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创始人的个性和经历将如何影响它的未来?

人工智能 人物 科技 编辑精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航通社(ID:lifeissohappy),作者:书航,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ChatGPT 的火热让它有可能造就人工智能领域的 “iPhone 时刻 “,就是那种终于突破了可用边界,一下子让它开启下一个时代的时刻。此时,或许回头看一下它的开发者以及发展历史,可以窥见它未来将会如何进化下去的秘密。

ChatGPT 的诞生

现在搜索 ChatGPT 的诞生故事可以找到一大堆文章,所以我这里仅仅补充一些我认为重要的细节。

OpenAI 创始人 Sam Altman 早年曾经加入著名的硅谷孵化器 Y Combinator,并在 2014 年被 YC 创始人 Paul Graham 任命为新掌门。在他的任期内,YC 投资了 Airbnb、Dropbox、Stripe、Reddit、Pinterest 等知名公司,2015 年所投公司总估值已超过 15 亿美元,是当时最成功的年轻投资人之一。

稍微有一点极限生存狂意识,是 Altman 和马斯克的其中一个共同点。据说他曾经说过,应对 ” 致命的合成病毒 “、攻击人类的人工智能或核战争时,” 我尽量不去想太多,但我有枪、黄金、碘化钾、抗生素、电池、水、以色列国防军的防毒面具,还有大苏尔(Big Sur)的一大片土地,我可以飞过去。”

2015 年,Altman 联合马斯克、彼得 · 泰尔、AWS、印度 Infosys 和 YC 等作为出资方创办了 OpenAI,其目标是以最有可能造福人类,而不是伤害人类的方式推进人工智能。它起初是一个非营利组织,但开出了业界最顶尖的 AI 研究者名单并且一个一个去挖,给的工资也和大厂看齐。此后陆续有高级 AI 人才因 OpenAI 的大牛密度和理想愿景而加入,这是 GPT-3 和 DALL-E 做成的一个必要条件。

Altman 的意识形态取向比较偏民主党,相比之下马斯克此前对特朗普的赞许在硅谷显得另类。这也让 OpenAI 的决策层有一定意义上的光谱多元性,他们都意识到不应让自身世界观来左右所开发 AI 的价值取向。近期,有人测试 ChatGPT 为特朗普和拜登作赞美诗,结果 AI 有区别对待,这就让马斯克表示 ” 高度关注 “。

2019 年,OpenAI 取消非营利身份,规定其利润上限为投入的 100 倍,这有助于其吸引融资并授予员工股权激励。但这对其当初的愿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伤害。

Altman 和马斯克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之一,他们创造出来的 OpenAI 其产品迭代速度和成绩让人吃惊,以至于产生了 AI 可以自我进化的担忧。他们为 OpenAI 辩护的主要理由,恰好也基于此。他们认为:

① 如果先进的人工智能有一天能够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重新设计自己,那么不可阻挡的 ” 智能爆炸 ” 可能会导致人类灭绝。马斯克将人工智能描述为人类 ” 最大的生存威胁 “。对付这个威胁的最好方式是让全球 AI 进步的最尖端和最前沿掌握在一批有正确价值观,且有能力驾驭一切改变的 ” 最强大脑 ” ——也就是他们自己——的手中。他们将更早觉察到风吹草动,并开发武器来应对。

② 如果先进的人工智能被某些大公司或国家机器垄断,它将无法避免被拿来作恶。” 最好的防御是让尽可能多的人拥有人工智能。如果每个人都拥有 AI 的力量,那么就没有一个人或一小群人可以拥有 AI 超能力。” 同样,他们认为自己有正确价值观,且有能力驾驭一切改变,是创造和分发 AI 力量的最佳人选。

ChatGPT 会带来的冲击与变革

根据媒体报道,ChatGPT 诞生之后,至少产生了以下这些变动:

谷歌发布 ” 红色警报 ” 认为对其搜索引擎业务产生了巨大的威胁。其具体应对尚不明确,最被期待的改善搜索结果一项,目前还没有具体的实施方案,很可能首先会是一款单独的产品。

微软与 OpenAI 关系密切,DALL-E 已经被整合到 Microsoft 365 中。二者合作的传闻愈演愈烈,有的说必应搜索会集成 ChatGPT,有的说 Office 会集成 ChatGPT,有的说 Windows 12 会集成,还有的说微软会收购 OpenAI。

越来越多需要产生文书作品的行业领域开始使用 ChatGPT,包括但不限于:学校、新闻网站、房产中介、金融机构、及美国国会。

在中国,首先是和全世界一样出现了大量赝品(特别是在应用市场);因为 OpenAI 锁了内地和香港的手机号注册,代注册和代理服务盛行;然后,百度被传正在研发一款类似的服务,但目前的消息是采用类 GPT-3 技术路线训练后的效果还不太理想。

因此带来的冲击和变革也很明显:

① 如上一篇提到过的,ChatGPT 是一种进阶的、封装好的搜索工具。它对人类员工的作用,目前类似于 Excel 宏或者 Python 这种办公自动化的工具。

ChatGPT 对现有搜索引擎的冲击将体现在用户搜索习惯的改变上,此前搜索引擎受到的最大冲击还是 ” 围墙花园 ” 带来的信息分散放置和不被收录。

众所周知,目前搜索引擎都配备了一个语音搜索按钮,但实际使用的人一直不多。各大语音助手(Siri、小娜、小冰、小度、Alexa)或是必须接入搜索,或者直接由搜索引擎开发,但用户体验一直不温不火,只能在有限场景(如智能音箱或开车期间)小范围替代搜索框。

询问一个跨越了恐怖谷,各方面都更像是 ” 真人 ” 的语音助手将(终于)改变人们的搜索习惯,届时各家搜索引擎必须保证自己的语音搜索功能不论使用什么技术路线,最终效果要跟 ChatGPT 打平。

② 根据 OpenAI 将 AI 能力赋予所有人的愿景,ChatGPT 应该可以允许第三方利用。但 OpenAI 现在不是非营利性,所以ChatGPT 对外开放只能是有限的,它不可能开源。最有可能的是开放 API 给第三方工具,目前已经开始试行。

即使 OpenAI 永远只将上一代 GPT 开源,甚至只通过当前已经开源的 GPT-3,其它力量也可以自行摸索炼丹,最终实现在封闭环境部署自己的 ChatGPT,以解决商业保密或 ” 自主创新 ” 等多样化的需求。

当然,如果百度的传言属实就能知道,这种基于 GPT-3 的 ” 借鉴 ” 本身也绝非易事。很多东西,包括语料、算力、规则这些 know-how 都要自己摸索,无法省略。

③ 这里我们说到了算力。在 OpenAI 创办早期,其运营成本的超过 1/4 用于购买算力。微软对 OpenAI 的最新融资将有很大一部分是折算为 Azure 算力来兑付的,这避免了大量现金交割。ChatGPT 从这个角度来说还只是相当于 ” 举国体制 ” 下高成本炼丹,它距离摊薄成本让大家都能以低价乃至免费应用,还差得远。

此前有人测算过,ChatGPT 一次模型底座的训练需要 500 万美元的算力成本,一次问答的综合成本在 0.8 美元。这也是谷歌难以在搜索业务部署深度学习产品的原因之一。

ChatGPT 只是证明了自然语言交互的可行性,距离它普及到所有人,成为必备生存技能的那一天,就像一个研究成果从论文转化为商品那样漫长。

在此期间,愿意每个月掏出 20 美元(之前传闻是 42 美元)购买增值版的人,或许可以短暂地享受一段时间的生产力工具套利,但具体效果也不一定完美。至少在我自己前期的测试中,我就觉得 ChatGPT 并不能代替我当前的写稿工作,它的成稿质量我还不能接受。

来源: 虎嗅APP



 1,31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