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歌手刘文正突然去世,没人看过他老去的样子

人物 明星娱乐 编辑精选

就在刚刚。

新京报报道:刘文正去世了。

去世时间是去年。

无数人震惊不已。

” 我的天呐。”

” 今天是愚人节吗?”

当然不是。

很快,新浪娱乐也发出消息,确定了他离世的消息。

他于 2022 年 11 月 12 日,因心肌梗塞,病逝于美国。

享年 70 年。

有人感慨万千。

” 一代传奇就这样走了。”

还有人说:” 没有人看过他老去的样子。”

这是真的。

1991 年,台湾有大佬为了找到刘文正,悬赏 100 万,就为了拍一张他的近照,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 谁能拍到刘文正的近照,奖励 100 万!”

街头小报,递送着这个吊诡的新闻。

但依然无人知道他的下落。

” 听说人早就不在台湾了 ……”

” 那么大的目标都找不到,不会是易容了吧?”

种种猜测,不绝于耳。

这是 ” 刘文正 ” 三个字,最后一次成为舆论中心。

人们想不透他消失的理由。

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名利兼收,正在人生巅峰。

如今竟然凭空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太离奇了!

他经历了什么?

又在哪里?

数不清的疑问,盘踞在人们心中。

能让媒体如此狂热、民众如此激动的刘文正,自然不是普通人。

消失前,他是个当红歌手。

万千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当时独霸乐坛的天王巨星。

他的人气,唯有用 ” 夸张 ” 形容。就连资本,都拿他无可奈何。

有次,他换了公司,出了新专辑。

原公司眼红无比,出了损招——

翻出刘文正以前的录音。重新组合,汇编为一张新专。然后,以超低价出售,抢占市场。



结局出人意料:

两边的专辑都卖光光,市面几乎被刘文正一人占领。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大家太爱他了。

只要是刘文正,就值得!

几乎所有好事,都奔向了他。

专辑,大卖。

出场费,大涨。

他宛如摇钱树,源源不断地带来巨额财富。

1980 年,台湾 ” 金钟奖 ” 开幕。

群星闪耀。

欢呼阵阵。

但,风头最甚的,当属刘文正。

他拿下 ” 最佳男歌星 ” 奖,傲视群雄。

笔挺西装。

偏分卷发。

大红花戴胸前。

一抬眸,眼中尽是光芒。

一开口,嗓音尽显儒雅。

他谢过公司,谢过单位,谢过粉丝。

留下最浪漫的一句:” 出道至今,最让我感动的就是今天晚上 ……”

鲜花如潮。

掌声如雷。

谁也不会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他注定成为传奇。

甚至他的每一步,都无人可模仿:

从出道,到走红。

从转型,到 ” 人间蒸发 “。

刘文正是那种天生偶像。

甚至可以说,老天爷在追着他喂饭。

家中极富。

外貌极优。

父母极宠。

三 ” 极 ” 合一,造就了独一无二的刘文正。



买得起最贵的吉他。

接触得到最洋气的流行乐。

你可以想象,这样一号人物,打小就是焦点。

在校时期,他已很不一般。

爱慕他的女孩,数不过来。嫉妒他的男生,直接使坏。

当时,电视台到校园招募,举办了一场歌唱比赛。

有人悄悄撒谎:

” 诶,文正,老师说电视台对你有意思,让你去现场唱一首呢!”

刘文正不疑有他。

结果,无心之举,又成了。

是的!

他拿了第 5 名,电视台递上一纸合约,邀他入圈。

谁知,遭到了父母强烈的反对:

” 干这行能有什么出息,家里这么有钱,你干别的什么都可以!”

刘文正死扛到底。

最后关系都给断了!

这下,刘文正没了退路。

万幸上天依旧眷顾他。

短暂迷茫后,为其送来 ” 音乐鬼才 ” 刘家昌,量身定做了一首《诺言》。

从此,迷倒万千少女的白马王子,照进了现实。

” 虽然是我为她许下的诺言,也是我深藏在内心的心愿 ……”

一曲起,青烟缭绕,彩灯悬挂。

男主角身姿挺拔,嗓音低沉。尽管略有青涩,仍不减巨星风采。

”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

名曲《兰花草》,他虽是翻唱,但最为经典。

时至今日,仍在流传,但岁月如梭,抹不去刘文正的精彩演绎。

身后,灯火通明。

身旁,舞女环绕。

而他的轻轻吟唱,却似那涓涓泉水。

给人以平静。

给人以安定。

” 山谷里的小溪,哗啦啦啦啦,哗啦啦啦流不停 ……”

此时,刘文正已稳坐天王宝座。

青涩不再。

台风稳健。

圆礼帽。

宽西装。

既绅士,又洋气。

一曲《三月里的小雨》,成就民谣经典,亦造就巅峰的他。

那是上世纪 80 年代。

民风淳朴,文化激流。

帅气又迷人的刘文正,唱进了人们的心,迷住了观众的眼。

唱而优则演。



于是,他搭林青霞,搭张艾嘉,搭恬妞,留下荧屏之作。

电视台也为其定制《刘文正时间》。

谈谈心。

唱唱歌。

反正,有他在,收视率自然蹭蹭蹭。

他开创了诸多先河。

比如音乐录影带,要配画面,配 MV。

以及个人演唱会。

就这样,他成功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

然而,身处巅峰,刘文正却起了 ” 异心 ” ——

他开始厌倦。

自 17 岁入圈以来,他几乎没有停下过脚步。

每天睁开眼,便是工作。

周而复始。

循环往复。

没有停歇。

都说 ” 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 “。可,对他而言,两者早已混为一谈。

” 我做了十几年了,那完全都没有给自己一个空间。”

要知道,维持 ” 大众情人 ” 的形象,太难了。

尤其,对刘文正来说。

他是完美主义者。

比如,录一首新歌,他比工作人员还挑剔。

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最好。

容不得一丝懈怠与失误。

再比如,表演彩排,他宁愿花 2、3 天抠细节,也不愿马虎。

如此严格,成就了他,也累坏了他。

刘文正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反正钱,他不缺。

有了决心和勇气,才能真正地做自己。

1983 年,刘文正迈入 30 大关。

名气仍在顶峰。

通告仍然数不尽。

结果,他玩起了第一次 ” 失踪 “。

不是十天八天,而是三年多近四年。

电视台,联系不上。

圈内好友,不知其踪。

他去哪了?

好在,1986 年,他回来了:

” 我这几年一直在旅游,整个美洲都跑了,欧洲也跑了,北欧西欧东欧都去了,澳洲也去了。

我见到了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人,才发觉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种生活方式 ……”

比起从前,他更加成熟。

眼睛里,还有说不出的坚定。

” 我觉得,人就是要为自己而活!”

退意,开始滋长。

他逐渐转到幕后,开了制作公司。

选人。

培养。

包装。

一条龙服务。

后来的巫启贤、伊能静等人,都出自他门下。

接下来的 5 年里,他虽是回归,露面频率也大不如前。

不是带新人唱歌。

就是简短露面,谈笑风生,迷倒一片。

地位,有目共睹。

财富,与日俱增。

就算年轻不再,新人辈出,他的巨星光环,无人能夺。

可,这位天王显然不再眷恋。

1991 年,他突然宣告退圈。

 

从此,他真的成了江湖上的传说。

只能闻其过往。

不能见其真人。

或许你会说,退了又如何,认真蹲点,总有收获吧?

并不!

刘文正的退出,简直诠释了何为 ” 人间蒸发 “。

有人说,他离了台湾,在国外的家居住。

哪个家?不知道。

他房子太多了:美国、新加坡、日本、新西兰等多地,皆有落脚处。

透过朋友打探?更不可能。

因为就连好友罗大佑,都得公开喊话——

你们谁看见他了,帮我带句话:我,罗大佑,你的老朋友,很想念你!

瞧瞧,这是多大的决心啊!

来无影,去无踪。

一时间,寻找他的足迹,成为一种挑战。

有人高价悬赏。

有人恶意揣测。

可惜,没有人会回应他们。

如今,距离刘文正退圈,已经过去 32 年。

因为消失得太过彻底,许多年轻人都对他很是陌生:

” 刘文正,是谁?”

但偶尔,我们仍能对其地位,窥知一二。

费玉清热爱模仿他。

披上长长的白围巾,身姿摇曳。

一次。

两次。

等到巫启贤登台,还要切磋一番。

张蔷大胆告白:” 我曾经很想嫁给他。”

同样穿透时光被铭记的,还有作品。

无论是后来的几大天王,还是浪姐,都唱起过同一首《兰花草》。

哪怕进入千禧年,《三月里的小雨》仍能透过杨钰莹,唱给新一代。

这,就是经久不衰的实力。

其实多年后,密友费翔曾提及刘文正:

” 他过得很好,很快乐。没有秃头肥肚。等他想露面了,自然会出现。”

神秘莫测,一以贯之。

虽说近年来,声称 ” 退圈 ” 的艺人,不在少数。

但他们——

或有近照。

或成网红。

又或者,禁不住圈内财富的诱惑,高调回归。

完全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刘文正如此:

隐于江湖,不复相见。

而今他终于传来消息。

却是更深地、更久远地,消失于我们的世界。

他终于成了传奇,了却功与名,成为历史的一抹云烟 ……

来源: 周冲的文艺馆



 2,27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