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张哲瀚合影的日本贵妇老太:内心丑陋、从陪酒女做到了总统夫人

人物 明星娱乐

这两天国内网络上讨论最热的新闻,新晋顶流演员张哲瀚被挖出曾前往靖国神社。

这个事情非常严重,绝对不能允许,多家官方媒体也下场表态评论,具体的部屋君不阐述了,不太了解的小伙伴上微博等搜搜。

在张哲瀚被挖的历史中,有一张他与一个日本老太太的合影也被关注到。

 

有不少人来问部屋君这是谁?部屋君就来说说照片右边上的这位黛薇夫人

先表明立场,部屋君一直不喜欢黛薇夫人,不然以她的经历,我早就会写她了。

经常看日本电视节目的,一定对黛薇夫人不陌生,她非常毒舌,讲话傲慢招人烦,还拜金、物化女性等等。

部屋君写她并非是安利她,而是带不明所以的小伙伴去认识她,会写到她比较丑陋的一面。

1940年,黛薇夫人出身于东京的一个贫穷家庭,本命根本七保子。

父母都是纯正日本血统,但根本七保子却长着一张混血的脸,和大大的眼睛。

因为长相出众,七保子初中时还尝试去当演员,以此来改变命运,不过都只能当龙套,并不是好看就能当明星。

初中毕业后,她一边上夜校,一边做各种兼职打工,这时候她的父亲还去世了,她不得不彻底放弃学业,选择去了俱乐部当陪酒女。

根本七保子在19岁时迎来了人生转机。

1959年6月,在日本商人久保正雄的牵线下,根本七保子同正在日本访问的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相遇。

苏加诺何许人也?印尼的开国总统,在他们国内有很高的地位。

日本商人知晓苏加诺生性好色,特意安排他去了日本特色的俱乐部,介绍了拥有美貌的七保子。

苏加诺对这位比自己年轻将近40岁的美人一见倾心,将他带回了印尼。

苏加诺对七保子不是简单的玩玩,对她是真爱一般,1962年,22岁的七保子在当了三年情妇后,成为了苏加诺的第3位妻子。

苏加诺还亲自给七保子取名:黛薇,意思是像宝石一样的神圣女神。

苏加诺有非常多的情人,但后宫三千中,他对戴薇宠爱有加,专门为她遣散了自己所有的地下情人。

戴薇最爱的弟弟曾因卷入金融诈骗而自杀,苏加诺特意为她盖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命名为“八曾男宫”。

戴薇跟随苏加诺频频合体现身各大重要政治场合,俨然已是一副国母的做派。

需要插播一个信息,网上传黛薇夫人的丈夫苏加诺发起了1998年的屠杀华人事件,其实那时候苏加诺已经去世将近30年了,发起屠杀的是苏加诺之后的总统苏哈托。

但好景不长,这种可以让黛薇夫人虚荣心保持巅峰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太久。

1965年印尼发生了政变,苏加诺被软禁在了总统府,而黛薇怀着身孕逃回了日本。

1967年在日本生下孩子后,她前往法国巴黎请求庇护。

在欧洲期间,黛薇曾多次和法国社交界人士传出恋情,还多次宣布订婚,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再婚。。

她与那些名男人们欢笑调情,并称之为“上流社交界的正确做法”。据她本人说,她还和阿兰德龙曾有过一段情。

据说这时候在牢狱中与病魔斗争的苏加诺仍然念着戴薇,弥留之际都不忘喊着黛薇的名字。

1970年,苏加诺病逝,黛薇获得了一笔不菲的财产。

有钱有底气之后的黛薇,搬去了纽约生活,继续过着她逍遥的日子,甚至非常放飞自我,一言不合就耍性子。

比如1992的时候,她在滑雪时碰见了菲律宾第四任总统的孙女明妮,因为明妮大言不惭说自己想做副总统,黛薇一不小心就嘲笑出声。

很不爽的明妮开撕黛薇的黑历史,笑她是个whore(妓女),嘴炮瞬间上升到拳头之战,黛薇拿起玻璃瓶砸向了明妮,让她的脸部缝了37针……

戴薇被判了60天监禁,但她好似还开心得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语出惊人,说监狱生活就像“住学生宿舍一样快乐”。

1993年,已经53岁的黛薇还发行过一本果体写真,气得印尼民众大骂她“侮辱了印度尼西亚的尊严”,“有辱苏加诺这个高贵的姓氏”。

再后来,黛薇回到了日本,这几年我们则经常可以在日本的综艺节目上看到她。

各个节目似乎也特别喜欢以“名流贵妇”来做话题,戴薇也很乐意以此来继续进行自己的疯狂人生。

74岁,穿着泳装走秀。
76岁,当众表演钢管舞,体验冲浪,和海豚共舞。
80岁的生日宴会上发言“想要活到100岁,熬到所有敌人都死去”……

口无遮拦的戴薇经常diss日本各界人士曾出版了《黛薇的只言片语》一书,对众多日本文化界名人展开刻薄批判,引来了日本音乐人酒井政利的猛烈炮轰。

酒井政利带着嘲笑的口吻说:“将别人作为自己炒作话题的人,是娱乐界的寄生虫。”此话一出,黛薇夫人也不甘示弱,第一时间反击说:“说起黛薇夫人,全世界都知道我是谁,酒井政利是个什么东西?山口百惠的前男友?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人才是寄生虫。”

特立独行、我行我素活的黛薇夫人似乎活成了很多人想要的样子,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她并不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人

戴薇夫人也抨击过中国,甚至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这个事实。

2017年,日本大型连锁酒店APA酒店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众怒,该酒店长期在客房中放置由该集团老板元谷外志雄撰写的英日双语书籍,对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等史实予以否认,同时APA集团声明不会从客房中撤走相关书籍,气焰嚣张。

这个事情其实在日本都是受到谴责的,但是黛薇夫人APA老板元谷是老友,全力为其说话。

黛薇夫人的观点是:日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元谷社长在酒店里放自己写的书,向客人们传递自己的想法和立场,没有错,他有这一个自由。

其他嘉宾听到黛薇夫人的发言都很无语,而黛薇夫人不仅仅是在维护APA,更是猛烈的攻击中国:“战争都结束70年了,中国人、韩国人还在纠缠不清,战争的原因有各种各样的,中国人还拿南京事件抹黑日本,日本人被欺负了这么久,我们应该躺起胸膛,元谷社长很让人尊敬。”

黛薇一向以惊人言论博眼球,频繁消费自己的名气和历史,比如辱骂艺人,上上头条热搜,保持曝光度,甚至还对历史评头论足,颠倒是非。

黛薇夫人,或者叫七保子女士,她的所谓传奇爱情故事,说白了,只是曾经因为一副还过得去的皮囊,赚得了一个大自己几十岁的男人的所谓痴迷喜欢,做了一场第一夫人的美梦。

 

她的灵魂真的很丑陋。

来源: 日剧与音乐部屋

 2,45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