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男子因情妇背叛 一晚上致108人身亡

史海钩沉

石家庄男子因情妇背叛,一晚上致108人身亡,38人重伤,亲爹亲姐都不放过…

“你好歹是我亲姐,给你放一袋吧,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

“不要怪我,是你们先对我不义的。”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亲爹,……”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001年3月16日凌晨,一个男人骑着一辆摩托车把一袋袋炸药分放在不同的五个地方,一边放,一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4点16分,随着一声巨响,石家庄特大爆炸案拉开序幕。

5次爆炸,共造成108人死亡,38人受伤。

这个男人是谁,他和这146个人有什么血海深仇?

仇恨不知道有没有,但能对亲爹、亲姐下毒手,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人,是他爹所说的“魔鬼”。

“魔鬼”名叫靳如超,出生于1960年12月7日。

“人之初,性本善”,靳如超成为魔鬼前,最初也是眼睛晶亮的孩童。

成为魔鬼,源于他9岁时发生的一场事故。

他原籍江苏宿迁,8岁随父母举家搬迁到石家庄,在石家庄光明街小学上学。

9岁,他感冒发烧得了中耳炎,因用药不当,两只耳朵听力受损。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听力受损后,靳如超性情大变。

据他的同学回忆,上学时他的绰号叫“靳聋子”,整天浑身又脏又臭的,一张脸天天阴着,谁也不搭理。

靳如超的妹妹说,她从小就害怕哥哥,哥哥性情特别暴躁,动不动就打人摔东西,他不喜欢吃饺子,有一次,家里包了点饺子,他从外面回来看见,啥也不说,就把桌子给掀了。

靳如超的姐姐提到弟弟就心有余悸,她说她怀孕的时候,靳如超让她代写征婚广告,她不愿意写,靳如超就拿着猎枪对着她瞄准,吓得她拔腿就跑。

搬到石家庄没两年,靳如超的父母就离了婚。

靳如超的父亲和继母,提到靳如超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他父亲指着自己的脸上的伤疤说:“这是靳如超打的。”

他继母也说,靳如超一看见自己不是打就是骂,有一次甚至从厨房拿了菜刀要砍她。

这样阴险毒辣的人按理是找不着对象的,如果侥幸找到了,对爱人巴心巴肺地好才对,可靳如超不是这样。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爆炸中幸免遇难的靳如超的前妻认为,靳如超脾气特别,很少与人交往,耳朵虽聋,但视力极好,他有过一把猎枪,枪法很准。

他俩离婚,主要是因为靳如超性情残暴,动不动就打人,往死里打的那种,而且私生活放荡,经常出去鬼混。

1984年,经人介绍,靳如超和他的前妻小玉相识,并结婚。

或许是因为爱情,靳如超阴郁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些笑意。

小玉能干,为增加家庭收入,她带着靳如超一起推销化妆品,随着化妆品的畅销,靳如超的腰包也鼓了起来。

穷思变,富生异心。

随着靳如超腰包渐鼓,他耳聋、说话不利索的缺陷,被某些觊觎他金钱的女人自动屏蔽,靳如超的身边开始出现除小玉之外的其他女人。

从来没有受到过关注的靳如超,因为这些女人内心开始膨胀,不仅对妻子各种看不惯,为一点小事对妻子大打出手,还公然与其他女人勾三搭四。

靳如超这样,小玉当然不高兴,不高兴就会给他甩脸色,而本就心理扭曲的靳如超不把小玉的不悦归因到自己身上,只想当然地认为,小玉外面有了野男人。

认定自己戴了绿帽子的靳如超对小玉更穷凶极恶。

1988年,小玉生孩子,他没有为人父的喜悦,还认为孩子不是自己的。

疑心起,歹念生。

看着小玉的脸,他随手拿起铁钩子就钩小玉的腮帮子,让其破了相。

之后,又用电线绑小玉,要将小玉电死。

如果不是小玉吓得哇哇大哭惊动了邻居,邻居赶来把电闸拉掉,小玉也许早就死在了靳如超的手上。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谁受了委屈都想说说,小玉回娘家把这事一说,娘家人气得不行,纷纷让小玉离婚。

这是气话,这样的安慰也是人之常情,但靳如超知道后,却认为岳母在怂恿小玉跟自己离婚,对岳母的仇为此他也记下了。

但小玉还没有提出离婚,靳如超就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是他自己作进去的。

靳如超有了几个臭钱,就在外面不停地沾花惹草,其中,1988年,他对一个女人尤其上心,隔三差五地就给女人送礼物。

礼物送多了,靳如超以为感情就到位了,他要求与这女人发生关系,可女人只收礼物,对靳如超的要求却断然拒绝。

这不禁让靳如超恼羞成怒,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女人给强奸了。

不料,这女人不是善茬,一下子就把靳如超告进了监狱,判刑十年。

在监狱,靳如超的残暴没有丝毫改变,看押过靳如超的监狱管理人员就说,靳如超1988年因强奸罪被判刑后先在河北省第四监狱服刑,就因为他妻子来监狱探监时,狱友给他妻子倒了一杯水,靳如超就咬定狱友和妻子通奸,非要杀了那人不可。

靳如超坐牢的十年,家里发生了一系列变故。

1990年,小玉和他离婚。

1994年,母亲因为车祸离世。

父亲再婚。

这些事件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靳如超不这么想,在监狱里闲得发疯的他,对小玉充满恨意的同时,把母亲出车祸,归结到小玉是小玉在使坏, 甚至,1987年他弟弟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无期徒刑,他也认为是小玉在背后捣鬼。

父亲再婚,对早就和母亲离婚的父亲,未曾谋面的继母他也恨得牙痒,认为他们对不起母亲。

仇恨在他的想象中不断加强,1997年8月19日出狱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报复。

囚禁已经离婚的妻子,见继母,不论青红皂白,不打就骂。

对社会他也不满,一段时间,他不愿出去找工作,没钱了,就找父亲、姐妹要。给,拿了扬长就走,不给,就打。

他这样一闹腾,他的姐妹都悄悄搬了家,地址也绝不敢让靳如超知道,以防他再上门骚扰。

对亲人如此,对没有血缘关系的邻居,他也好不到哪去。

没钱,馋了、饿了,就抓邻居的鸡,杀邻居的狗,邻居稍有怨言,他就怒目而视,扬言要炸死人全家。

他就像一个祸害,走哪,哪就不安生,从哪离开,那里的人就在他背后吐唾沫,咒他去死。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可是,他还没有死,有的人就因他而死。

而这些人的死亡,和一个女人有脱不开的关系。

有段时间,靳如超在石家庄摆了一个修自行车的摊子,就在这个小摊上,靳如超遇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叫韦志花,云南马关县人。

2000年初被人拐骗到石家庄给一个残疾人当老婆,2000年10月,她乘人不备从残疾人家里逃了出来。

靳如超遇到她时,身无分文的她已在大街上游荡了好几天,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休息的韦志花饥肠辘辘、蓬头垢面,满目的凄惶和无助。

靳如超盯着她使劲看,发现她长得很秀丽,就动了歪心思。

他脸上带着笑,走到韦志花跟前,对她嘘寒问暖,听她诉说,给她安慰,然后又去给她买了很多食物。

一般,人陷于困境,只要有人给予他一点甜,此人的心理防线就会骤然崩塌。

对眼前文质彬彬,说话客气的男人,韦志花充满了好感。

可是,伪装不是本性。

没有几天,靳如超就露出了暴戾的一面。

只要看到韦志花看了其他男人几眼,他就对韦志花大打出手,一次还能让韦志花以为靳如超这样是爱自己,两次、三次之后,韦志花就开始受不了了。

2000年年底,韦志花偷拿了靳如超600元钱逃回了云南老家。

韦志花以为她逃回来了,靳如超就成了过去式,再也不会和她有什么瓜葛。

可她以为的,只是她以为的。

2001年2月22日,根据韦志花原来透露给自己的家庭住址,靳如超去云南找到了韦志花。

他要韦志花跟他回石家庄,韦志花不同意,他就在韦家死缠烂打,看没有希望了,3月9日,一番争吵后,靳如超拿柴刀砍死了韦志花。

杀一个人也是死,杀十个人、一百个人,也是死,知道难逃法律制裁的靳如超杀死韦志花后,决定报复所有“对不起”他的人。

他开始在心里列表。

姐姐,靳如超曾让她给自己介绍对象,她推三阻四不答应,母亲留下来的房子,她不跟自己商量,伙同父亲给卖了,虽然靳如超分了一万元,但他认为卖房款怎么也不止这个数,“你不念亲情,就不要怪我无情,”靳如超把一母同胞的亲姐姐算进了要杀的名单。

继母,不要想了,下场一样!

靳如超恶狠狠地把继母划入了黑名单,顺便也加上了自己的父亲。

邻居们,靳如超也不打算放过,他认为邻居们都瞧不起自己,瞧不起人,就要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岳母,靳如超铁定不会放过,他始终都认为,小玉和他离婚,和岳母脱不开关系。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确定好要杀的人之后,靳如超开始了他紧锣密鼓地行动。

把韦志花的尸体做了处理后,靳如超就匆匆离开韦家,先搭车赶到昆明,然后坐最早的航班飞天津,到了天津,稍微休息一下,他又乘车到了石家庄市郊。

他知道一旦韦志花的家人发现韦志花被害,报了警,警察第一个就会怀疑自己,自己难逃警察布下的天罗地网,他时间有限,他必须在警察抓到自己之前,把该报复的人都给报复了。

到了市郊,他从热电厂旁边的管道沟内,取出自己去年藏匿的50枚雷管和30根导火索,包裹严实后,到了大路,拦了车就往鹿泉市黄壁庄镇北白砂村奔,去找早年他就认识的,做炸药的王玉顺。

炸死这些人,炸药少了不行,靳如超算了算,预定了500公斤的炸药,约定两天后取货。

在那两天,靳如超跟个丧家狗似的,东躲西藏,不敢在任何一个地方多做逗留。

两天后,也就是3月14日,靳如超到了王玉顺的住处,给了王玉顺950元钱,买了550公斤炸药,将炸药存在了王玉顺的库房。

从3月12日到3月14日,两天时间,不论是靳如超反省后改变计划,还是王玉顺两口子察觉到什么,及时报了警,后来的爆炸案都不会发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无辜枉死。

可是,没有如果。

3月15日上午8时,靳如超以拉货为名,先后租用张军涛、刘学海、王向东的车辆将标有“鸡饲料”的几口袋炸药拉到石家庄郊区的一处废弃的空房。

当晚7时开始,分放在离他所谓的仇家最近的地方,插上引爆装置后,于4时10分,依次点燃。

但凡靳如超有一点良知,在他点燃第一处地点的炸药,看到导火索燃烧,听到爆炸声,他都不会再继续下面的引爆行动。

可是,如靳如超父亲所说的,靳如超是个魔鬼,他没有一点点良知,他不停奔赴,不停点燃,在炸药炸响的那一刻,这个魔鬼的心里没有悔恨,而是说不出的痛快。

事发后,他逃到广西北海,在3月23日8时20分被当地警察擒获后,当着采访记者的面,他就毫不掩饰自己卑劣的内心,颇为得意地说出:“是我搞的爆炸,我早就想炸他们。”

据报道,靳如超被抓后,公安民警审讯时曾问他:“你为什么要制造这些爆炸呢?”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靳如超回答:“他们家长期整我、弄我。”

靳如超所说的整和弄,无非就是他和邻里、家庭之间产生的琐碎小事,仅仅因为一点小事,就要制造爆炸案,造成108个人失去生命,38个人受伤。

来源:百度百科

靳如超其丧心病狂的程度让人不寒而栗。

而他的凶狠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深藏于他的性格之中。

他在石家庄市北郊监狱服刑的弟弟,看到电视中播出的3·16爆炸案现场,就毫不犹豫地说:“错不了,准是我哥干的,我哥心狠手黑,我俩以前也制造过炸药,他有这方面的技术。另外他报复心特强,谁得罪了他,他准会报复谁。”

人之初,性本善,靳如超为何会有如此狠厉的性格,是先天的吗?

根据靳如超日记所述,其听力障碍及家庭纠纷是其心态扭曲的直接原因。

对他,也有人评价说:“从孤独与猜忌,到仇视与报复,再到残忍与狡猾,可以说是靳如超这一生思想演变的人生轨迹。”

很多人都习惯把某人的犯罪归咎于家庭不幸,并习惯从他的成长轨迹寻找诱发原因,这未尝不对,但家庭不幸、个人成长不幸的人并不少见,为何有人会犯罪,而有人则逆袭而上,成为生活的佼佼者?

原因,也许是如一位哲人所说的:“有两件事人类无法克服,第一件是死亡,第二件是邪恶。”

“君子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我们无法否认,每个人的内心都涌现过一些邪恶的想法,但自律的人会选择将其压制,邪恶的人会将其释放。

所以,人有邪恶的想法不可怕,怕的是没有一颗自律的心。

来源: 砍柴书院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70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