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神探李昌钰翻车:无辜男34年冤狱 惊天大阴谋?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美联社重磅报道,华人神探李昌钰最近卷入一宗伪造证据的官司中。

昨天,联邦法院裁定,美国知名法医李昌钰(Henry Lee)伪造证据,将两名无辜少年送入监狱长达 30 年。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图片来自courant,版权属原作者

图片来自ap,版权属原作者

图片来自courant,版权属原作者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这意味着,李昌钰可能面临高达几千万美元的赔偿,此外,在没有达成和解的情况下,针对李昌钰、八名警方调查员,以及新米尔福德镇(New Milford)的官司将进入审判阶段。

图片来自法院起诉书,版权属原作者

死者被砍27刀,血溅天花板

联邦法院一份起诉书,讲述了李昌钰涉及捏造证据的案件始末。事情发生在1985年12 月 2 日凌晨,一名65岁的退休卡车司机埃弗雷特-卡尔(Everett Carr)在康涅狄格州新米尔福德的家中被两名凶手残忍杀害。

警方形容这是他们遇到的最血腥的犯罪现场之一。

卡尔身中约 27 刀,其中颈部有一道 5 英寸深的伤口。他的颈静脉被切断。他的头部受到大约七次钝器击打。

凶器一直没有找到。在卡尔的尸体下发现了一个连接凶器刀刃和刀柄的金属环。

卡尔的尸体周围积满了鲜血,他家前厅走廊的墙壁上也溅满了鲜血,血迹几乎一直蔓延到天花板。

图片来自courant,版权属原作者

通过追踪血迹,警方发现凶手在袭击卡尔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房子。相反,他们翻遍了房子的其他几个地方,其中最明显的是卡尔卧室的梳妆台。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其中一名袭击者将卡尔的血滴在抽屉里的衣服上,并将血迹涂在抽屉里的雪茄盒上。

起诉书:警方法医捏造证据找替罪羊

卡尔的死亡引发轰动,凶手在逃,命案悬而未决,当地居民都很担心治安问题。

得知卡尔家中,一台录像机、几件价值不高的首饰和几卷硬币不翼而飞。首席调查员警探安德鲁-奥西夫(Andrew Ocif)一开始就认定,这是一起 “入室盗窃案”。

通过线人爆料,警方锁定17岁的肖恩·亨宁 (Shawn Henning) 和18岁的瑞奇·伯奇 (Ricky Birch) 作为犯罪嫌疑人。

这两名青少年辩称,他们不可能杀死卡尔,因为他们身上没有发现一滴血迹。

事实上,警方确实没有找到证据,他们彻底搜查瑞奇和肖恩的身体、财产、汽车以及他们丢弃被盗汽车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卡尔的血液、毛发或 DNA。也没有目击证人将瑞奇或肖恩与谋杀案联系起来。

警方无法解释为什么一对无家可归的少年会犯下卡尔谋杀案,而且在近来最血腥的犯罪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截至 1987 年 3 月,调查陷入了死胡同。州检察官指责联邦调查局。联邦调查局指责州立实验室。州立实验室指责科学的局限性。

但大家都同意一个问题:没有逮捕的正当理由。卡尔的案子似乎永远也破不了了

起诉书透露,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警方需要有人为卡尔的谋杀案背黑锅,他们选择了瑞奇和肖恩。

图片来自法院起诉书,版权属原作者

因为两人都是无家可归的少年,睡在一辆偷来的汽车里,随身携带着为数不多的财产。警方可以将这两人纳入的 “变坏的青年入室盗窃 “叙事中;尽管这种叙事从表面上看难以置信。

最重要的是,这两人年轻、未受过教育、贫穷、漂泊不定,是很好的替罪羊。


起诉书称,为了合理逮捕有理由,警方制造了证据,警方谎称瑞奇在一次警方问话中自证其罪,并捏造了肖恩在犯罪现场的陈述报告,并错误地操纵肖恩的祖母和少年朋友提供有罪陈述。

同时警方也隐瞒了证明两位少年不是凶手的种种蛛丝马迹。

图片来自法院起诉书,版权属原作者

起诉书称,为了解释缺乏物证的原因,著名法医专家李昌钰声称肖恩用毛巾洗掉了卡尔的血迹。

图片来自法院起诉书,版权属原作者

李昌钰在审判中作证说,他在楼上的浴室里发现了沾有污渍的毛巾,并且他对浅色污渍的反复测试证明它们是由血迹造成的。检察官利用他的证词向陪审团辩称,两名少年用毛巾擦去身上的血迹。

最终,在各种所谓的“铁证”引导下,瑞奇和肖恩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入狱 50 年和 55 年。

但两人多年来一直喊冤,呼吁重审。2019年,高等法院推翻两人的定罪。

李昌钰:我测试了,是血迹

2020 年两人定罪被撤销后,李昌钰为自己在调查中的行为进行了辩护。

法院表示,李无法知道毛巾上的污渍是什么,因为在青少年被定罪之前,他和他实验室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对毛巾进行测试。

2008 年,实验室最终对毛巾上的污渍进行检测时,结果表明它们不是由血液,而是某种无机物质。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李昌钰坚称他确实对毛巾进行了测试,结果呈阳性。他声称自己在家中保存了照片,证实他关于测试的说法。但法官没有采信,认为他的照片不包括测试证据。

李昌钰说,“在我 57 年的职业生涯中,我调查了 8,000 多起案件,但从未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或故意作错证,这是我必须为自己辩护的第一起案件。”

目前李昌钰在其他几起案件中的工作也受到了密切关注,包括在针对斯佩克特的谋杀案中。

最终在昨天裁决中,法官裁定对于两名青少年误判案件,李昌钰对伪造关键证据负有责任。

截至发稿前,李昌钰还没有公开回应法庭裁决。

死者女儿奇怪表现 血腥命案疑点重重

这件命案一直疑点重重,死者女儿的奇怪表现,引起了翻案调查人员的注意。

事发当天凌晨 4:50 左右,死者的女儿戴安娜-科伦坡(Diana Columbo)打电话报警,她对调度员说:”天哪,他手里拿着一把刀。”

当一名急救人员试图推开厨房通往饭厅的旋转门去找科伦坡谈话时,她发现门被堵住了。但科伦坡不久前刚刚走进这扇门,畅通无阻。

当她在现场与警方交谈时,科伦坡声称,她整晚都在家,听到父亲 “咳嗽”,但没有去看他。但事实上她在说谎。当晚,科伦坡大部分时间都在男友家中。

此外,科伦坡对如何以及什么时候发现父亲尸体的说法,说法不一。

在 12 月 3 日向警方提交的宣誓证词中,科伦坡最终承认,她在 12 月 2 日凌晨 4:30 回到家中。当她找到父亲时,”以为他大出血昏过去了”。她跪在父亲身边,”告诉他我要扶他起来”。

科伦坡声称,她 “摸了摸父亲的手和手腕,让他活动活动手,让血液循环起来”。但他没有反应,她开始担心。

起诉书声称. 科伦坡这些陈述显然是荒谬的。当科伦坡回到家时,灯还亮着,她家走廊的地板和墙壁上满是血迹,她的父亲面朝上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喉咙上有一道五英寸长的伤口,躯干上有几十处刀伤。很明显,他是被残忍地杀害的,而不是 “昏过去”。

起诉书还提及,科伦坡说她的父亲 “大出血”,她以为只要动动他的手就能帮助他站起来。“这种说法非常滑稽,任何一个有常识的执法人员都会认为科伦坡参与或了解父亲可怕的谋杀案。

同样,虽然走廊和墙壁上到处都是涂抹和飞溅的血迹,但科伦坡还告诉警方,房子里似乎没有发生过搏斗。起诉书指出“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同时,科伦坡口供一改再改,她每次声称她从男友家回家的时间各不相同,但都不晚于凌晨 4:30,但她至少拖延了 20 分钟才报警求助,这同样令人费解。

更重要的是,案发当晚,科伦坡在报警后,立即给她的雇主兼情人理查德-布克哈特打了电话。科伦坡是布克哈特公司的高级经理,然而明知上司已婚,她还跟他偷情,爸爸卡尔一直反对女儿这段婚外情。

图片来自法院起诉书,版权属原作者

女儿科伦坡还撒谎称,父亲跟男朋友布克哈特的关系亲密友好,但许多证人证实,两人都看对方不顺眼。卡尔曾描述他对哈特的感觉,我恨那个混蛋,在我离开之前,我要揍那个混蛋”。

哈特还在凌晨 5 点打电话给其中一个儿子,让他从纽约赶过来 “帮忙清理血迹”,并地告诉他的儿子,卡尔可能 “咳到吐血”。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同时,谋杀案发生后的第二天下午,布克哈特公司的一名员工发现老板的脸部和颈部有不明原因的抓痕。

但这些警方都没有跟辩方披露。

入屋盗窃说法,漏洞百出

起诉书提及,不知道为什么,以上种种可疑迹象都被警方忽视,而警方提出的入屋盗窃说法,也站不住脚。

首先,从伤口的数量和严重程度来看,这更像是出于个人仇恨的愤怒而实施的袭击,而不是为了躲避侦查而实施的入室盗窃。

其次卡尔家中丢失的物品很少:一台录像机、几件价值不高的首饰和几卷硬币。

但屋内的电视机、音响、烛台和古董都没有被动过。受害人身上有67美元现金、一块手表和一枚金婚戒,但都没有被拿走。

此外,由于警方没有向辩方律师透露,调查人员在犯罪现场缴获了 1000 美元现金,这个能进一步推翻了入室盗窃说法的证据。

袭击者彻底搜查了卡尔的房子,似乎在寻找什么特别的东西。唯一没有被动过的是女儿科伦坡的卧室。

凶手从房子里拿走的唯一一件价值微不足道的东西–录像机–是布克哈特送给科伦坡的礼物。

第三,科伦坡在家里养了四条狗,案发当晚,狗没有叫。这说明狗认识杀害卡尔的凶手。布克哈特对这些狗很熟悉,因为它们是他饲养的,并送了科伦坡。

第四,枪支,卡尔拥有多把枪支,其中一把经常放在他轿车的杂物箱里,而且一般不上锁。

但警方感到现场卡尔车子杂物箱的枪支不见了,起诉书称,这证明袭击者熟悉他的情况,并在袭击他之前采取了措施剥夺他的自卫手段。

第五,卡尔一家原定于 1985 年 12 月 3 日搬进新泽西州的新公寓。案发当晚,卡尔夫人已经在新泽西州为搬家做准备。如果有人想在卡尔离开新米尔福德之前,趁他妻子不在的时候杀死他,1985 年 12 月 1-2 日晚上是下手的好时机。

假如起诉书所言属实,那凶手几乎昭然若揭了。

结语

参与翻案的律师称,“无辜的肖恩和瑞奇含冤入狱 34 年,而真正的凶手却逍遥法外。真讽刺。”

一晃眼,当初十七八岁的少年,如今已经变成中年大叔。

到底应该庆幸正义最终没有缺席,还是该遗憾正义来得太迟?

来源: 北美省钱快报

分类: 国际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国际要闻 English/Chinese World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4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