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黑幫中的華裔老大

人物 编辑精选

作者:南太井蛙

  紐西蘭地方小小,但常有一些很有趣很奇葩的事發生。

  譬如紐西蘭最大的幫派「雜種暴徒」Mongrel Mob的老大之一,就是一位來自廣東四邑的老僑的後人:哈利.譚。

  他在幫派幾十年,從小弟混到老大。同總督和總理都有交往,擔任過皇家虐待護理調查委員會的職位。

記得在剛剛結束的大選之前,前市議員Paul Young曾極力鼓吹華裔積極投票。其實還有另一個頗有名氣的華人也在不斷推動投票,他就是幫派老大哈利.譚。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譚先生呼吁在社會上以及在獄中服刑的幫派成員投票支持工黨。結果顯示他的影響力確實起了作用,大部份幫派和囚犯都投票給工黨。

  譚先生最近還在頻頻亮相,講述自己的故事,試圖尋找幫派問題的解決之道。提出与新科總理盧克森會談商討國家黨嚴打幫派新法,他還暗示如果強行推出新法會讓事情變得很難收拾。

  不過盧克森可不像他的前任傑西卡.阿頓那麼「親民」和「慷慨」,不會再每年往「雜種暴徒」公司帳號上打三百萬。他一口拒絕了哈利.譚的會面要求。不僅如此,盧克森將堅持推出嚴打幫派新法,一眾壯漢佩戴幫派標誌呼朋引類呼嘯鬧市的風光或許不再了。

看來紐西蘭華人不僅營商、求學与從政出色,「撈偏」也了得。(「撈偏門」一語經常出現在港劇之中,是黑社會的同義詞)

  哈利.譚出生在北島懷拉拉帕小鎮馬斯特頓。

他的父親是早年來自廣東四邑的老華僑。父親在但尼丁一家華人洗衣店打工,在償還了向親戚預支的來紐旅費之後,譚先生的父親回到四邑娶親,生下兩個女兒後又返回紐西蘭。

  哈利.譚只記得父親來自「Guanxiao」。我作為「台山女婿」向內子打聽到,与「Guanxiao」台山譯音最接近的地名應該是台山市的廣口鎮,那里的山背村皆為「陳」姓。希望日後見到譚先生能夠同他厘清這個問題,搞明白譚先生的祖籍究竟是四邑哪一個鄉下。

  由於受到上世紀中國戰亂和革命的影響,譚先生的母親与丈夫分離幾十年,在五十年代才得以進入紐西蘭与家人團聚。在小兒子哈利.譚出生的次年,譚家遷居惠靈頓勞工階層聚居的新鎮(new town)。

譚先生的父母在私家醫院對面的Florense街開了一家很小的中餐館,夫妻胼手胝足撫養三個子女。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譚家的人沒有受過正規教育,不諳英文,只講四邑話。譚先生去上學時只會講兩個英文單詞:「lollies」和「chocolate」。

  哈利.譚在學校遭受到許多種族主義的欺凌,奠定了他「為自己挺身而出」的人生哲學。

  在榮泰學院唸到五年級時,哈利.譚開始對馬克思產生興趣,六十年代西方嬉皮士運動以及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又深深影響了他。導致校方出面勸這位充滿反叛精神的年輕人退學,理由是「榮泰學院不搞文化大革命」。

  哈利.譚透露他接觸幫派是通過學校五年級班主任比爾.貌(Bill Maung)。比爾是緬甸政變後來到紐西蘭的緬甸政治難民。開辦了一所社區學校,并在惠靈頓周圍為初級幫派成員設立了避難所——透過與比爾的接觸,譚先生加入了Mongrel Mob幫派。

  他除了幫助老師比爾經營社區學校外,哈利.譚還協同老師從事報社和夜間送麵包等業務。為這些年輕歹徒們提供工作。利用這些企業的收益來資助誤入歧途的人們從事社區和青年工作。 

  譚先生聲稱,自己進入幫派並不是為了犯罪。「如何培養人才?」才是他的目的之一。

  他認為紐西蘭的幫派起源是因為創傷和功能障礙的世代傳遞。一些人與自己的文化脫節了。這些人飽受創傷。發現處理自己的生活真的很困難。所以沉迷於酒精和毒品中,以此作為自我治療創傷的手段。但是他們會上癮,上癮會導致犯罪。另一方面,幫派作為一個群體生活的「大家庭」,關係親密,就成為了一個有吸引力的選擇。

  譚先生指出在整個紐西蘭政治中,這個邊緣群體一直被用作政治足球來得分。他主張用更好方式來幫助這個邊緣群體解決自己的問題,而不是用國家暴力強行打壓。

  拋開臉譜化和標籤化的慣性思維,或許可以不那麼輕率地否定另一個可能——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那就是這位四邑老僑的後裔在紐西蘭度過的青少年時代的經歷,深深影響了他的人生道路,使他努力嘗試不被生活擊敗打倒,成為了一個自稱是「為自己挺身而出」以及「有使命感」的人。

我總覺得箇中有著一些發人深省的東西,繚繞著交織著人性溫柔与現實殘酷的哀歌。

  1862年華人初履斯土迄今,用作家林爽的話來形容,「雲鄉龍踨」161年矣。多少代華夏的海外游子在這塊土地上留下勤勞的汗水与辛酸的淚水。哈利.譚帶有灰色隱晦的身影,在另一條道路上走過的足跡,也屬於僑史的一部份,不應受到忽視或被遺忘。這与是非功過完全無關。

  華頁社長蘇文德先生問我:「為什麼對哈利.譚感興趣?」

  答案盡在本文中了。

(旅居斐濟25年,撰就一部「斐濟華人簡史」。移居紐國近二十載,本有意再寫一本「紐西蘭華人簡史」,以助僑社薪火之承傳。惜年事已高,力有不逮。唯有對一些偶有發現的先僑軼事盡量作下記載,以彌補滄海遺珠之憾。紐西蘭華人的歷史巨畫繪成之日,肯定須要這些碎片拼湊而成。因為這才是真正的僑史,真實的僑史。)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48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