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ICU住满中国人?旅客叹:3天医疗费花了40万…

旅游 编辑精选

今年春节假期峇里岛涌入大批旅客,至今已发生多起意外事故,事故包括潜水溺毙、机车相撞等。中国驻印尼登巴萨总领事馆更于2月15日发文示警,印尼峇里岛和科莫多国家公园(Komodo National Park)发生多起涉中国旅客的交通及溺水事故,造成多名中国旅客伤亡,但无提及事故详情及具体伤亡人数。

内媒访问今年新年假期去峇里岛的内地旅客叶勇。他表示,“春节那几天,在峇里岛这家国际医院的4间ICU里,几乎『全是中国人』。他们之中,有人被电单车撞,有人包车游览时坠崖……”,事故原因几乎都与车祸有关。此外高额的医药费亦让不少内地旅客吃惊,叶勇的朋友大伟因车祸住院,三天的医疗费花了40几万元,叶勇批评“费用贵过日本等发达国家”,叶勇表示,和极为昂贵的医疗费用比起来,峇里岛酒店民宿的吸引力荡然无存。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印尼峇里岛针对游客不良行为的投诉激增,促使当局宣布,禁止外国游客租电单车自驾游,并计划撤销违反交通规则和签证条例的外国人签证。图为2023年3月26日,一名外国旅客在峇里岛长谷(Canggu)一条大街上骑电单车。(Getty)

内地旅客:国际医院的4间ICU里,几乎“全是中国人”

内地旅客叶勇原本规划一个完美的春节,他和父母、大学好友大伟一家,在印尼峇里岛过年。叶勇提前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他在巴黎岛水明漾区订好一栋350平米摩洛哥风格的白色别墅,四间卧室,带著大泳池;又请房东在当地中超买好饺子,冻进冰箱。

他们分头出发,大伟从日本先飞过去,叶勇带著自己的爸妈和大伟的爸妈从中国出发,待所有人汇合,一起看著春晚煮饺子,迎接大年初一。结果大年三十晚上10点多,赶到别墅的叶勇一行发现,大伟失踪了。

叶勇找到大伟后才知道因为一场电单车车祸,大伟被一名骑著电单车的法国人撞伤陷入深度昏迷,正躺在当地国际医院。经检查发现,大伟身体上有三处骨折,其中眉骨呈粉碎性骨折,腿部的两根骨头断裂。因为头部受到严重撞击,他的颅内还出现了气泡。不懂外语的大伟父母几近崩溃,一直在哭。他们告诉叶勇,多少钱都治。

峇里岛交通事故频仍,新年假期许多中国旅客因此出了车祸。(网络图片)

大伟被送进最高等级照护的ICU,叶勇成了负责张罗一切的人,旅游行程全部取消。叶勇回忆,这片医院区域一共有4个ICU病房,几天里来来去去住了5个病人,除了撞到大伟的法国人,包括大伟在内的其他4人,都是中国人,他们入住的原因100%都与交通事故有关。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叶勇了解到,其中两人是情侣,在2月11日被送来。他们坐印尼司机的车,在去峇里岛本岛罗威那海滩的路上坠崖,那裡据说是峇里岛最宁静的海滩。出事后,他们重伤,司机轻伤,车辆报废。

还有一个是中国女生。她在骑电单车逛峇里岛的离岛佩尼达岛时,被本地汽车司机撞伤。在去过佩尼达岛的叶勇看来,那裡山路崎岖陡峭,电单车和汽车往往挤在一条道上,并不适合骑电单车。

2月15日,“峇里岛中国领事服务”官方微博曾发文提醒,峇里岛右舵左行,驾驶习惯与国内相反,乌布、金塔马尼、佩尼达岛等地部分路段道路狭窄、路况複杂,“请审慎驾乘电单车前往上述地区”。

印尼峇里岛有漂亮的海滩,是著名的旅游胜地。(路透社)

峇里岛车祸频繁:三天医疗费,40多万人民币贵过日本

这是叶勇第二次来峇里岛,这次他终于发现,原来这裡的马路上很少有人行横道和红绿灯,电单车和汽车都开得飞快。另一位刚跟团去过峇里岛的旅客在网上表示,“在咱们国内,黄灯基本上就已经不能过马路了,但是印尼这边黄灯也可以过”。

在这裡的繁华地带,会有一种专门的“领路员”,帮要过马路的旅客开路——他们不但会挥舞红旗或萤光棒,还会吹响口哨提醒司机。看到后,车辆就会减速,甚至停下来。

据叶勇了解,这些人往往是商场等场所的安保人员兼任。这样的开路服务有时是收费的。一位中国旅客在网上表示,自己2023年在峇里岛被这样带著过马路后,对方要了5000印尼盾,相当于2.3元人民币。

峇里岛有许多外国游客穿著清凉骑著电单车。 (Getty)

一个旅客曾在公众号“三明治”上发文,讲述自己2018年在峇里岛过春节时,母亲因电单车车祸住进ICU的故事。作者称,自己和母亲到达峇里岛当天就发现当地交通非常混乱,双向车道上经常能塞4排车。因为开车太堵,电单车就成了当地人和旅客很重要的出行工具,这其中也不乏从没骑过车的新手。

6年过去,局势似乎并未改善。大伟住进ICU的三天里,中国驻登巴萨总领事馆人员天天来探望。“看别的中国人,顺便再把我们ICU的人都看一遍”,叶勇推测,也许还有一些中国人被送到了这家医院,儘管没进ICU,但伤情仍然不轻。

叶勇坦承,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与看病就医有关的攻略,“谁会往这个方向想啊?”很快,他就被峇里岛这家国际医院的医疗费用震惊了。

医院当时已对大伟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止血等操作,拍了X光和脑部CT。叶勇被叫到楼下去交费。然后他被吓到了——这部分折合成人民币,相当于3万多元。

叶勇是医药行业中人,也曾在日本工作过,峇里岛这家医院的收费,已经远远超过了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我当时非常激动地问医院,这个收费合理吗?一般人付得起吗?”叶勇回忆,医院的人态度冷淡地说,“我们的规定就是这样的”。

2月10日,医院询问,是否进行手术?根据伤势,大伟需要做面部、腿部和脑部三个手术,费用折合人民币40万元。叶勇十分激说道“真的是天价,美国人、欧洲人也负担不起吧?”,但医院人员还是冷漠的回应说,“这是规定,你可以选择不治”

大伟的医药费高得惊人。(凤凰网)

在叶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三个手术的费用降为约35万人民币。2月17日,病房裡那对中国情侣告诉叶勇,6天时间,他们已经花了相当于60万人民币的医疗费。

2月18日,大伟转院了。转院前,医疗费用明细打印了漫长的11页。叶勇发现,医院多收了两晚ICU住院费。他把这笔钱要了回来。

而转院后的医疗费也不便宜,普通病房只是从一晚3000元(人民币)降到了2000元。当地华人告诉他,本地人有医保,看病不会像外国人那么贵,但也不便宜,所以当地穷人根本看不起病,而富人则会“坐飞机去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看病”。

叶勇觉得,和极为昂贵的医疗费用比起来,峇里岛酒店民宿的吸引力荡然无存。“这裡就像一个危险的毒蘑菇,表面上风景漂亮,物价很低,但是水面之下的东西你是看不到的。一旦掉下去,你才知道有多可怕。”叶勇说。

在峇里岛繁华地带,会有一种专门的“领路员”,帮要过马路的旅客开路——他们不但会挥舞红旗或萤光棒,还会吹响口哨提醒司机。看到后,车辆就会减速,甚至停下来。(凤凰网)

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峇里岛的最大旅客来源国之一。“对比海南,峇里岛的酒店性价比太高了,尤其是过年期间。”叶勇曾这样认为。但考虑到医药费,这笔账大概得重新算过。

艰难的索赔之路:内地游客叹“不敢在峇里岛过马路”

撞到大伟的是一个在峇里岛生活多年的法国人,他们的索赔之路也十分艰难。印尼警察的英语并不流利,无法有效沟通,叶勇只好在社交网络发文,请当地懂印尼语的中国人和华人帮助。很快,一个在当地做生意的中国女性和一个在当地读书的中国女孩联繫上叶勇,为他提供了无偿帮助。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她们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是有依靠的。”电话里,叶勇很感慨。叶勇开始与负责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印尼警察沟通,向肇事的法国人一家索赔。

警察一开始就说,你要百分之百相信我。但当被问及一些关键问题,比如撞人者是否喝酒、吸毒或嗑药时,警察没有回答。被问及撞人者是否超速时,警察说,结果要很久才能出来。他也不愿意给叶勇看车祸当时的监控录像。

峇里岛混乱的交通让不少旅客打消旅游念头。(凤凰网)

叶勇隐隐感觉到,水面下有一些无法明说的东西。肇事的法国人有一个30多岁的印尼妻子。几经沟通,警察告诉叶勇,对方只同意赔偿10万元人民币,可以先给5万,争取再给5万,“这个事情就结束了”。

哪怕这笔钱都拿到,也只相当于大伟在峇里岛最终医药费的五分之一。“我拒绝了,说上法庭吧”叶勇说。

如今,大伟的所有医疗费用累计已超过40万人民币,他尚未出院。春节假期已经落幕,叶勇还滞留在峇里岛,一面陪护,一面艰难维权。

叶勇提前把家长们提前送回国,退掉了计划中佩尼达岛那个坐拥美丽景观的酒店,改订了一家距医院只有100多米的酒店。

实地入住时,他发现两点之间隔著一条宽马路,路上车流密集,都是电单车和出租车。他往前绕了一大圈,走了1000米,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人行横道,或者举著红旗吆喝著开路的领路员。

2022年12月8日,在印尼峇里岛,游客在Batu Bolong的著名冲浪海滩上享受。(Getty Images)

那一刻,叶勇决定放弃步行,打了一辆网约车回酒店。他叹道,“我已经不敢在峇里岛过马路了。”

来源: 香港01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45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