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多地遭严重污染 化学商隐瞒有害物质几十年

健康人生 编辑精选

全球知名化学品制造商3M公司在今年面临着一场史无前例的诉讼。

这场诉讼的影响力不局限在这一家巨型企业之内,甚至不局限于美国,而是关系到全世界人民的身体健康问题。

这一切是起因于一种化学合成物质:PFA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这种含氟的合成化学品被广泛应用于多种日常生活用品的生产,从食品包装,化妆品到家具都有。

伴随着这些商品PFAS

深入人们日常生活之中,

甚至进入人们体内。

但这种化学物质却对人体健康有着潜在的伤害。

3M公司在明确知晓这种物质对人体可能会产生伤害前提下,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欺骗和隐瞒。

在澳大利亚,这些化学物质已经污染了

至少 90 个场所,

官员们承认 PFAS 已经污染了

全球高达 98% 人口的血液。

总金额高达百亿美元的诉讼

PFAS 曾是 3M 广受欢迎的织物保护剂 Scotchgard 的关键成分,因为它具有独特的排斥油脂、油和水的能力。

PFAS被称为“永久的化学物质”,

因为它们不会在环境中分解,

且能在人体血液中保留多年。

 


根据各国研究显示,这些化学物质的高浓度接触可能会提高胆固醇,干扰激素、生殖和免疫系统,增加患某些类型癌症的风险,并导致儿童发育受到影响。

3M 是在有关PFAS这起诉讼中被起诉的一系列公司中最大的一家,自从2018年提起诉讼以来,索赔人数激增至3300人。

据彭博社报道,3M 因 PFAS 引起的水污染在美国遭到了 14,000 起诉讼。

最终在今年8月份,3M以103 亿美元的交易解决了美国公共水供应商对它的指控。

这起规模庞大的案件涵盖了美国 18 个州和地区以及 100 多家供水商的索赔,要求赔偿过滤饮用水供应中的 PFAS。

几十年前就已得知

公司高管刻意隐瞒

事实上在1975年该公司就已经认识到了这种化学合成品可能会对人体产生的伤害。

PFAS污染最主要的两种化学物质便是PFOS与PFOA。

到 1975 年底,该公司确定了在员工体内新出现的化学物质似乎是全氟辛烷磺酸(PFOS)。

于是公司开始监测员工体内的永久性化学物质水平,同时并更密切地研究它们对动物的影响。

1978 年,一项关于PFOS的研究因所有猴子意外死亡而不得不放弃,科学家们注意到这种化学物质 “对猴子的毒性大大超过预期”。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最近,退休的 3M 毒理学家约翰-布滕霍夫博士(Dr. John Butenhoff)在接受质询时,被问到了这项研究。

布滕霍夫的回答令人感到震惊,他承认

“在这项特定研究中,

没有任何剂量是没有效果的”。

这次的诉讼案件让人们得知,对这种永久性化学品的调查结果给 3M 高管带来了巨大的焦虑。

作为3M当时首席执行官的刘易斯·莱尔 (Lewis Lehr)选择不向美国环保局报告任何有关永久化学品的发现,而是转而寻求 3M 之外的专家意见。

他召集了一支由九名高级员工组成的团队,乘坐公司的私人飞机进行了一次旋风式旅行。

著名科学家哈罗德·霍奇博士正在旧金山希尔顿酒店等候他们。

霍奇获悉,在中国农村地区人们的血液中也发现了永久化学物质的标记,并同时获得了一份在接触永久化学物质的 3M 员工中发现异常结果的副本,但这些异常结果被归因于其他原因。

于是霍奇建议应该对这些化学物质的致癌性进行检查,并发出警告,如果发现它们在人群中广泛存在且半衰期较长,

“我们可能会遇到严重的问题”。

但是这句话后来从会议记录中删除了。

该小组飞往德克萨斯州会见毒理学家杰里·米切尔博士。

米切尔警告说,

“在这 90 天的研究中,

动物身上出现的一些症状与

致癌物中观察到的症状相似”

这一声明也从会议纪要中删除了。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3M在发现员工肝酶升高后将其归咎于酗酒,但其实这可能是接触毒素的一个指标。

米切尔问道:“为什么有这么多(明显的)酗酒者?”

尽管收到了多位专家的建议,甚至9人委员会中也有人认为必须作出进一步研究以免公司未来付出更大的代价,但刘易斯·莱尔最终还是决定不向美国环保局上报此事。

再也掩盖不住的错误

这种永久性化学品的存在最终被外界得知,已经是PFOS广泛存在于人体中,再也难以被掩盖的时候。

由于工作量过大,负责监督 3M 员工体内永久性化学物质含量监测的人将一些样本外包给了康奈尔大学的杰克·亨尼恩(Jack Henion)。

亨尼恩努力尝试从血库中找到一些干净的样本(也称为“空白样本”),好与受污染的工人样本进行比较。

这样一来发现了问题:

根本没有干净的样品。

亨尼恩赶紧打电话给培根,转达他的发现。

这一消息立即传遍了 3M 公司的高层,公司立即采取行动,成立了委员会并请来了律师。

这一惊人发现过后的第二年,委员会敦促公司管理层向当局报告,化学物质可能永远存在于人们的血液中这一事实。

但被当时的副总裁查尔斯·赖克(Charles Reich)于 1998 年 3 月否决了,认为 3M 并不掌握该物质“表明对人类健康或环境造成重大伤害风险”的信息。

结果两个月后赖克突然改变主意,致函美国环保局,披露 PFOS 广泛存在于环境和人类血液中。

由此这一被隐瞒了二十几年的消息终于被公之于众。

澳洲政府将禁止使用

部分永久性化学品

回顾性研究显示,到 1975 年, 永久性化学物质已进入澳大利亚公众的血液。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

这一水平激增了七倍多。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澳大利亚人的平均水平很快就高于印度、意大利、日本、巴西、比利时、斯里兰卡和秘鲁,但仍低于美国。

昆士兰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到 2003 年,在悉尼等地抽取的澳大利亚人血液样本中,PFOS 的平均含量达到了峰值,达到每毫升 20.8 纳克。

该浓度比 “安全”水平高出 20 倍,这一事实上述诉讼案的法庭文件中得以披露。

美国政府国家毒理学项目前主任 Linda Birnbaum 表示:

“在这个水平上,可能会出现多种影响,至少对某些人来说是这样——高胆固醇、甲状腺问题、免疫影响、肾癌和睾丸癌(也许还有其他癌症)、妊娠期高血压、生育能力下降、婴儿出生体重低等。”

可以说永久性化学品对人体的影响

是多方面且难以准确预测的。

3M 于 2002 年放弃了 PFOS 的生产,此后澳大利亚血液中的 PFOS 含量骤降了 82%。

目前,尽管永久性化学品的新配方广泛应用于数十种消费品中,但它已受到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日益关注,并警告称其可能会造成各种不利影响。

3M 宣布将在 2025 年底前逐步淘汰所有类型的永久性化学品,但至少有 11 家其他公司已在国际上开始生产。

澳大利亚卫生部表示,

预计今天该国每个人的血液中

都会发现永久化学物质。

为了国民健康着想,澳大利亚政府准备禁止三种最著名的永久性化学品:全氟辛烷磺酸 (PFOS)、全氟辛酸 (PFOA) 和全氟己烷磺酸 (PFHxS)。

印象结语

这也许会成为有史以来影响最广泛的环境污染问题。

这些上世纪70年代便被发现的事实直至今日才被开庭审理,影响早已遍布全世界各个地方,深入各个地区人的体内。

其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至今也无法准确评估,只能寄希望于未来能够尽快摆脱它的泛滥。

来源: 澳洲印象App

分类: 澳纽资讯

(即时多来源) 澳洲英语新闻 Australia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8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