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七日谈–引子

文艺天地

引子

去年我退休后,早已在新西兰打拼多年的孩子们让我团聚移民到了这个南太平洋岛国。今年年初,我无所事事,孩子们就让我参加了南太平洋豪华客船的十二日游。这十二天的行程多在海上,虽能见各色人等,听奇闻异事,但年纪大了,多少有些疲乏。好在无意中碰到一位叫宋林的老先生,比我年龄略长,一副老知识分子的模样,一问才知道,他也是随子女们办的团聚移民,到了南太平洋一个叫乌有的岛国。

聊得熟了,他也就知道我离国退休前在一家文学杂志做文字编辑工作,就有些欣喜,但也有些犹豫,说是移民出来一二十年了,寂寞无聊,闲暇喜欢读点书写点文字,想找机会向我请教。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人,我于是也有些兴趣,就与同房间的旅友商量了一下,经过导游同意,宋林就换到了我的房间。

当天晚上宋老先生与我客气寒暄了几句,就拿出电脑,给我看了他写的文字。我也就应付式地读起了他的文档,但一看题目就有些犯困,原来是《乌有七日谈》。这老套的题目令我想起《十日谈》,大家都知道《十日谈》里面的故事很多都成了经典,但现在不是读经典的时代,心想这小小的乌有岛国还能有些什么故事呢?

宋林看到我有些疑惑的目光,就说,你新近移民,不太了解。我们这乌有岛国虽小,不比你们新西兰繁华,华人也少,但毕竟也是个小社会。常言道,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这乌有国的华人圈,也是个大千世界,五彩缤纷;大事小事,也能算是故事。昔日异史氏聊斋志异,我在乌有岛国也有一二十年了,也经了些事,识了些人,断断续续地也记录了这些东西。今天有幸见到你,只想让你看看,这肯定不是个文学作品,但想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个东西。

我说,东西是不是个东西,要看什么人来看。

宋林说,我的这些东西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故事,怕是狗肉上不了正席,因此记录以来,一直羞于见人。

我于是好奇地读下去。这一读,才知道,这东西虽然不象流行的文学作品,但是,终归是海外的华人故事,而且算是另类,也有丁点新奇,算是聊解了旅途的无聊与疲乏。于是在旅游结束时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客气话。

宋林说,这东西留在这里反正没人看,你要是觉得可以,就拿去给你的朋友们看看,也不枉我捉字一场。

宋老先生可能出国久了,又远离国内读书市场,不知道国内早就不看这些东西了,但凡故事不加点情色小三内幕暴力就没人感兴趣的。再说,这种表现手法也太过时。但看了老先生期待的眼神,我也就直接复制了下来。现代科技的好处就在于能让你很容易敷衍他人而不费时费力。

或许有读者嫌烦我啰嗦,其实我做文字编辑多年,交待上面这些废话,无非是想澄清些事情,以免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华人自有文字以来,就有考古的风气,以至牵强附会,弄出很多冤假错案。其实文字不过是娱乐的一种形式,考证过多,就失去了娱乐的真谛。 以文会友,或是以文成敌,不知是否华人的独创。人生苦短,文字成灾,大可不必。我亦对故事里面宗教方面的内容不置可否,因为宗教引发的争论甚至战争让人避之不及。但我私下认为,宋林记载的故事并没有涉及教义。

至于说到宗教,我还是相信冥冥之中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古今中外,皆是如此,只是犹太人将之归于耶和华,基督徒归于耶稣,伊斯兰教归于默罕默德,佛教徒归于释迦,与现代青年归于网络、世间众人归于命与金钱一样。神明好说,就怕人的因素加进去,将自己的意思硬说成神的意志。当然,有信仰敬畏终好过自以为是,无所畏惧。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这种信仰敬畏感让我们独处时能约束自我。

下面就是我直接复制的作品。但宋老先生反复说过,这些文字虽是他的,但所有故事都不是他的,他也就是记录而已,如同记录聊斋志异的蒲松龄。

回来之后,我在网上搜宋林老先生的资料,却是遍寻不得。用谷歌搜索乌有国,竟然也找不到!让孩子们去电邮问那西人导游,洋导竟说这属于个人隐私,没有当事人授权,实在无法奉告。我心有不甘,过几月再去寻那船务公司,不想船务公司已经破产,连带那太平洋珍珠号游轮竟然也退休变卖。回头想来,这宋林怕也是仿柳泉居士的托名,无奈之下,只好一字不改,虽然文字有些硬伤,但作转录处理如下,应无不可。

想想这事,似乎梦游一场,心里不觉有些惆怅。但我回头一想自己的人生,并经历的时事,又何尝不是黄粱一梦?隐隐约约耳旁似乎响起了坊间的童谣:

 

眼见那大清的遗老遗少们入了陵山

眼见那东南西北的军阀们还在混战

眼见那北伐的青年们流血流泪流汗

眼见那十三人上了嘉兴夏天的游船

 

眼见那党内建党国内建国事变串串

眼见那小日本轻易入关占了上海滩

眼见那百战国军血染沙场疲惫不堪

眼见那北上抗日的大旗隐进了边陕

 

眼见那军队断壁残垣苦撑八年抗战

眼见那军队蛰伏寻机转眼雄兵百万

眼见那兄弟相搏自相残杀朝廷变换

眼见那魔术师几十年言行或梦或幻

 

眼见那巨手领导万族万民地覆天翻

眼见那运动革命宣传主义眼花缭乱

眼见那高楼高铁手机微信转换太慢

眼见那印钞机器只争朝夕明天太晚

……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2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