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千名浙商进退纠结,号召抄底购房的主播痛哭

国际新闻

当地时间2月25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示,乌克兰全境陷入战火。

战争中的普通人,心态与遭遇各有不同。尤其是中国公民中经商步履遍布全球的浙江商人,他们很多都是拖儿带女,身家与财富都处在俄乌战事威胁与危机中。

根据乌克兰浙江同乡会的信息,乌克兰是浙江在东欧的第三大贸易国家。在这里,中国公民6000人中,浙江人就有1000人,留学生170人,浙江企业34家。

这场战争,将会带给他们什么呢?战火中的他们,都是怎么应对的?场外的浙商资本,对他们未来的乌克兰发展,做何准备?

这群战火中的普通人,同样受全球人民关注。



根据这几天《棱镜》作者的了解,大多在乌克兰的浙商,相对而言,还是比较淡定的。大部分受访人士表示先让家人撤离,自己则大概率会呆在乌克兰继续观察战事,也便于对乌克兰资产或者商务的后续处置。

“我们现在压力也很大的,基本上这几天没睡觉,你睡也睡不着。”比如来自浙江丽水市青田县温溪的朱光翔,先把妻子填上了大使馆的撤侨意向单,而自己则决定留在乌克兰:“做为一名侨领,也是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一名协助撤侨人员,也有义务留下来帮助更多的华人华侨。”

拖家带口跑乡村避难:一觉醒来也不平静了

根据新华社报道,2月26日,基辅发生了巷战。

而在浙商叶先生的经历体验,从2月25日开始,基辅的局势就开始越来越差。叶先生一家四口都在乌克兰,在离基辅市区30多公里处,开有一个箱包加工场。两个孩子都在基辅上学,一个小学,一个尚在幼儿园。

当天凌晨5点左右,全家人被两声巨大爆炸声惊醒,窗外的天空被染成了红色,大家都躲进了地铁,门口都有警察和军队驻守。局势超出了叶先生等人的预估,那两个炸弹据说在离基辅约两公里处爆炸。虽然至他一家离开之际,基辅的电网和民用互联网都还正常,但银行和各大政府的网站都被“黑”了。

2月25日下午1点左右,目击了基辅阿布弄区激烈巷战的叶先生,带着一家人驾车从基辅市区向南,开了大概三个多小时,进了一个村子,有幸被当地村民收留了。

“我以为举家逃到乡村来会好点,没想到刚安心睡了一晚,这里也有了新情况。”乌克兰时间2月27日上午9点左右,叶先生刚起床,收留他的村民告诉他,村庄周边发现有俄军空降兵落点的标记出现,村民们大早就组织起来去销毁这些标记,并用石油做成弹药,准备器械对抗俄军。

叶先生告诉作者,看来乌克兰哪里也无法避免战乱了,但还是先呆在这里观察,内心对未来时局的担心又多了几分。他表示:钱财身外物,一家人安全最重要。他们已经填好了中国大使馆的撤侨意愿书,也在耐心等待中。

不过,截止目前,大部分受访人士表示先让家人撤离,自己则大概率会呆在乌克兰继续观察战事,也便于对乌克兰资产或者商务的后续处置。

在乌克兰法投资斯托夫再生化纤并建有厂房等固定资产的何生根来自杭州富阳,他也计划让儿子先返回中国,“工厂在这里,我还要处理很多事,要回国也要等晚一些了”。

乌克兰敖德萨乌克兰佳美销售公司销售经理也表示,公司已经带领员工囤物资,也给员工多发工资安置,让他们也囤购一些生活物资,确保安全度过难关。“保护员工安全,也有一定责任。”

乌克兰“温州炒房团”:能不能收回投资?

浙商里还有一个比较庞大的群体,那就是温商。在乌克兰的温商总共目前有500人左右,一部分聚集在基辅附近一个名为“7KM”的批发市场经商。目前,7KM市场已经歇业关闭。

温州人汇集的7KM市场处于关闭状态

王金炜是温州瓯海人,在乌克兰已经生活了14年,2008年到乌克兰并在当地经商。王金炜表示,24日早上,她还在市场店里经营,看到了当地新闻,所有人都回到自己在乌克兰的家里了,并在微信群里互相报平安,静待大使馆撤侨通知,也在继续观察战局情况再定。

在这场战事中,乌克兰房地产投资,应该属于毁灭性打击的领域之一。



曾经驰名境内外的“温州购房团”已经解体,但对房地产市场以及与这个市场相关的领域,还是留有如同写进基因里的那般敏感与喜好。

多名温州人告诉作者,在固定资产类的投资,除了一些商场开发的项目外,别的基本分布在乌克兰西部的一些城市。

比如乌克兰西部的主要城市利沃夫州首府城市利沃夫,起码有三个以上的新楼盘开发是温州人。利沃夫1256年见于史籍,距今有7百多年的历史,人口大约260万,面积2万多平方公里。

很多华人看中的主要是这个城市凝结的东欧历史文化痕迹。一个历史旅游名城,每天的流动人口就达20万人,城中历史博物馆、圣乔治大教堂、库舒尼卡歌剧芭蕾舞剧院都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我想,炸弹不会炸毁这个城市吧?”去年6月份,叶荣(化名)在当地购买了几套旧房子。当时,乌克兰局势相对其它国家也并不稳定,而他们依然投资这里,也有自己的一套投资逻辑。

根据叶荣的了解,华人还是喜欢买这边的旧房子,利沃夫在他们的眼里,产业发展也有强劲的活力与潜力。这里是乌克兰西部主要的工业与文化教育中心,设有许多大型工厂,建有乌克兰最古老的大学利沃夫大学。

利沃夫的房源

“租房不如买房!”根据他的测算,当时利沃夫的租金每个月1500元,租三、四年也可买到一个房间了。去年6月,他看中的一套房子,60多平方米的旧房子,也就6万美元,每平方米1000美元。在他们眼里,当时这个城市的房价普遍偏低,就连利沃夫市中心自由大道周边的房子,也差不多这个价格。

更重要的是,在这边房子没有年限,所以新旧不影响房价。而这些老房子大多有百年历史,有历史的遗迹,但并不阴暗陈旧,房子里的家具和基础设施基本都很完备、精细。

当时,他买房子的时候,费用包括4%佣金+2%政府税,“三年内没交易过的房子税点比较低,否则税金很贵,不划算”。

虽然这里尚没被这场战火波及,但最近房价也跌了,叶荣现在还是有点后悔买早了,而且对于趋势,他也缺乏信心,怕回收周期变长,自己的资金承受不起。

与叶荣相比,来自温州永嘉的黄先生却对乌克兰开发项目趋势非常乐观。从目前尚在乌克兰的浙商群体里,黄先生也算一个“淡定哥”了。

他在乌克兰西部,购买了一个近百公里的岛,岛上有千亩原始森林,2000多亩地,1万多亩湖面。“这里至目前还很安全。”朱先生说自己偶尔除了从网络新闻或者微信圈上看到战事外,这里像个世外桃源,看不到一点和战争相关的痕迹。而且,他坚信,即便乌克兰局势继续恶化,也不会殃及这里。他在乌克兰15年,之前一直在敖德萨做雨伞贸易,后来自己办了一个工厂。

朱先生庆幸自己在2014年就变卖了在乌克兰的工厂等资产,转投高端旅游度假区开发。他透露,自己还要在敖德萨建一个赌场,但目前还没有完全成型,岛上海滨浴场等娱乐场所配备齐全。

敖德萨在乌克兰南部的德涅斯特河流入黑海的海口东北30公里处,是乌国第四大城市,敖德萨州首府。当地时间2022年2月24日,俄军就从那个地方登陆乌克兰。

因为朱先生所在岛属于原军管的区域,可以持枪,目前,他还在岛上配备了一个枪械库。他们一家都没有想撤离乌克兰的想法,目前,一家人中,只有他已经拥有乌克兰的护照。因为,根据当地法律法规,只有永久公民才可以拥有乌克兰市场流通的枪械。当然,还得遵守当地的枪械管理制度。

崩溃痛哭的小情侣:收回抄底购房的说法

杰森不是浙江人,但他曾经对房产投资的观点和温州炒房团有关。

此前一天还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市谈房价跌价可以抄底的杰森如今表示,自己要收回战争前一天说的“抄底基辅购房”投资的说法。

《棱镜》在2月25日曾有过报道,杰森说自己认识的一个房东,原本拥有一批物业,起码有20来套房,是个包租公。此前,他非常低廉地抛售了自己的房子,跑欧洲去了。打个比方,之前价格200万一套的,当时甩卖的时候,110万、甚至50万抛售,但很少人接手。

当时杰森认为,局势不会这样持续下去的,现在在乌克兰基辅买房肯定是好时机。他还套用了中国的一句谚语:“撑死胆大了,饿死胆小的!”根据他的观察,当时基辅的房价基本大跌了三四折,之前在每平米七八千的,现在跌到两千。他的信息,甚至点燃了身在国内的浙江人李女士的投资热情,她曾经联系多个老乡,咨询他们等战事结束,是否有意向去乌克兰买房,但最终因为缺乏可操作性,被否决。

但现在的局势,连杰森本人也完全撤销了这个购房投资的想法了。他在漂流的避难过程中,感受到战争的可怕性,情绪崩溃到痛哭。



离开基辅城区的2月25日,经过基辅第聂伯河畔的时候,看到乌克兰官方向基辅年轻男子们发枪,杰森感觉到时局的严峻性,忧虑开始加重。

崩溃哭泣的杰森,来自他的视频截图

在作者发稿之际,杰森已经在基辅向南一个不知名的城市避难途中了。他说话的语气不再像之前那么激昂,并澄清,自己虽然长着一张混血的脸,但不是乌克兰人,而是中国山东籍人士,也填好了中国大使馆发给中国公民的《关于请拟自乌克兰撤离中国公民进行登记的紧急通知》。

他现在忧心的是,女朋友是乌克兰人,所以,自己也是很纠结去与留。

他们在2月25日才决定离开基辅,去西部躲避战难。其实在战争爆发前,基辅到北京的包机,一个人就要95万元,这也是普通人承担不起的。到25日那天,机场跑道也已经被毁,根本无法坐飞机离开。大家都向乌克兰西部转移,而据他了解,去往西部的路上,早已堵得每个小时只能行驶五六米。

于是,杰森就带着女友,女友带着猫,坐上原本西行的火车,但不知何故,火车竟然行至中途掉头往乌克兰南部前行。而杰森坐上不知去往哪里的火车,和女友颇感迷茫,再也没了前几天那样轻松与踊跃的样子,两个人蔫了。

改方向的火车载着他们不知往哪个城市,他以为,离开基辅可以躲开战乱,没想到被火车带过去的这个城市,也是战火弥漫。但截止到2月27日清晨6点,相对来看,被战事殃及还并不严重,而这个城市到处都是来避难的人群。

“以为离开了基辅,这个城市会安全,没想到这个城市也警戒了。”杰森说在这里睡着半夜,警报拉响,大家半夜往这个城市的防空洞里集合避难。

如此各种情况内外夹攻,让他倍感崩溃,一个大男孩,直接在视频里痛哭到泣不成声。至2月27日,这对小情侣还滞留在当地。

场外浙商:无意发战争财,但想参与重建

浙商行千里,根永远还在浙江。就在俄乌战事发生的第三天,浙江海关就向他们发布了“预警”:俄乌后期会有变化,清关方面可能会趋严,沿线国家的订单也会同时下降的可能,提示大家做好风险把控。

确实,在某些领域,震荡会加剧。浙江青田的叶先生表示,乌克兰汇率暴跌,让他的业务运作停摆。比如2月25日下午3点,格里夫纳兑美元从28:1,一路飙升到33:1,目前他们做跨境贸易的都不敢进货,得重新调整汇率强震带来的货款支付环节风险规避方式。

根据央视新闻报道,中国是乌克兰最大的贸易商,2021年还创下历史新高。而义乌新年前,叶先生两周就有10万元人民币的营业额,但现在,两个月总共只卖了10万元的销量。

乌克兰和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产业连接紧密,家族企业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做雨伞产销一条龙的温州人徐女士,去年一年做了43个集装箱业务。

“这样的震荡,让客户怎么去进货?”徐女士称自己家的乌克兰业务早就几乎陷入停滞,从去年12月份到现在,以前过完年就开始订货,现在一个都没有,不确定因素是汇率波动叠加物流环节的管制。但他们对未来还是表示乐观,“等一段时间,肯定会恢复”。徐女士和家人也希望战争早点结束,不会放弃乌克兰市场。

不过,作者了解到的场外浙商资本大部分并不乐观。尤其是那些身家资产过亿的富豪阶层,他们认为自己已经不必要“搏命”赚钱了,即使俄乌战争结束,也会留下被洗劫后的“伤疤”,大家对这个市场都会留下阴影。当然,如果有力量把这个战争阴影给消解掉,乌克兰肯定是全球的一个投资洼地,他们愿意携资本参与市场重建与修复。

毕竟,乌克兰的跨境电商物流需求强,属于东欧第二大电商的采购量。2016年以来至俄乌战争爆发之前,相关华人华侨服务机构的一项考察发现,中乌的跨境消费也达到每年20亿美元,集中在在旅游、房地产开发领域。而在2014年之前,曾经有数万中国人活跃在乌克兰,由此可见,国人本质上还是相对喜欢乌克兰这个东欧国家的。

毕竟,其优势非常明显:地理位置优越,市场辐射独联体、欧盟、北非;交通便利,拥有4条通往欧洲的交通走廊及黑海周边优良海港;土地资源丰富,拥有世界1/4的黑土地,农业较发达;矿产资源丰富,铁矿、煤炭等储量居世界前列。

https://all24x7.com复制到浏览器上打开



 2,94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