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五月份全线回落 市场预期更多刺激措施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澳纽网广告特价招租

中国经济增长5月份遭遇下挫,工业产出和零售额的增长双双低于预期。经济学家预计北京需要祭出更多的政策和措施,以支撑后新冠疫情时代疲软的经济复苏。

路透社报道说,中国经济今年早些时候的反弹在第二季度失去了势头,迫使中国的央行近一年来首次削减一些关键的利率,而预期还会有更多的后续跟进。

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四(6月15日)说,工业产出5月份增长了3.5%,比4月份的5.6%要低,也略低于路透社对经济学家民调得出的3.6%的增长预期。这显示,制造业因国内外市场需求减弱而苦苦挣扎。

同时,作为消费者信心关键指标的零售额只增长了12.7%,低于13.6%的增长预期,更低于4月份的18.4%的增长。

路透社援引野村证券的一位分析师的研究报告说,新冠病毒疫情后的复苏似乎已经结束,经济的双降几近肯定。年经济增长率可能会降到2023年5.5%和2024年4.2%的共识预期之下。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从工厂调查和贸易到贷款增长和房屋销售的数据都显示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疲软迹象。粗钢的生产5月份同比和环比都继续下降,而每日煤炭产出也环比下降。

这些数据的疲软打破了分析师此前会有强劲增长的预期,因为对比的是去年在许多城市处于防疫封城和封控下的经济疲软表现。

分析师们表示,这些疲软的数据也强化了需要更多政府刺激的论点,尤其是在中国面临通缩风险,地方政府债务膨胀,年青人创纪录的失业率以及全球需求疲软的情况下。

报道援引一位分析师的话说,内需不足和外需疲软可能打断这几个月中国经济的势头,让中国经济呈现一个同比增长更缓慢的U字型轨道。因此,采取大规模的政策舒缓刺激措施将是第一步。不过,这可能需要两到三年才能托起缓慢的经济复苏。

在五月份令人失望的数据出台后,摩根大通(JP Morgan)将中国2023年全年的GDP增长率从5.9%下调到5.5%。在2022年的增长远低于预期后,中国政府制定的2023年年增长率为5%。

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周四下调一年期借贷便利利率。这是十个月来的首次,为下周降低基准优惠贷款利率铺平道路。在央行这个星期早些时候降低了一些短期利率后,外界预计到这一措施的到来。

在利率减低后,人民币币值降到六个月来的新低。但中国的股市有所反弹。沪深300指数CSI300上升了1.6%,港股攀升了2.2%。

市场还在预期更多的刺激措施,包括支撑风雨飘摇的房地产业。该行业曾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一大支柱。

细看5月就业:这5组数据持续下降,什么信号?

最新就业数据显示,就业主体人群失业率连续3个月下降。

6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5月份国民经济运行相关数据。就业方面,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与上月持平。

第一财经梳理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以及发布会信息发现,5月就业数据中,有5组数据(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25-59岁就业主体人群失业率、进城务工农民工失业率、初中及以下学历调查失业率、高中学历调查失业率)出现下降,1组数据(16-24岁劳动力调查失业率)暂在高位。

就业主体人群失业率连降3个月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5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与4月持平。对照国家统计局此前发布的月度数据可以看到,在2月达到5.6%之后,3月下降为5.3%;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比1月下降0.3个百分点,比2月高点时下降0.4个百分点。

从劳动力年龄结构看就业情况,5月,16-24岁、25-59岁劳动力调查失业率分别为20.8%、4.1%。对照4月数据,25-59岁劳动力调查失业率下降了0.1个百分点;16-24岁劳动力调查失业率提高了0.4个百分点。

怎样看待当前的就业形势?如何理解青年人调查失业率的持续攀升?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在15日的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称,今年以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全面恢复常态化运行,国民经济整体恢复向好,稳就业政策持续显现,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分年龄看,就业主体人群失业率继续下降。5月份,25-59岁就业主体人群失业率为4.1%,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连续3个月下降,说明就业基本盘总体稳定,而且还在改善。从群体看,进城务工农民工失业率继续降低。5月份,外来农业户籍劳动力失业率为4.9%,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连续3个月下降,农民工就业总体向好。”付凌晖称。

付凌晖也谈到了不容忽视的问题,即当前就业总量压力和结构性问题。“青年人就业压力依然较大,高技能人才短缺, ‘求职难’和 ‘招工难’并存,促进就业供需总量平衡、结构合理,仍需要加力。”

付凌晖称,总的来看,青年失业率处在高位。从总量看,初步测算,5月份,16~24岁青年人总量大概有9600多万。16~24岁很多是在校学生未真正进入到劳动力市场,进入到劳动力市场寻找工作的有3300多万,这3300多万当中有2600多万已经找到工作,大概有600多万目前还在寻找工作。

初中及以下学历调查失业率连续下降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统计局数据显示,在5月25-59岁劳动力中,初中及以下学历、高中学历、大专学历、本科及以上学历劳动力调查失业率分别为4.4%、4.4%、4.1%、3.2%。

对照统计局此前发布的月度数据,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在25-59岁就业主体人群中,不同学历劳动力群体失业率情况也呈现不同趋势:初中及以下学历5月调查失业率比2月下降1.3个百分点;高中学历下降0.8个百分点;大专学历整体平稳,在3月略降0.1个百分点之后,5月又回升0.1个百分点;本科及以上学历出现略微升高的趋势,5月比3月高0.2个百分点。

4月中下旬,国家统计局网站曾发布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王萍萍解读一季度就业数据的文章。

在文章中,王萍萍总结了一季度青年失业率处于较高水平主要原因:一是2023届高校毕业生开始进入劳动力市场求职;二是高学历(大专及以上)青年比重升高。初步测算3月份城镇青年9637万人,没有参与劳动力市场的青年6418万人,主体为在校学生;参与劳动力市场的青年3219万人,其中就业人数2587万人、失业人数632万人。

“失业青年中已经毕业的青年386万人,其余246万人主要为有就业意愿的2023届应届生。”王萍萍4月下旬分析称。

王萍萍当时分析称,随着高学历青年逐步落实工作,失业率水平会有所下降。

关于5月就业形势总体改善,付凌晖在15日的发布会上总结了三点原因:一是国民经济恢复向好,对就业带动增强;二是服务业增势较好,促进就业容量扩大;三是稳就业政策持续显效,助力就业改善。

“下阶段,随着经济持续好转,就业保持总体稳定有较好支撑。”付凌晖说。


来源: 美国之音/第一财经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7,20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