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富家女嫁51岁老板 自称赴美代孕8年育8娃 分手要2亿

社会新闻

“8年来,我俩共抚育有8个小孩,其中5男3女,今年最大的4岁半,最小的才2岁半。其间,我们多次前往美国,2021年10月最后一名小孩由保姆从美国送回重庆交到我们手中,这些年来总共花费1000多万元,小孩从出生至今,一切都是我在打理,他原本打算生12个小孩的,说2024年是龙年,还准备再生2个。”

1月10日上午,接受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采访时,33岁的贵州女子邹妍(化名)道出了自己不一般的经历。

图源星视频
聊认识:

自家家境优越,23岁那年在重庆培训时摇一摇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摇”到51岁男子,对方自称是上班的

邹妍告诉记者,她老家在贵州,当年父亲在当地一家国企上班,后来下海经商,曾在当地市区置有4套房产,还在乡下建有房子,存款也有好几百万元,家境比较富裕。

她对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说,2015年5月份,23岁的她在重庆一所大学学习培训,有一天,她通过手机“摇一摇”认识了男子郑可(化名),“聊天时他只说自己是上班的,没有透露过自己的经济状况。”

她说,一来二往,两人聊得甚是投缘,“见面时,我发现他显得很年轻,大约只有40来岁,他说自己是单身。”

邹妍称,她从重庆学习培训结束后回到贵州老家,父亲准备拿一笔钱给她在当地开一家公司,当初装修花了30万,“郑可获知情况后阻止了我,给我送了20万元。”

邹妍在进一步交往中得知,郑可是一名商人,时年51岁,家住重庆市渝中区,其产业涉及房地产开发、酒业和矿业等,“我俩认识时,他正在贵州遵义市搞房地产开发,随即对我发起疯狂追求,他的真诚打动了我。”

聊代孕:

相识数月后两人领了“结婚证”,

赴美国花逾千万元代孕,8年抚养8个孩子

邹妍称,相识数月后两人准备到重庆市渝中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当时他说很忙,只需要两人的户口本和合影照片即可,不用亲自去登记,他想办法办理结婚证,不久他便将结婚证书交到我手中。”

“婚后”,两人商量赴美国通过代孕方式生孩子,“我们找的是美国加州的一家代孕公司,后来所有孩子都是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出生的。”

她说,“8年来,我俩共抚育有8个小孩,其中5男3女,今年最大的4岁半,最小的才2岁半。其间,我俩多次前往美国,2021年10月,最后一名小孩由保姆从美国送回重庆交到我们手中,这些年来总共花费1000多万元,小孩从出生至今,一切都是我在打理,他原本打算生12个小孩的,说2024年是龙年,还准备再生2个。”

8个小孩陆续回国后,居住在渝北区的别墅里,由邹妍和保姆等人一起照看,“孩子读的是最好的幼儿园,一个孩子一年要花费好几万元。”

聊幸福:

“丈夫”每月支付家庭15万至20万费用,

曾给她买过LV包和1万多元品牌衣服

在邹妍看来,这些年来,两人之间曾发生过矛盾,但很快就会和好如初,每当这时,郑可就会给予她父亲般的呵护,让她有种受宠的感觉。

在她眼中,郑可曾对她很好,尽管照顾孩子很累,但每当听到孩子那天真纯洁的笑声时,她就会感到很幸福。

她回忆说,这些年来,郑可给她买过一些名牌包,比如LV等,也给她买过价值一万多元的衣服。

因家庭开销较大,郑可每月会支付15万至20万元费用,全家人生活起来很开心,也很温馨快乐。

然而,2023年的一天,一起车辆违法信息查询,让这种幸福戛然而止。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聊节俭:

自称生活费被中断半年,全靠娘家人支撑,

回家被拦曾报警求助,

一直很节俭曾网购衣服9.9元一件

邹妍回忆称,2023年的一天,家里的一辆车发生交通违章,她查询时突然发现该车被法院查封了。

她通过律师进一步调查得知,原来郑可的原配在起诉她,要求法院判决撤销郑可赠予邹妍的所有财产,“我这才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原来他妻子一直居住在加拿大,孩子也已经成年,但我俩交往这些年,我一直被蒙在鼓里,当初他给我的那本结婚证书居然是假的,甚至连日期都是随便写的,至今我都没有见过他妻子。”

邹妍说,随后她找到郑可讨说法,两人关系开始出现裂缝,“闹缰后他中止了给我们每个月的生活费,现在已有半年左右了。”

她回忆说,当初在渝北生活一段时间后,他们又搬到了重庆两江新区的另一幢别墅里生活,2023年8月4日下午2时左右,她回家时被小区保安拦住,不让她回家,她遂报警求助。

重庆市公安局两江新区分局鸳鸯派出所出具的一份报警回执单显示,接警后民警迅速赶到现场了解得知,邹妍与郑可因感情纠纷发生矛盾闹分手,郑可拒绝她及8个孩子进入小区回家居住,民警建议双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后来,我被迫带着8个孩子回到贵州娘家,如今全靠父母支撑过日子。”邹妍说,这些年以来她一直非常节俭,经常网购甚至购买打折衣服,有的只有9.9元一件。

“如今随着孩子的逐渐长大,家庭开销也越来越多。”邹妍称,8个孩子的教育费、生活费、保姆费以及购买玩具和外出活动等费用,现在一个月至少需要20万元。

聊闹掰:

曾状告“丈夫”涉嫌重婚罪,警方正调查处理,

起诉讨要2亿抚养费未开庭

事后,邹妍向重庆市渝北区法院起诉郑可涉嫌犯重婚罪,2023年10月24日开庭,“目前这个案子移交给了渝北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邹妍介绍称,以前曾有一天,郑可曾给她许诺说,自己一天一天年纪大了,将来要给8个娃儿2亿元作为他们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等,同时还要给她和孩子每人购买500万元保险,让他们以后衣食无忧。

“我曾了解到,2023年8月,郑可与妻子离婚时,给了她1.8亿元,还给了价值1亿多元的海内外房产。”邹妍称,获知情况后她同时向渝北区法院起诉,向郑可追讨2亿元孩子的抚养费,后来根据相关规定,此案由重庆市一中院受理,目前尚未开庭。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邹妍反复强调,自己这些年来跟着郑可一起生活,并非是贪图其钱财,当初自己家境本身就比较富裕,“当初之所以与他走在一起,主要是觉得他比较有爱心,像严父一样关心我照顾我,哪知道后来他却变了。”

“丈夫”回应:

“她说的是真是假,警方和法院正在调查”

那么,邹妍所说是否属实?

1月11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上了郑可。

他说,当初经协商,由他全额出资在美国代孕生子,此事已于2021年10月前结束,共代孕8个子女,其中3女5男。

“至于她所说的那些是真是假,目前警方和法院正在调查。”郑可说,邹妍所说的中断支付生活费的事,“她应该知道账户上还有多少余额。”

对其他情况,郑可不愿多说。

有知情人士称,对8个孩子的事,郑可打算做DNA鉴定,已委托重庆一家鉴定机构前往贵州采集相关样本。

邹妍说,1月10日下午,该鉴定机构来到贵州他们所住的地方对她和8个孩子进行了采样,过几天就会出结果。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在双方于2022年6月14日签订的一份协议书中看到,邹妍名下的别墅有数幢,还有多辆豪车和一些存款。

该协议书中言及双方感情破裂的原因时其中一条提到,郑可在装修贵州和重庆两处房屋时,邹妍认为装修的等级没有达到她的要求,曾多次提出与他分手,他迫于无奈只好答应。

该协议书还称,邹妍要求抚养3个女儿,主动放弃对5个儿子的抚养,对3个女儿成长、教育等所需费用,她自愿全部承担,郑可对这3个女儿拥有探视权,邹妍放弃对5个儿子的探视权和监护权。

记者注意到,该协议还对资产的分割与归属做了明确规定,“双方约定,5个儿子的交接时间在2022年11月5日左右,违约方除赔偿守约方直接经济损失外,另赔付守约方200万元。”

对此,邹妍说,这份协议她是被迫签定的。

她说,当年郑可融资时,她父亲曾将400万元放在他那里,后来他俩闹矛盾,郑可请的律师拟了一份合同,“他叫我非签字不可,如果不签字,就不把那400万元还给我父亲,我签字完成房屋过户等相关手续后,他直到2024年1月3日才支付那笔钱。”

邹妍称,当时她带着孩子在重庆一家儿童医院住院,“我正抱着孩子输液时,郑可跑来叫我签字,那时孩子又哭又闹,我根本没来得及细看协议上面的内容,他就催我在最后一页上签了字。”

对此说法,目前郑可尚未回复。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98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