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跨国亲情征文”第二十二篇: 母亲,在遥远的北方张望

文艺天地 编辑精选

母亲,在遥远的北方张望

  

悉尼的窗外,又是一个蓝天白云的日子。但空气里,却弥漫着Delta的恐惧。

我家的阳台对着北方,很远很远的地方是中国。封城后,我习惯坐在阳台上,看着北半球的方向——老母亲生活的地方。

Image

总觉得,母亲像一根牵着风筝的线。无论你在世界任何地方,她是一个心灵的原点。



【1】

母亲一辈子没出过远门。她像一棵老树一样忠诚地根植在那个江南小城。在最贫困的年代,节衣缩食供我上学,把我送进了大学。

她最幸福的事,是可以让我远走高飞。

她最痛苦的事,是我一直不在她的身边。

我到澳洲后,一直想请母亲来看看南半球的世界,悉尼大桥、歌剧院、乔治大街,还有那些蓝色的海洋和茂盛的森林。作为她的儿子,我感恩她用最朴素的方式,让我明白了人世间最真挚的亲情。她不知道尼采、哥德、普希金,甚至不知道最简单的牛顿定律、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但在我行走世界的路上,母亲就象一个老师,启蒙并影响着我的人生。

Image

 

作者许仰东(中)将个人散文集与澳中峰会主席杨东东、悉尼上海商会会长卞军分享。

母亲的澳洲之行,连续几次没有成行。

前几年父亲病重的时候,母亲说要陪在老父亲身边,她说人老了才懂得什么叫相依为命。父亲过世后, 87岁的母亲老了许多,并患上了轻度阿尔茨海默症。

 

在我想加速完成母亲澳洲之行的心愿时,一场新冠疫情又把这个计划拖得遥遥无期。



【2】

毎次赴澳前,我会从上海驱车去老家,与母亲作个道别。 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时,会有一种天然的宁静和温暖。这种温暖可以带到像澳洲这样很远的地方。

我喜欢悉尼这样一个城市,或许因为母亲在远方,因而少了几许亲切。

母亲从小对我的呵护,使我从不会做买菜烧饭之类的家务。悉尼封城后,我不得不为生存而去超市买菜购物,开始与油盐酱醋之类的打起交道。

我又想起了母亲。

想起很多很多年前,我曾经看着她烧菜做饭的样子,我完全是在记忆里寻找着那些碎片,一点点拼装起来,竟然烧出了不错的饭菜!

Image

从记忆里仿效母亲,第一次做的中餐。

我欣喜地把平生第一次自制的饭菜图片发回中国。

母亲急了,感觉到我这里的疫情肯定非常严重,不断托人电我,反复唠叨着一句话:“孩子,快点回家!”。

我被她的唠叨而感动。在悉尼的阳台上,我望着遥远的北方,想起了威·布朗说过的那句话:这个世界最美的声音来自母亲。

【3】

我不想把乱作一团的悉尼疫情告诉母亲,但凡她知道我遇上些困难都会整夜失眠,何况这里每天千例左右新增病例的恐惧。

我尽力把唯美的澳洲,那些蓝天白云的照片发给她,想告诉她,我在岁月静好地生活。自然也希望在合适的时候,她能来到这个阳光绿意的南半球,完成我多年的心愿。

Image

母亲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

 

她说幸好没有跟去澳洲,花那么多钱去看中国几十年前的那点风景,不就是几片白云一点蓝天?就连我反复拍摄的海德公园的风景照,母亲说远没有老家开春五月时,遍地油菜花的田头来得漂亮?

Image

廖大奎的诗里说过:“到处青山山有树,如何偏起故乡情”。

我突然觉得,母亲对家乡的热爱那么本色而纯粹,不像我渗杂了几许杂质。



【4】

悉尼的疫情在失控,许多生命在陨落。

转眼中秋将至,母亲知道了悉尼的疫情严重,连我悉尼项目的工地上也出现多例疫情。

Image

堪称澳洲五大豪宅之一的悉尼卡斯丽举行开工仪式。

姐姐在电话里告诉我,母亲的阿尔茨海默症像是严重了许多,最近她老是要跑到楼下去张望,说信箱里肯定有儿子寄来的信。

他的记忆回到了过去很久的时光,停留在我大学时代每周一封家书的年代。我知道她每次看到邮箱的信时,才会真正快乐与幸福。

亲情是“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的嘱咐,是“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牵挂,是“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来”的思念,是“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的守候。我能感觉到母亲孤独背后的那种留恋。

我含着泪花提起笔,以写信的方式,一笔一划地陪着母亲回到过去的时光,网络世界里,很多年没有用家信体会刻骨铭心的亲情……

是的,中秋节快到了,我应该回到母亲的身边。

但丁说过: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作者简介
许仰东,笔名荒岛。当过大学教师、报社记者、企业董事长。穿梭于中国、澳洲两地,2005年起任悉尼UDS首席执行官。出版个人散文集《岁月的痕迹》等作品。
来源:华人瞰世界
更多  疫情下的跨国亲情征文


 
 

 6,96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