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牌退市、董事长被罚、公司遭立案,曾经千亿市值的*ST泛海徒留一地鸡毛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2月6日晚间,*ST泛海(000046.SZ)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被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将于2月7日正式摘牌。
钛媒体APP注意到,由于在2023年11月30日至12月27日期间,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出发了股票终止上市的相关规定,*ST泛海已于2023年12月28日便停牌。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在停牌前,公司的股价已下跌至0.38元,彼时的总市值约19.7亿元。截至去年12月8日,*ST泛海的股东总户数约为8.03万户。
图片
屋漏偏逢连夜雨
2月6日,*ST泛海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被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摘牌日期定为2024年2月7日。此决定主要基于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即2023年11月30日至12月27日期间)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触发了股票终止上市的相关规定。
根据公告显示,泛海控股在收到深交所的终止上市决定后,将按照规定做好终止上市以及后续有关工作。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代为管理的退市板块挂牌转让。
图片
泛海控股表示,将聘请山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司股票被终止上市后为公司提供股份转让服务,并授权其办理证券交易所市场登记结算系统的股份退出登记、股份重新确认及股份转让系统的股份登记结算等事宜。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月6日晚间,*ST泛海还发布公告,当天收到公司董事长栾先舟通知,获悉栾先舟收到北京证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北京证监局认定栾先舟存在于2016年内幕交易民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及泄露民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内幕信息的行为,栾先舟据此申请听证并提出申辩意见,北京证监局对栾先舟及其代理人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依据相关规定,关于内幕交易行为,北京证监局决定,责令栾先舟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563.77万元,并处以1691.31万元的罚款。同时,关于泄露内幕信息行为,对栾先舟处以4万元的罚款。*ST泛海表示,上述行政处罚涉及事项与公司无关,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公告披露的前一日(2月5日),*ST泛海曾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立案告知书》。根据相关法律法规,1月26日,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目前,*ST泛海各项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开展。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不仅如此,*ST泛海还于2月5日披露了诉讼进展公告,于公告日当天,公司收到民生信托报告,民生信托收到北京金融法院送达的《民事判决书》,主要内容为,北京金融法院驳回广州农商行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审判决结果对公司经营无重大影响。公司将持续关注该事项的进展情况,并按照相关监管规定的要求,及时履行持续信息披露义务。
据悉,2022年8月5日,*ST泛海收到控股子公司民生信托报告,广州农商行以营业信托纠纷为由,将民生信托诉至北京金融法院,并请求法院判令民生信托赔偿其投资本金共15亿元、利息及其他相关费用。
需要说明的是,在2月1日晚间发布公告中,*ST泛海表示,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关于对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公司存在光大兴陇借款、山东高速借款、英大信托借款、中信信托借款、农发行借款等多项未及时披露相关债务逾期情况。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图片
遗憾退场
创立于1988年的*ST泛海曾是叱咤风云的地产龙头,早年间,公司的简称还是“泛海控股”。
1994年,泛海控股正式登陆A股市场,是房地产行业最早一批上市公司。上市之后,公司并没有继续在房地产领域加大马力,公司创始人卢志强分别于1996年参与民生银行的组建、1998年担任民生银行副董事长,从而进军金融业。
公开信息显示,2000年12月19日,民生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此后,卢志强凭借在二级市场的精准操作,在2007年10月26日至2008年1月14日期间的3个月时间里,通过减持民生银行股份密集套现达45.47亿元。
在金融圈尝到甜头后,卢志强开启了在金融行业的扩张之路,并先后拿到了民生证券、民生信托、民生期货等金融牌照并于2016年斥资75亿元增持民生银行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在创始人不断加码金融业的同时,泛海控股也实现了市值飞升。2015年时,泛海控股的市值一度达到1136.88亿元(2015年6月30日,报21.88元),成为彼时仅次于万科(000002.SZ)和保利发展(600048.SH)的A股地产股第三位。
图片
2016年,泛海控股迎来高光时刻,当年公司实现营收246.71亿元,同比增长79.4%;归母净利润约31.09亿元,同比增长37.96%;公司总资产约1678.36亿元,同比增长37.15%;净资产约183.25亿元,同比增长45.04%。
可惜好景不长,2020年,泛海控股卷入“武汉金凤凰假黄金案”,导致公司当期的净亏损额达到46.22亿元,而2019年的公司归母净利润约为10.95亿元,同比暴跌522.15%。
图片
图源:泛海控股2020年年报
此后,公司陷入持续亏损的泥潭,且亏损情况愈演愈烈。2021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的归母净亏损分别为112.5亿元、115.4亿元、68.9亿元。换言之,2020年至今,公司累计亏损额已超340亿元。
持续的亏损引发公司股价的持续下跌,据往期公告披露,截至2023年5月4日,公司股票收盘价连续十一个交易日低于1元,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引发停牌一天,股票简称由“泛海控股”变更为“*ST泛海”。
此外,*ST泛海的债务情况亦十分严峻。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第三季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108.26%。
另据今年1月18日披露的《关于公司控股股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中国泛海有息债务余额为1255.5亿元。(本文首发于钛媒体 APP,作者|陈伟纳)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7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