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宇:轻轻飞越你的天空

文艺天地

戴宇:轻轻飞越你的天空

 

台 阶

 

有些故事
需要存放在微咸的液体中

拍拍记忆中的台阶
凌乱
风中的青丝红唇

在晨钟暮鼓的鼓动下
轻轻飞越你的天空
不留痕迹

 

人间烟火

 

六月的来信
告知
痛楚的尽头是苦岸

繁星如佛
犹如昨夜的春梦
那人间的烟火
原来,如生如死

幸好
北方有七星
守望

南方
也有文章
三三两两

 

途 中

 

(一)
渲染的煽情
点燃残破的信仰

坐在记忆的周围
让流水的故事
慢慢褪去斑绿的锈迹

在秋叶的蜕变中
物哀

(二)
我坐在深夜的窗台前
用力呼吸着新鲜空气

我知道
我们迟早会相遇

就像落叶
在悄然的归途中
一起等待雨季的到来

(三)
窗口划过一道道伤痕
在从容的背后

开始疼痛

那列开往春天的列车
途中总是发生故障

(四)
假如你不在我的身旁
我会背着十字架的虔诚
在十字街头
等风儿来
用石片割去
长椅上的无聊
用吉他
写下祈求宽恕的哀伤
用唾液
润湿最后的那一张邮票

当沉默的月光
读懂我背影的时候
在森林的入口处
可以找到救赎的密码

(五)
如果你去了远方
我会在原地等你

等到白昼点亮了所有的路灯
使荒芜的田野变成了小酒馆

因为我知道
在你的心里
我就是你要寻找的远方

(六)
其实,我距离你最近

只是在茫茫人海之中
当你的名字成为传说的时候

那里,成了你一个人唯一的故乡
那时的你
离天空很近很近
只有一个呼吸的距離

 

梵高的心

 

黄昏
在风沙的攻击中
缓缓倒下

向日葵
又一次被风铃唤醒
橙黄的羞涩
在你的背影后
蔓延甜美的气质
那是秋的诱惑

我从盛夏走来
路过
你的芬芳
请不要诱惑

那一片的金黄

我将走入冬雪的童话
在寒风中膜拜
不需要果实
只要你
一个虔诚的故事

 

秋 雨

 

佛曰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在破柴踏碓中
那花开花落的雨
从黄昏一直滴到黎明

葡萄架下的那株白蔷薇
已经浑身湿透

你微低了头
轻声问她
不怨吗
这剩水残梦

是风
吹冷了这场秋雨

 

走进秋雨的背影

 

尽管宁静的池塘
已经涨满了坦然的诗句
萧瑟的风
还在述说着古战场悲壮的旷达

被折叠成的纸风筝
越飞越远
只是远处的雨
越下越大

躲进森林
那走进秋雨的背影
不知道哪里是起点
也不可能知道
哪里是终点

傩祭的鼓声
拖着迤逦而去的火把
仿佛是在寻找神的低吟

可是,我
执着锡杖
从千里之外的江南而来
只为了见你一面

佛祖的安详
还在那里

那嫣然一笑
便可点破千年的寂寞

 

冈仁波齐的虔诚

 

空白的世界
如蒲公英的洁白
没有羞耻
也未曾受到诱惑

在风的催情下
星辰的心思
在湖心被月光看穿
无处逃避
动摇

为了得到的爱
为了失去的纯洁
从冈仁波齐开始
思念拉萨

就像你的花绒
随风而去
急切
而又遥远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信 念

 

风雨无常听风雨
得意有时凭得意
——题记

这里
彩云的终点
古道的起点

蓝精灵留下的咒语
穿透陨石的记忆
在篝火旁重生
轻轻
落在羞涩的微笑中

追逐星辰的脚步
撕裂希腊神话的虚无
一路蓝天
一路密林
找到冈仁波齐的宁静
沐浴拉萨的虔诚
那是白雪漂泊的快感
那是流星背后的信念

不要怀疑
伊甸园的真实
我之所失
最终让我之所有
也许
这是上帝给我们最后的玩笑

曾记得
明天的昨天
沙漠以南
大海以北
满目芳香

 

最后的理想

 

追逐风的笑声

背对雪山的冷漠
面对你的微笑
如佛一般的慈悲

远方,其实不远
如你清晰的呼吸
一直都在
拒绝永远的定义

 

圣地之门

 

你所能理解的
正是我所表达的
可是,我想表达的
却不一定能被理解

喧嚣的尘世
总是无法掩饰薄凉的气质
不再关心什么
包括戴高乐主义的后遗症
只要还有明月清风就好

我们一直都在重复发酵着
回忆着那段曾经的温馨
即便在暴风骤雨即将来临之际
我们还会沉浸在过去的时光
现在还有谁
会偷偷躲在墙角
哭泣

尽管如此
我依然喜欢黄昏时的夕阳
还有烟草的味道
只是远处那间小木屋的门
好像永远都关闭着

什么时候
当你脆弱的世界
被黑夜逼近悬崖的边缘
你会醒悟到
那扇门
原来只对爱情开启

那扇门
是我们通往圣地的唯一通道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欲购戴宇老师诗集
– 扫码添加微信购买签名本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