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创始人被曝与华裔妻子离婚,女方否认“出轨马斯克”

社会新闻 科技

题图:沙纳汉怀孕后与布林一起出席活动

据报道,近日有媒体获得的一份法庭文件显示,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已经和华裔妻子妮可·沙纳汉正式离婚,法官签字批准离婚的日期是5月26日。

根据福布斯实时排名,截至9月21日布林的个人净资产约为10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708亿元),是全球第八大富豪。媒体尚不清楚离婚后这笔财产将如何分割。

在去年7月,华尔街日报的一则消息震惊了科技界,该报道称沙纳汉与布林的好友马斯克有染。虽然马斯克和沙纳汉两人都极力否认此事,但华尔街日报坚持自己的报道准确无误。这场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事件也在两人离婚消息被曝出后继续发酵。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外媒:离婚前两人早已分居,尚不清楚巨额身家如何分割

据报道,美媒获得的一份法庭文件显示,圣克拉拉县高等法院法官于5月26日签署了布林和沙纳汉的离婚协议。布林和沙纳汉正式离婚之前已经分居长达17个月,沙纳汉也遇到了自己新的爱人,但仍然和女儿一起住在硅谷原来的家中。在此期间,一则“沙纳汉和马斯克有染”的传闻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和复杂。布林和马斯克本来是非常好的朋友,当初在马斯克创办PayPal(美国版支付宝)时,布林很慷慨地拿出资金。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发现妻子与马斯克有染后,布林逐步清空了手里持有的马斯克旗下产业的股票。

沙纳汉与布林可谓是一见钟情。据报道,2015年,她在斯坦福大学校园里的一次瑜伽课上结识了布林,两个人随后低调完婚。他们两人为了拥有“爱的结晶”,尝试了三十多次体外受精才艰难地怀上女儿。沙纳汉曾经表示,作为亿万富翁的妻子,她必须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和孩子的隐私空间。法庭文件显示,布林多次要求将离婚协议保密,因为不想披露“影响未成年女儿身心健康的重大事项”。根据两人的婚前协议,一旦离婚两人将分摊子女的抚养义务,并且将通过“保密和具有约束力”的仲裁来分割财产。因此外界并不清楚布林的巨额身家将会如何分割。

有消息人士告诉当地媒体称,两人的正式离婚申请是在今年1月提出的,理由是双方存在“不可调和的分歧”。布林的律师也写信要求法官低调处理本案,“这桩婚姻案件可能会引起公众的极大兴趣,由于本案主人公是世界知名的富豪,如果他们的日常行踪暴露在公众面前,可能使他们的未成年子女面临被骚扰甚至被绑架的风险”。

双方均否认出轨谣言,马斯克怒批媒体“造谣生事”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去年7月,华尔街日报抛出了一篇重磅报道称,沙纳汉与马斯克在人生较为寂寞的阶段相遇后,“点燃了激情的火花”。该报道称,彼时沙纳汉与布林已经正式分居,马斯克和前女友格里姆斯也在闹矛盾,两人之间发生外遇之后被布林发现,这使得布林和马斯克的友谊破灭。该报道甚至还提到,在布林提出离婚申请后的一次聚会上,马斯克遇到布林后下跪表达道歉的心意。布林虽然在当时表示接受道歉,但事后仍然逐步清仓了对马斯克旗下公司的投资。

马斯克

对于这则报道,马斯克坚决否认。他发文表示:“这完全是胡扯。谢尔盖·布林跟我是朋友,我们昨天还一起参加了一个聚会。三年内我只见过沙纳汉两次,每次周围都有很多人。这环境可一点都不浪漫!”

马斯克认为,华尔街日报对自己的污蔑和攻击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他们刊登了太多关于我和特斯拉的文章,我都数不清了。他们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FBI打算逮捕我,于是我打电话问FBI怎么回事,他们告诉我说这个报道完全是胡扯。华尔街日报就是打算通过散布恐惧和怀疑情绪来做空特斯拉股票。”马斯克指出,对方在刊登如此重大的新闻之前都没有向当事人求证。“他们本来应该是最高规格的严肃报纸,现在这样他们连花边小报都不如。”

华尔街日报方面则拒绝透露匿名消息人士的身份,但该报表示,“我们对这一信源的可靠性非常有信心,我们不会更正这一报道”。

沙纳汉方面对于这则报道也是予以否认,语气十分坚决。“我和马斯克发生过关系吗?从来没有。我们之间有那种一闪而过的浪漫情愫吗?从来没有。”

沙纳汉:对“出轨”传闻感到很冤枉,当时在和马斯克聊“脑机接口”

据公开信息,沙纳汉成长在加州奥克兰市,其母亲是中国人,父亲则是爱尔兰裔。出身贫寒的沙纳汉成长环境很艰难,父亲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家庭经济条件的限制使她只能就读于比较差的学校。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不过努力奋斗的性格让她的人生不断向上进入新的高度。在努力通过司法考试后,她在加州办起了一个相当成功的律所,主攻刑事犯罪和婚姻法方向。此外由于自己亲身经历过生育的艰难,她还创办了Bia-Echo基金会,为生殖领域的前沿科研提供资助。虽然她本科就读于一个不知名的学校,但沙纳汉在事业有成之后成功入选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CodeX项目,她也是在斯坦福校园里第一次遇见布林。

沙纳汉

当聊起与马斯克的传闻时,沙纳汉表达出愤怒和无奈的情绪。“我的一生都建立在学识和努力的基础上,我喜欢用双手去做真实的工作。突然间我的自尊就被剥夺了。因为男女丑闻总是最能羞辱人的方式,我甚至一度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沙纳汉称,在报道发出后的一年时间里,她都尽量回避法学同行,不去参加学术会议,也担心自己的女儿受到影响。

她解释说,她没想到与马斯克碰面后的一次简单对话竟然演变成了一场出轨传闻。“我的女儿有点自闭症倾向,而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做的脑机接口技术正好可以应对相关的问题,我在问他有没有什么有突破性的新鲜点子,可以在未来帮助人类应对自闭症的挑战”。沙纳汉表示,在硅谷存在着一个很大的“互助圈子”,成员远远不止马斯克和布林等人,“我们就喜欢在一起分享创意,互相帮忙思考难题”。她认为,她把马斯克等人看做“智识上的同伴”,但远远称不上是最好的朋友。

来源: 红星新闻

分类: 科技新闻

(即时多来源) 最新英语科技新闻 New Zealand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37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