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恒昌诗选

文艺天地

桑恒昌(1941—)男,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1961年高中毕业,保送武汉空军雷达学院。毕业后志愿去西藏空军部队服设。因患白塞氏綜合症,于1972年退设。出版诗集21部。有270多首(次)诗翻译成外国文字,并在国外出版诗集。评论文章500多篇。另有六部专著:《桑恒昌论》《桑恒昌诗歌欣赏》《桑恒昌一个诗做的人》
《大地上的泪光》《横亘的诗骨一一桑恒昌诗学论稿》《桑恒昌诗学研究文选》《山东文学通史》对桑恒昌的评价写道:“艺术形式的创新,以臧克家为代表的第一代,是从意象化新诗到形象化新诗转移的一代;以贺敬之为代表的第二代,是将形象化新诗推向极致的一代;以桑恒昌为代表的第三代,则是探索新诗意象化而卓然有成的一代。”
2016年被《山东诗人》杂志社授予“首届山东诗人终身成就奖”
2017年11月被评为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影响力诗人奖。
2018年1月在德州学院设立桑恒昌文学馆。

 

桑恒昌诗选

 

蝉   居

 

越居越深的洞穴
全家面壁
每当入夜
心便像上了刑具
眼前刚呈现
枉死者的死魂灵
在焚尸炉里烧炼
耳边又传来
寻找主人的手机
一路流浪一路哭喊
小小的心
装着两江三镇大武汉
啊!是醒着还是梦着
曙光已摁住夜的边缘
才和手机
道一声
比晚更晚的晚安
心心念念
拱破最后一层时间
伸开卷缩的翅膀
和武汉一起
脱胎换骨一飞冲天
还请记着
把这个写诗的人
变成一只
居高声自远的鸣蝉

 

鸣沙山

 

这是一座
一团沙抱着一粒沙
一粒沙亲着
一堆沙的山
你听见
它们的声音了吗
每粒沙
都君子一样
暖暖的爱语
亲亲地交谈
此处一曲
地上的天籁

大的行囊
是太阳的目光
小的行囊
是自己的心脏
鸣沙山
一个沙的部落
一个沙的民族
也是一个
沙的国度

 

老 家(一)

 

如果老家
是熏黑的梁上
燕子学着父亲
一口一口地筑巢

儿時,我就是
嘴比头大的燕雏
等风衔着天的泪
来喂我

 

老家(二)

 

那几间
散了架的老屋
风一刮
就呛咳止
连鼠洞
都成为空宅的老屋
举着满院的桑榆
一年高过一年地遥望

 

朽木

 

春心,野心
最终都成
朽了的木头

纵然可雕可镂
也是远离
生命的遊戏

朽腐之前
也曾有
不朽的心事

需要积累
足够的悲伤
才轮到悲伤自己
葬了吧
用大野风光
明证典型

这是生命的还源
惟此才能成就
旷世的远

可叹可叹
朽木心里
再也没有春

 

双春年纪

 

年年立春
今又立春
坐在春的门槛上
叩问自己
耄耋之年
大半个世纪
心里命里
几重重风雨
你立起
怎样的春秋四季
今岁今夕
立春双锤重击
含泪的种子
萌动在胸腔里
我也曾经年轻
从来不会老去
抱紧充盈的诗意
和心中灼灼的命题
立起一个
人之初那样的自己

 

璞      石

 

从母亲的昆仑
飞下一块璞石
连自己都在猜度
它内在的质地

痛下重手
施以钢铁的利器
揭顽皮剔杂质
深刻就里

飞溅的石屑
是血泪的凝聚
人间原是
自己设计的炼狱

所有的我
都想知道
心中究竟有一个
怎样的自已

完璧之后
若能成为
上帝手中的把件
此生足矣

 

葡萄干儿

 

看似娘的脸
嚐是娘的心
一颗一颗
至真至纯

一定是
娘归来的时候
喊上
她的魂儿

 

新诗绝句

 

蜜蜂

 

念着佛经一座寺庙
一座寺庙地朝拜
方酿出这
人间大味

 

早  春

 

摇曳的花蕾
是花仙子的试衣间吗
悬停的风
听蜜蜂在敲门

 

三滴水   

 

我的身上有三滴水
一滴把我累成汗
一滴把我疼成泪
一滴把我沥成血

 

昙花  

 

一瓣一 瓣
把心掰开
不就是想和夜
说几句悄悄话吗

 

桃园猎趣   

 

举着相机
一朵一朵地寻觅
昨晚梦中的她
藏在哪丛花蕊

 

归    燕

 

千里万里风里雨里
是燕子还是游子
归来后一口一口
漱着故乡的春泥

 

小令

 

唐诗三百宋词三千新 诗三万
而今最爱读
你这首醉人
又醒人的小令

 

挖野菜

 

满满的手掌都是
春姑娘肌肤的清香
土洗过的居然
比水洗过的还要鲜亮

 

日全食

 

仰望苍穹
惊呼一声
谁提走了
我们祖传的灯笼

 

野草

 

几阵秋风就枯了黄了
一场春雨又绿着回来
除了野草
谁有这大的江山

 

喊    雪

 

忍痛割爱的秋
删繁就简
终于肃杀了大地
喊一声上苍
何来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的奇遇
打通命脉
澡洗腠理
给淤滯的赏雪人
作一次
体魄和魂魄的
天然透析

 

外婆,一声长长的呜咽

 

皴裂的手打开皴裂的橱柜
抱出个刺猬一样的草囤
掏出几张
满脸皱褶的纸币
当时我不知道
那是外婆的私房
我明白了外婆的心意
喊着不要不要往外就跑
屋门   二门   大门
差点把我绊倒
两只小脚擂着鼓
在后面追赶
疼出来的泪告诉我
站住是惟一的选择
外婆扶住我
喘着粗气憋了半天
像哭我母亲那样
发出长长的呜咽
一声洞穿了
两个世纪

我的胸膛是外婆的橱柜
我的心是外婆的草囤
在血肉的深处
总有一声声
再也捂不住的
呜——咽

 

枣林解愁

 

都说诗人多愁善感
愁是通向诗情的秘密小径可对这个愁字
我有一万个质疑
这秋了的天,秋了的地
空气可以罐装出口
风从前胸吹进来
又从后背透出去
夸父追日丢下的神杖
长满女娲补天的宝石
还有这么多珍爱之心
玲珑之心
菩提之心
感恩之心
心上之秋能是愁吗
可是造字的人
酩酊大醉
乱点了没有鸳鸯的
鸳鸯谱

 

雷雨岳飞墓

 

题记:恍惚中,似见“风波亭”三个字。刀光闪过,身首异处,有人痛呼岳元帅,惊醒方知是淋漓大梦。忆起那年祭拜岳飞墓遇雨,有诗意袭来。

祭拜岳飞墓
偶遇雷阵雨
苍天呵
你的胸中
竟然也有
这多悲壮的霹雳

一把刀
一把寒气逼面的刀
从南宋王朝
闪电般飞来
就是它
在风波亭上
取下那颗
须发凛然的首级

八百年了
虽无人将它唾骂
但确实是
所有钢铁的奇耻
今儿,它泪流如洗
在岳飞墓前
一次一次
刎着自己

 

岳   飞

 

七尺须眉
原是一根铁杵
千百年磨砺
终成一枚
不锈的绣花针

母亲拈在指间
举起布满年轮的手臂
一针一眼血泉
将那四个字
刺在民族的脊背上

 

十五月圆

 

谁的生日蛋糕
摆在天上
蓝色的台布
白柔的餐巾
塑以嫦娥玉兔
和同天並老的松柏
月吐尽光华
留下滿世界的黑

奇幻的魔术师
将大把大把的星星
镶嵌在夜空

星星月亮
都是光
月亮星星
都在光里

 

除夕钟声

 

不知是否
真有三生之幸
除夕夜
这个节点
闭上眼送走一岁
睁开眼迎来一年
终点起点
同一个驿站
消亡新生
同一刻转换

千佛山顶
万众倾听
那口有心向暖
无力驱寒的古钟
正用痛快的痛
痛苦的痛
撞响
生命的回声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99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