的远方警戒雷达。在经过三年的研发之后,该项目被暂时转为技术储备处理了。

随后,美国空军转向雷神公司,而雷神公司针对美国空军认为ADM-160A射程太近、重量太轻的缺陷,做了大幅度改进,并在2006年拿出了首枚改进型原型弹:相比诺格公司研发的ADM-160A,雷神公司的新产品重量从36.5千克提高到113千克,长度从2.3米提高到2.84米,直径从15厘米提高到41厘米。发动机也从TJ-50型小型涡喷发动机换用了大推力的TJ-120型发动机,续航时间从25分钟提高到60分钟,最大航程从400多千米提高到900多千米,速度和实用升限等性能也都有所提高。

而在关键性的干扰性能上,雷神公司的产品和诺-格公司的产品技术原理相似,都是使用可编程的射频信号发射装置,对外主动发出射频信号,模拟许多其它机型的回波特征以欺骗地面雷达。该型空射诱饵发射之后可以利用GPS/INS设备实现自导,自动驾驶仪可以设定200多个航路点,MALD在飞行中可以按照航路点机动飞行,并可做出高性能机动动作、模拟目标特征以进一步欺敌。

2009年,雷神公司产品结束研发,装备美国空军,型号定为ADM-160B。此后美国空军又和雷神公司签署了改进研发合同,研发MALD的新产品,这就是2012年开始装备美国空军的ADM-160C“MALD-J”。相比ADM-160B,ADM-160C主要是增加了主动电子干扰机,不仅可以实施欺敌作业,还可以对对方雷达进行主动电子干扰,同时还增加了双向数据链,可以在任务过程中对ADM-160C的欺敌、干扰参数等进行实时调整。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准备装载到B-52战略轰炸机上的MALD-J

随后,美国空军还基于MALD-J拿出了诸多改进型,比如美国海军也来分一杯羹的MALD-X,载荷增加战斗部、可以兼顾对地打击任务的MALI,为国际用户推出的MALD-V等等……

总而言之一句话,目前的ADM-160B型空射诱饵,在美国空军中属于主流装备、较为先进的现役装备,主要承担战术级的防空欺敌、电子干扰等任务,整体技战术性能算是相当先进。大伊万个人认为,这是迄今为止美军提供给乌克兰的最有“含金量”、最实诚的武器之一。

MALD现身乌克兰的意义

那么,为什么说ADM-160B出现在卢甘斯克,这个性质非常严重呢?

从战术上来分析,首先完全不清楚这枚诱饵弹是怎么来的,承担何种类型的任务。从乌军发射空射诱饵弹,且同时空袭卢甘斯克的情况来看,似乎能够昭示出乌军是用MALD和其它空袭兵器打了一个配合。

但是这种配合到底是怎么打的,战术是如何安排的,战术实施过程中MALD和空袭兵器具体承担何种任务?目前完全不清楚……还需要俄方技术人员迅速进行分析,研发工程原理样机之后才能弄清楚,弄清楚之后才能安排防空导弹进行反制。而在俄军弄清来龙去脉之前,乌军完全可以继续使用这两种装备打配合,在一定程度上给俄军造成比较大的麻烦。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从北约给乌克兰军援的角度上来说,MALD出现在卢甘斯克,加上卢甘斯克遭到空袭,更是给俄方敲响了警钟:

一方面,这只能证明北约更深层次地介入了乌克兰冲突。毕竟以乌克兰空军的技术水平,要使用MALD、而且用好MALD,可能性是微乎其微,更不用说使用MALD和空袭兵器打配合了。以乌克兰自身的能力,绝无可能完成这一点,在这背后必然有北约军方的暗影,进行任务规划。也就是大伊万之前在微博上提到的,北约对乌军的支援已经从战役级下到战术级,等于是手把手教乌军怎么打仗了。

另一方面,在MALD如何发射出来的这个问题上,不排除还有些更可怕的可能,那就是北约空军已经来了。毕竟以乌克兰空军自己装备的米格-29、苏-27等战斗机,数量不多就不说了,要想使用MALD——搭载是可以搭载,但挂载上了还需要飞机上有相应的任务计算机进行任务编程,大伊万倾向于认为乌军不具备这一能力。

同时,考虑到MALD的飞行距离高达900多千米,从卢甘斯克城里捡到的MALD来看,似乎不像是被击落的,更像是燃料耗尽或者技术故障之后自己坠毁在那里的。假设MALD真的是耗尽了燃料,完全不排除它就是被北约战斗机发射出来的,毕竟从黑海中部释放这些诱饵飞到卢甘斯克也就600多千米。如果这种猜测属实,那北约就不仅仅是手把手教乌军打仗了,而是已经越俎代庖自己撸起袖子上了。这也将证明北约对乌克兰冲突介入和干预程度之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估。

工厂是被什么武器摧毁的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最后则是卢甘斯克此次到底是被什么武器空袭的?大伊万认为有几种可能性:

一是北约交付给乌克兰的GL-SDB,这其实就是用GMLRS的弹体加上一个SDB,可以达到150千米左右的射程。北约在今年年初宣布向乌克兰交付这一装备,俄军宣称拦截过几次,但是后来就没有什么消息了,该型装备的射程可以从接触线纵深打到卢甘斯克。

二是乌克兰自己的“雷霆-2”战术导弹,一些卢甘斯克人认为可能是乌军的“雷霆-2”战术导弹打的。但从毁伤能力上看,“雷霆-2”有一个500千克的大型战斗部,此次空袭现场的毁伤程度似乎没有这么大,大伊万也比较怀疑。

三是“风暴阴影”巡航导弹,大伊万认为有一定的可能。毕竟从这一年来北约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援上看,很多装备都是名义上正在招标或者即将交付,实际上已经交付给乌克兰并形成战斗力了,完全不排除此次空袭是“风暴阴影”所为。

四是MALD的巡航导弹版本MALI。该版本的射程和MALD相当,但是将载荷换成了战斗部,可以当做一枚战术巡航导弹来使用,从乌克兰中部发射都可以空袭卢甘斯克。

五是乌克兰自己研制的“桤木-M”远程火箭炮。该型远程火箭炮是乌军用手里的BM-30型远火改进的产品,数量极为稀少,似乎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成规模量产,不过凑合着也能用。

以上五个可能性,大伊万倾向于认为这是一次使用GL-SDB的攻击,随后的可能性则不排除是使用“风暴阴影”巡航导弹的攻击。但是,无论如何,在此次空袭中,莫名其妙出现美制MALD,是此次空袭最大的变数和不确定性因素。这枚空射诱饵弹是怎么来的?在空袭中承担了怎样的作用?怎么打的配合?是俄军必须要弄清楚的问题。

来源: 军武速递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8,77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