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曰:已无他路,唯爱为解脱之钥匙-中亚篇之二

文艺天地

诗人曰:已无他路,唯爱为解脱之钥匙

(中亚篇之二)

海外文苑( 23年 12 期 )
主编:佩英
本期特约顾问:叶如钢 Anna惠子 廖世敬

本期翻译:佩英 墨湾客

哈萨克斯坦

鲍尔扎恩·古拜杜林 闪小说( 三篇)

汉译:佩英

(一)白蝴蝶

阿克克尔别兹的爸爸在从努尔-苏丹(哈萨克斯坦首都)出差回来的路上,患上流感。他是在等公交车时遇到一场大雨,淋湿后患病的。

“哦,你感冒了。” 阿克克尔别兹的妈妈担心地说。

“没关系。只要喝加柠檬的热汤茶几天,就会好的。”-爸爸答。

“或许我应该请两三天假来照顾你?”

“不用,没必要。别耽误你的工作。现在是阿克克尔别兹的假期时间。如果你上班前煮好汤,女儿可以给我泡茶。”

“但她还是个小女孩。我担心她会烫伤。”

“女儿像她妈妈一样灵活呢!”

阿克克尔别兹的爸爸开着玩笑答,虽然他感觉身体不舒服。 第二天早上,阿克克尔别兹的妈妈早早醒来,出门前煮好了汤。数小时后,睡得很好的爸爸醒来喝着热汤,已升到四年级的阿克克尔别兹为他泡了茶。顺便说一下,在泡茶的时候,她还从家附近的商店买了一颗柠檬。

“谢谢你,我的女儿。我出了点汗,喝了热汤和热茶后感觉好多了。”

那天晚上,妈妈准备好了第二天可以煮的饺子。第二天早上,阿克克尔别兹在爸爸起床后,给锅里加了水。然后阿克克尔别兹的爸爸把饺子放入热水中煮熟。他还在关火之前加入了莳萝和青葱。今天,爸爸在汤里加了胡椒,比昨天出了更多汗。女儿为爸爸烹煮、泡茶、加柠檬和果酱,悉心照顾,直到他痊愈。爸爸确实在2-3天后康复了,正如他所愿。 希望爸爸早日痊愈的女儿,就像蝴蝶一样飞舞,爸爸亲昵地称她为“我的白蝴蝶”。

(二)一个小小的“指挥官”

道勒特先生和伊里斯蒂夫人是我们的邻居,他们住在我们别墅的右边。他们俩自从4-5年前退休后,成了出色的园丁。不仅如此,他们还是慷慨之人。因此,他们的孙子孙女经常去探望他们,帮助他们。在初春和乍冷的秋日,挖地、清理院子、除草和浇花园等活计对老人是不容易的。因此,他们成年子女和孙子孙女在需要时都会尽心陪伴。但也有一些孙子孙女什么都不做。尤其是五岁的耶尔汗,他表现得像个小老板。每次他和父母一起来看望祖父母时,一进院子就只顾吃东西。

“爷爷,瓜熟了吗?”

“当然,亲爱的。请尝尝看。”

“爷爷,我来吃西瓜了!”

“太好了,我的儿子!现在我会把大西瓜切成羊肉块给你。”

“奶奶,我想喝樱桃酸梅汤。”

“亲爱的,喝吧。我昨天就准备好了,感觉你今天会来。”

“奶奶,草莓酱呢?”

“也准备好了,亲爱的。但要和面包一起吃。否则,你的牙齿会病。”

就这样,道勒特先生和伊里斯蒂夫人会满足孙子的所有要求。当我看着他时,我在想:“当他长大后,这个小‘指挥官’会成为一名关爱他人之人吗?如同慈爱的祖父母关心他这样吗?”

(三) 好客的库兹霍尔

今年我们被迫连养了两只狗。为让事情明了,我从头说起。

我父亲在初春,开始建一个别墅。首先,他给私人领地围上篱笆。然后他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给小房子打地基。之后,我们意识到果园的播种时间已到。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种了苹果、李子、樱桃等果树,还种了西红柿、黄瓜、甜瓜、西瓜、南瓜和土豆等蔬菜。然后父亲决定我们需要一只狗作为别墅的守卫。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非常高兴,因为我们住在多层公寓里,以前我没有机会养狗。这是我的大梦想。此刻,梦想成真!当下,要找一只小狗。不久后,我听说我哥哥埃迪格在村子里养的阿拉伯犬生了五只小狗。我们去乡下走访时,带了其中一只回城。

小狗的脖子毛上有一条白色的线,就像白花边一样,所以我们决定叫它莫依纳克。它就是一只可爱的小狗。它非常贪吃,或许是大种狗之故吧。它吃饭的时候习惯用前腿撑在盘子上,直接吞食,而不是咀嚼。这对我来说很有趣。尽管吃那么多,它并不会叫。莫依纳克吃饱了就一直睡觉。

七月份我们去了希姆肯特看望叔叔。我们请邻居照看别墅和莫依纳克,直到我们回来。在希姆肯特,我们像往常一样呆了两周。我在那里玩得很开心。我们去所有亲戚家作客。我们还去了塔什干。但是从出发的第一天起,我就对莫依纳克念念不忘。“它在做什么?它长大了吗?它饿了吗?”

但那时我并不知我的担心徒劳。因为莫依纳克在我们坐火车的第二天走失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不开心。我们的邻居到处找它,但一无所获。

“他是一只大狗,我认为是有人偷了它。”邻居嘀咕道。

回家后我们寻找莫依纳克,但是依然无果。之后我们决定养一只小狗。它是一只普通小狗,我们叫它库兹霍尔。我们用链子牵着库兹霍尔,以防它像莫依纳克那样走失。如果把库兹霍尔放开,它会像小马一样跑来跑去玩耍。

第二只小狗非常灵活。它只对陌生人叫,和我们快乐玩耍。它吃得不多,这是小狗的特点。麻雀、乌鸦、喜鹊等鸟类会吃它剩下的食物。好客的库兹霍尔坐在一旁看着鸟儿吃。我喜欢小狗狗的谦卑。但我会怀念贪吃的莫依纳克。

“到底发生了什么?它还活着吗?如果活着,谁在照顾它?”

鲍尔扎恩·古拜杜林

Baurzhan Gubaidullin (哈萨克斯坦)

鲍尔扎恩是哈萨克斯坦作家和记者,出生于1965年哈萨克斯坦西部地区的奇兹尔扎尔村。他是五本书的作者,其中三本是给儿童的,一本是成人短篇小说集,一本是新闻文集。古拜杜林是哈萨克斯坦作家协会成员,哈萨克斯坦记者协会的成员。他的短篇小说被翻译成英语、法语、波斯语、俄语、孟加拉语、吉尔吉斯语和其他多种语言发刊各国。

阿塞拜疆

阿利耶夫·阿赫欣·博尤卡加·奥格鲁

Aliyev Agshin Boyukaga oglu

(阿塞拜疆)

阿利耶夫出生于1977年3月16日,在兰卡兰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中。在1983年至1994年间,他毕业于兰卡兰地区Laj村中学。1994年至1998年,他进入了阿塞拜疆国立师范大学历史和文学系,并于1998年从兰卡兰州立大学历史系毕业。1998年至1999年,他在军队服役并成为一名”通讯员”。2001年,他被选为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关系中心的荣誉会员,并在俄罗斯联邦报纸和杂志上发表很多篇文章,并诗歌方面获得国际诸多奖项。

 

爱之语

汉译:墨湾客

 

爱是世界上最亲蜜的祝福

它是真心的相处

言语和动作都变得无用

其中蕴藏着巨大的智慧财富

 

当你坠入爱河时

你变得困惑无助

如果你不喜欢

一起流泪悲伤过度

告诉我该怎么办,兄弟

我的一生已无它路

 

有来自真主的爱

休息少度

只是偶尔

它不依赖于任何人

不论是他、是我、还是你有否醒悟

 

那份爱可以持续到最后

让恋人们舒服

给爱吧,包括给那些从未付出之人

给爱吧,无论是黄昏,清晨, 抑或晚间、夜幕

 

LOVE

By Aliyev Agshin Boyukaga oglu

 

The closest blessing to man in the world,

It’s love! heartfelt service.

What l say and do is useless again,

There is great wisdom in it.

When you fall in love, you become frustrated,

If you do not like, leak together mourning.

Tell me what do to, brother,

My whole life has been devastated.

There has been love from Allah,

Takes a break, occasionally, occasionally,

It does not depend on anyone,

Neither from him, nor from me, nor from you.

There can be that love until the end,

Gives lovers comfortable for people who do not give.

No evening, no night, no morning.


尼加尔·阿里夫

Nigar Arif(阿塞拜疆)

尼加尔出生于1993年1月20日的阿塞拜疆,获国立师范大学英语系学位,并于2016年至2017年在阿塞拜疆作家联合会的“第三届青年作家学校”毕业。她是“阿塞拜疆作家联合会”、“世界青年土耳其作家联盟”、“吉尔吉斯斯坦国际作家联盟”、“中亚作家联盟”以及摩洛哥的“创造与人道主义国际论坛”的成员。她的诗作被翻译成英语、土耳其语、俄语、波斯语、中文、葡萄牙语、黑山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印度语和乌尔都语出版发表。她参加了2019年在巴库举办的“第四届升起-欧亚文学节”和2020年在哥伦比亚举办的“第30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以及印度“全景国际文学节2020”。

 

汉译:墨湾客

 

谁切断了我的道路

是偶入抑或我的天真幼稚

我或许是此路最后一位行者

或许只是路上一块墓碑,立矗

 

窗外, 乃我之梦

我自己磕磕绊绊

此处,我不知所措

只见命运为我的潦倒鼓掌

 

或许此路不通

但它依旧是我的路,踉跄爬行

由泥路变成石路

路,如影随形,共进退

 

如何,成我命运之路?

或许, 是一次不小心摔倒,鼻青脸肿时

凑巧从袋里滑出来的–

怪不得如此蛮横无礼!

 

The Way

By Nigar Arif

 

Who did really cut out my way?

Either the way is chance or I’m green.

I may be the last human on this road,

Maybe I’m just a gravestone of this road.

 

My dreams looking through the window,

My leg got tangled with my own way;

I don’t know how it looks from that side,

My fate is clapping at my falling.

 

Or maybe it’s not me going on this way,

It’s my road, limped, my road’s crawling.

It turns to ground, it changes to stone,

It just follows and blankets with me.

 

How this way did fall on my fortune?

Maybe it slipped out of my pockets?

Had I trampled on its face and head?

That’s why it is so impudent to me?

印度


迪皮卡·辛格

Deepika Singh (印度)

迪皮卡来自印度阿萨姆邦马格赫里塔,获艺术硕士和教育学士学位,是一名教师。她的作品反映了她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她的写作之旅始于2011年。她相信正确的言辞可以改变社会。其诗歌作品在《诗人杂志妇女网络》、《永远改变的选集》、《Atunis星系诗歌》、《Poetryzine杂志》、《Archer杂志》、《Too Well Away文学杂志》、《丝绸之路国际诗歌节》、《地中海波浪选集》等刊物发表,诗歌被翻译成西班牙语、中文和塞尔维亚语等数种语言发刊。

 

我疲倦的双眼

汉译:墨湾客

 

渴望,见永恒之和平

羞耻吧,那些权力的觊觎者

已厌倦, 行走于野蛮街区

一路,血迹斑斑

 

微小之耳如何忍受母亲悲痛之嚎啕

裸眼如何见证这尸积如山

让我瞎吧,面对这一地血腥

让我哑吧,面对城市断垣残壁

让我麻木吧,面对文明付之一炬

叫我如何画之,摄之?

 

请播爱之种,孕人之性

织非暴力之网,奏爱之旋律

和平只存在爱闪光处

让希望不再是可望不可及之奢侈物

伐兵非上策,仇恨成赢家

伤痛,绵延累生累世

唯摆脱这剥削之桎梏,始得

顺畅呼吸!

 

My Tired Eyes

Deepika Singh

 

Longing to see eternal peace.

Power mongers have some shame,

We all are tired of walking in the pavement of barbaric blocks.

Roads are stained with blood baths.

My tiny ears can’t stand the painful yelling of mothers.

My naked eyes seeing the flood of dead bodies ,

Wish to be blind.

The gory of blood shed road,

Make me mute.

Mass ruins of town,

Make me paralyse too.

Civilization is on the edge of ashes.

It’s a hard picture to draw and too hard to be photographed.

Sow the seeds of love and breed humanity.

Spun thread of non violence,

Play the tune of amity.

Peace can only be gained when we sparkle love.

Let hope not be the luxury word

which we cannot attain.

War is not the solution,

Only hatred gets the victory,

And the trauma last for ages.

Free us from the shackles of exploitation,

Allow us to breathe.

译者简介

墨湾客:原名卢英杰,美国西北大学理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美国休斯顿大学终身教授。
佩英:新西兰硕士,医务工作者,报纸专栏作家。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Ausnznet.com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6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