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克文将出任澳驻美大使 专家:有助避免中美冲突

国际新闻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周二(12月22日)宣布,同为工党籍的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将于明年出任澳大利亚驻美大使一职,并说这是一项杰出的任命。此消息立即引发话题。

路透社报道,阿尔巴尼斯指出,陆克文是全球最受追捧的中国专家之一,并表示他将在该地区因战略竞争而重塑之际,为这一角色带来重要经验。

阿尔巴尼斯在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本周二出访中国之前,于新闻会上公布这项任命。他说:“他同意以前总理、前外交部长的身份担任这一职务,为澳大利亚带来了极大的荣誉。”


陆克文对此表示非常荣幸,他重申了美澳联盟的重要性,并强调了他在美国生活和工作近十年后,与美国商界和政界领袖的密切个人关系。

陆克文在一份声明中说:“与过去几十年一样,美国在我们地区的最深入和最有效的战略,参与继续为我们的国家利益服务”。

阿尔巴尼斯也表示,自从他在9月任命前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史密斯(Stephen Smith),为澳大利亚驻英国高级专员(相当于大使)之后,陆克文的任命反映了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之间“英美澳同盟”(AUKUS) 核潜艇安全协议的重要性。

“我们参与 AUKUS 并非偶然,这些决定需要大量外交,当然也需要了解现有的政治结构”,阿尔巴尼斯说。

会说中文的西方领袖

陆克文毕业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学专业,以会说中文、对中国抱有相当大的兴趣著称。他在大中华区享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还开设了“陆克文先生”的实名认证账号,经常与中文网民互动,并以“老陆”自称。

除了跟中国外,陆克文跟台湾的关系也很密切。他1980年代曾在台湾的国立台湾師范大学学习中文,台师大也在2011年颁发给他杰出校友的荣誉。

陆克文年轻时曾在澳大利亚外交部任职,并于2007年12月至2010年6月首次出任澳大利亚总理,但在党内竞争中不敌后来同为工党籍的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他在吉拉德内阁任内,于2010年9月至2012年2月出任外交部长。但为了挽救当时工党的选情,2013年6月,陆克文再次回任澳大利亚总理,可不久后就因为工党败选,在2013年9月二度下台。

他二度卸任总理后主要在美国任职,自2014年起担任美国非政府组织“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的主席。他今年中还取得了英国牛津大学的哲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专门研究习近平的世界观,是全球公认的中国通之一。

自今年中以来,媒体经常猜测陆克文有可能成为澳大利亚新一任驻美大使,曾在早些时候遭到否认,不过最终这项任命在12月确认。

不过,他以前总理的身份接任驻美大使,除了是罕见的安排外,加上阿尔巴尼斯曾是他过去任职总理时的副总理和内阁部长,在澳大利亚政界和舆论界也引发正反不同的声音,赞成者与反对者皆有。

专家:有助避免中美冲突

国立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左正东告诉德国之声,他认为陆克文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也是非常及时的人选,因为,正如陆克文新书中所写,“美国和中国间存在高度不信任,而这种高度不信任又可能间双方激烈的竞争推向正面冲突,因此,获得两方信任的第三方提供双方中立的参考座标,甚至适时对于双方进行规劝,对于缓和竞争避免冲突非常重要”。

左正东还表示,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于印尼巴厘岛见面后,双方正尝试建立可以管控竞争的框架,陆克文此时驻美,不仅可有效发挥诤友的角色,还能推动一个容纳盟友的管控框架,“除了陆克文,还难想到有人比他更合适”。

陆克文新书《可避免的战争》(The Avoidable War)繁体中文版审定者、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奎博,也同意左正东的看法。他告诉德国之声,派任在全球主要国家的大使,其职责主要职责在于忠实传达自己首都的意思,所以陆克文担任驻美大使,“是一个满好的选择”。

而对于陆克文上任后会不会对中美关系、中澳关系和两岸关系产生影响,黄奎博认为,陆克文未来的主要工作还是在经营美澳关系,而且从外交礼节上并不太适合公开讲太多中美问题,“他可以讲,但讲太多就像是干涉美国内政”。不过,黄奎博也同意,“我相信他会在私下场合,跟美国官员见面时,提出他对美中关系的想法”。

黄奎博解读,陆克文在新书中提到中美冲突会越演越烈,但并非不能避免,他认为中美应该透过“有管理的战略竞争”模式,来双方的误判和误解降到最低,包含拜登上台后,中美国安“护栏”的建立,是陆克文认为的其中一种。双方应该针对中美核心关切的利益,以及各自的底线在哪里,双方应该说清楚,“不要再隐隐藏藏的”。

而对于外界担忧,陆克文以前任总理的身分去当驻美大使,可能级别太高,也可能会架空澳大利亚的外交部,左正东认为,目前艾尔巴尼斯正力图改善与中国的关系,“陆克文以前总理的份量,才可以稳住与美国关系”。

左正东承认,这确实有可能会架空黄英贤的角色,但从阿尔巴尼斯和习近平日前的见面,以及这次中澳建交50周年以总理名义发布贺信,可以看出阿尔巴尼斯自己对于外交关系的投入,未来澳大利亚外交部的角色限缩,已经是个现实。



不过,因为所有的政治最终都牵涉到本国的政治环境,黄奎博也对陆克文个人或澳大利亚是否能够影响美国政界走向表示怀疑。他说,“不要把陆克文的上任,解读为澳大利亚就可以扭转美国对中国大陆政策的走向”,而且在两岸关系的部分,黄奎博认为,“其实我觉得对台湾没什么影响”。

赞成的声音

不少澳大利亚政治人物和专家都赞成这项任命,前澳大利亚律政部长、也是前澳大利亚驻英国高级专员的布兰迪斯 (George Brandis),就投书《悉尼先驱晨报》表示,陆克文的任命将在美国受到欢迎,他在美国也受到高度重视。此外,这延续了澳大利亚在华盛顿,由曾在政界任职的高层担任强而有力代表的传统。

《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曾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担任澳大利亚驻美大使的理查森(Dennis Richardson)说,“澳大利亚的很多人并不十分了解,他(陆克文)在国际上的地位有多高”。

理查森认为,作为一名前外交部官员,陆克文“显然会非常清楚地意识到,需要代表政府的政策,我认为他将很好地行使这一纪律”。

澳大利亚前财政部长和前驻美大使霍基(Joe Hockey)则说,陆克文可以直接与总理联系,而且 “有胆砸开关闭的大门”。

报道还称,陆克文的任命是澳大利亚政府私下向美国提出的,美国方面希望有一个 “有地位的任命”,以配合美国向堪培拉派遣肯尼迪女士(Caroline Kennedy)出任大使的决定。今年7月才抵达堪培拉履职的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同时也是前美国驻日大使和美国前总统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女儿。

肯尼迪女士说,陆克文的提名将 “进一步加强美澳联盟”,她期待与陆克文密切合作,“推进我们的共同价值观”。

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曾在2016年时,拒绝提名陆克文竞逐联合国秘书长的职务,因为他的 “人际交往能力差”和“脾气”,但特恩布尔在星期二(12月20日)赞扬了这次是“极佳任命”。

反对的声音

虽然总体而言,舆论中的赞成者略多于反对者,但仍有一些声音,对于这项任命有著极为不同的看法和怀疑。例如《澳大利亚人报》也报道,一些美国官员预计会对陆克文博士持谨慎态度。

报道称,一位高级外交政策观察家说,“陆克文的特点是他有一流的智力,但有二流的脾气……官僚机构中的每个人都有印象”,另一位外交人士说,“我能想像(澳大利亚外交部)申请驻华盛顿的人数将骤降”。

一位澳大利亚工党的前部长也同意,与他在任时不同,陆克文在澳大利亚的驻美大使馆任职, “只会让几百人发疯”。

另一位与美国有联系的内部人士说,美国共和党内的一些人对陆克文“心存疑虑”,因为在2008年一次电话交谈的细节被泄露后,他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关系一度很僵。陆克文还曾抨美国前总统击特朗普(Donald Trump)是 “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总统”,但特朗普已在上个月宣布将在2024年竞选美国总统一职

“他对特朗普的批评一直很严厉。他对英美澳同盟(AUKUS)的批评,也意味著会有来自某些方面的质疑。这是政府的一个风险。阿尔巴尼斯可能觉得要是陆克文真的想要(这个职位),他很难拒绝”,该人士说。

来源: 德国之声



 

 76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