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生育的社会:27%的日本50岁女性“一生无子”

亚洲新闻

当想法照进现实,当行动变成结局,日本的不子化社会,为我们揭露了一个人生怎样的可能性?

随着日本社会的不断发展和演变,我们终是看到了这个亚洲发达国家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在生育问题和女性地位上,依然面临着几乎是最残酷的考验。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从1970年出生的女性50岁时无子女比例来看,日本为27%,在发达国家中最高。

从人口学的角度来看,女性在50岁时没有子女的情况被视为“终生无子女”。经合组织的数据显示,以1970年出生的女性为例,日本的这一比例为27%,在有可比数据的17个国家里最高,其次是芬兰(20.7%)。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在2000年出生的女性中,31.6%-39.2%的日本女性将终生没有子女。

日本男性也同样如此,从较高的未婚率来看,日本男性终生无子女的比例可能更高。

该研究所分析了终生无子女的原因,将无子女女性分为结婚困难型、不想要孩子型、推迟生育型以及不孕·健康原因型。

很显然,对日本这样一个特殊的社会来说,日本女性终生无子女的首要原因,就是结婚困难。

日本女性何以结婚困难?

这具体体现在传统的日本女性所要求扮演的家庭角色,以及女性渴望自身独立追求事业之间的矛盾。

当然,经济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在日本,房价收入比为6.8年,这意味着一个家庭需要不吃不喝差不多7年的时间才能够买一套房,尽管这个比例比我们低很多,但在日本这样的社会里,6.8年的房价收入比,依然是一众发达国家里,房价收入比较高的存在。

另外,由于日本经济在上个世纪末经历泡沫破灭,这也导致一代年轻人在职场中的希望并不大,他们拿着并不多的薪酬,干着边缘的工作,长期来看,薪资增长速度并不高。

而对结婚伴侣而言,不能找到具备充分经济实力的合适结婚对象,也是一大原因。

日本未婚女性收入低以及没有交往对象,不想要孩子的概率就更高。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除此之外,在家庭和事业上的选择,也不断挑战着日本女性的底线。

尽管日本早在1986年就实施了《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无子女率高的1965-1970年出生的人是《均等法》实施后的第一代人,这让日本工作的女性更多了,但兼顾育儿和工作的扶持措施没有进展,这也导致日本女性持续面临要么辞职去生育、要么不要孩子要工作的两难选择,于是终生无子女的女性进一步增加。

一个不生育的社会,将是日本经济长期面临的最大挑战。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月27日公布的数据来看,日本2023年出生人口降至75万8631人,比上一年减少5.1%,减少速度比预期更快。

如果这一趋势持续,到2035年日本新生人口将跌破50万人,日本在2030年后适婚年龄的人口将会急剧减少,这被称之为2030年悬崖,之后日本的出生人口将再难逆转。

很难说造成这一人口困境的,是日本的宏观经济,还是日本自身的社会问题。

日本女性的终生无子女比例快速上升,背后可能是传统的儒家文化和传统的家庭伦理在束缚日本女性的现代思想。

不仅仅是日本,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全球最低,韩国自身所受的儒家文化更为严重,韩国女性因此在传统方面的挑战,也往往比日本更深。

而出生人口的断崖式下跌,也导致了新生儿的大幅减少,在截止2023年的七年时间里,日本出生人口从约101万减少了25万人,年均降幅高达3.6%,2000-2015年年均降幅则为1%。

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生人口的降幅将会更大,个体的生育环境不佳,将会呈一种瘟疫般的病毒传播,间接影响更多人的生育意愿。

东京财团研究所在2022年底的估算显示,新冠疫情下的3年,日本有16.6万对婚姻消失,因此而离婚。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曾表示,进入2030年代之前是日本摆脱少子化趋势的最佳机会,2000年代每年仍有120万人出生,必须在这一代人迎来结婚适龄期的2030年前后,大大刺激人们的生育意愿。

但要想恢复日本的新生人口,其难度也可想而知。

根据日本总务省2022年的调查显示,从就业的30多岁男性的未婚率来看,年收入200万日元左右为64.7%,比2021年上升了11.8个百分点,从希望结婚的人来看,男女都维持在了8成左右。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换句话说,大部分的男性女性都希望结婚,但在具体的行动上,由于日本也面临和我们相似的境地,随着年轻人的责任感越来越重,成本越来越大,在一个经济近乎陷入停滞的社会里,年轻人的生育意愿也会随之下降。

这是一道近乎无解的难题。

在过去的数十年时间里,日本为此花费巨资,不仅仅现金补贴生育家庭,托儿、教育方面乃至生育假期方面都有了显著的进步,但这一切依然没有阻挡日本年轻人进一步降低的生育率。

这其中,女性的态度和观点非常重要。

不少女性所反映出来的疑虑包括不限于,只有女性在职业生涯中有空白期、赚的钱只够自己生活、养育孩子就会牺牲自己等等。

当然更多的,还有童年经历的创伤,例如父母关系不和睦、大男子主义家庭等等,这些也都会影响年轻一代的育儿观念。

目前日本社会的人均GDP差不多在三万多美元,这一数字还没有1995年高,收入的增长停滞,育儿成本的加剧,都让年轻一代抚育子女,变得更为困难。

日本已经成为世界上不要孩子最多的国家,在50多岁的人里,4个人中就有1人以上没有孩子,是完全没有孩子,而在2000年出生的人中,最多会有4成左右的人一辈子不要孩子。

最可怕的不是日本老一辈人怎么想,而是日本年轻一辈怎么想。

对我们来说,我们很难理解日本00后会有三到四成的人不想要孩子,是完全的不想要孩子,这一生育观念的变化背后,可能是日本拿出万亿现金也难以改变的事实。

很明显,日本年轻人的生育意愿和日本社会整体的经济状况挂钩,而日本女性的终生无孩率也明显如此。

在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前,没人想过结婚后的经济生活会出现如此大的风险,但随着日本地产泡沫的破灭,要还的房贷和教育费用一分不少,但人们的收入早已出现剧烈下滑。

随之而来的,就是结婚后的成本开支越来越大,这对出生于日本繁荣经济时代长大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个重大打击。

今天,我们也多少面临着类似的情况。出生于1995年后的Z时代群体,在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长大,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对自己的要求也比父辈更高。

但当他们进入社会后,却发现和他们儿时听到的见到的全然不同,一个更严峻的就业形势,一个更放缓的经济增长,都让一切的风险变得更高。

时代在改变,人也必须要做出改变。

生育从计划到鼓励,人们从想生到不生,变的可能不是人们自己,而是这个时代。

浪花一朵朵,拍散的可能是人们的想法、观念,还有对未来的乐观预期,而这些都最终体现在了生育上。

日本的教训,某种意义上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来源: 罗sir职话



(即时多来源) 英语亚洲要闻 English Asia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11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