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岁“上海最摩登爷爷”像40岁 透露逆生长秘诀

健康人生 编辑精选

“您今年究竟多少岁啊?”小有名气后,73岁的胡海总是被人这样问到。如今的他身高1.8米,体重68公斤,身姿挺拔,步伐矫健,年过古稀却貌似壮年。第一次见他的晚辈要犹豫是称呼他“海哥”、“胡大叔”还是“胡爷爷”。

这样的冻龄外表下还藏着一段传奇人生:14岁成为国家二级射击运动员,35岁跨行自考进入央企从事外贸工作,后来走出国门援建非洲,因项目出色被塞内加尔共和国授予总统勋章。60岁生日当天,在人民大会堂被授予中国援外奉献奖。讲起这些精彩的往事,他时不时会朗声大笑。


但胡海更被人熟知的身份是“上海最摩登爷爷”。在2016年举办的“纳塔力上海摩登爷爷奶奶大赛”中,他依靠远超同龄人的俊朗形象赢得了最高奖项。此后他因为“冻龄”刷屏网络,多次登上《星光大道》等大热综艺节目,甚至被英国《每日邮报》报道。

年轮的增加不意味着衰老,理想的丢弃才是真正地老去。在胡海身上,我们能寻找到一个人在时光流转中保持年轻的答案。

以下为胡海的自述:

人生七十古来稀

2016年,一家知名养老机构组织了名为“上海摩登爷爷奶奶大赛”的真人秀活动。主办方会帮参赛选手免费拍照,再通过照片的网络票选决出获奖者。我很想留下一些好照片,于是报名参赛。或许相比同龄人而言,我的气质更加年轻俊逸,因此没怎么拉票就在男生赛道中登顶,成为了“摩登爷爷”。

胡海

赛后,有经纪公司与我签约,并帮我请了知名摄影师小野杰西拍摄个人写真。那组照片里我一身粉色西装,墨镜黑发,手插口袋,看见的人都觉得我只有三四十岁。

这种外形和实际年龄的反差成了媒体造势的亮点,网络大咖和全国大小媒体都转发了我的照片,我好像一夜之间出圈走红了,“摩登爷爷”、“冻龄爷爷”的标签也与我更加紧密地绑定。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胡海走红网络的西装照

有人问我,被大众这样称呼有什么感受?其实我心里没有翻起多大的波澜,对于我自己和熟悉我的人而言,我的外形、我的年轻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并不稀奇的。我没想到大家会那么惊讶,那么关注。而且起初我也不算很喜欢这个称呼,“摩登”可以说是一种年轻化的态度,后面非要跟着“爷爷”这个词,总觉得把我说老了。

但后来越来越多的瞬间让我觉得,好像真的是“越老越稀奇”。到南京参加难得的小学同学聚会时,同学们一看见我就开玩笑说:“这是谁家的第二代来了呀?”

还有很多人第一次见我总会问:“您今年到底多少岁?”我会这样回答:年龄对我而言只是数字。在我看来,每个人有三种年龄——生理年龄、身体年龄和心理年龄。虽然我的实际生理年龄已经73岁了,但是我用体脂仪测出的身体年龄只有48岁,甚至我自认心理年龄只有二三十岁。

我非常欣赏一首英文诗歌《Youth》,并且自己翻译过全文。“年轻不仅是人生旅程中的一段时光,更是心灵的一种状态、头脑的一个意念、生活的热情朝气、生命的涌动清泉。”只要姿态、神态、心态都保持年轻,不断学习新事物,就能越老越稀奇。

胡海翻译的英文诗歌《年轻》

自强不息立如松

一次我受邀前往北京参加论坛活动,以“新时代新活法,怎样保持年轻”为主题演讲了一个半小时。参会的大多是中年同胞,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我被他们选为了那天的最佳演讲者。当晚庆功宴开饭,论坛主持人说:“今晚都向胡老师学习:少吃饭、不喝酒,要减肥!”

如何保持年轻?每个人的基因、体质条件不同,适合我的未必适合别人。对我来说最基础的就是管住嘴,迈开腿。我已经严格控制饮食20年,中午日常只吃鸡蛋和苹果,晚饭则会吃自制酸奶、香蕉、花生和家常炒菜。家里烹饪用的果蔬鱼肉,都会用果蔬机清洗。以前我爱吃油条,为了健康没再吃过。

广告

Alpilean 是一种纯天然减肥补充剂,旨在帮助个人自然减肥。试一下 Alpilean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退休之后我一般五点多醒来,先在床上做保健操:用脚趾比出剪刀、石头、布,按摩腹部,活动肩膀。六点多起来后先进行肌肉训练:蹲起、俯卧撑、跳绳……现在我双飞还能跳几十个呢。吃完早饭后我会做瑜伽,拉伸、平衡、冥想,俗话说“经长一寸,延寿十年”。我不青睐健身馆,我喜欢自己买一张瑜伽碟片,在家里客厅跟着做。这种拉伸不必跟别人比,做到自己身体柔韧的极限就好。

瑜伽结束后,我会再练一段肚皮舞。我习惯每天睡午觉,时间不能太长但必须睡着。午睡醒来后录制全民k歌,唱喜欢的歌。晚上一般看看电视、新闻,十点前一定睡,我觉得熬夜是很糟糕的事情。除此之外,我还有独门的健康秘诀——倒挂,为此我还买了专业的电动设备。

胡海每天坚持倒挂

我的逆生长是依靠恒久的坚持积累才实现的。有些人看我现在显得年轻,就觉得一定是天生基因好。其实我体质并不算好,儿时有脑贫血的毛病,容易晕倒。说得夸张点,喝杯水都会胖。因为日复一日的办公室久坐,四十岁之后颈椎病来袭,严重的时候手都发麻。从那以后我就开始钻研如何保持健康。

我觉得人最宝贵的就是健康、快乐、年轻。青春会流逝,生老病死都是人生,但人可以通过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科学的健身方法,缓减衰老的过程。只要在同龄人中显得更加年轻,就会拥有一种成就感。

世事浮云不足问

有人说我一定是被上天眷顾的,所以才能在人生的各方面做得尽善尽美。其实我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只是我很少去跟媒体聊我人生苦难的部分。我是烈属家庭出生,父亲很早离开了我们,母亲独自一人拉扯我们七个兄弟姊妹长大。

14岁我就成为了国家二级射击运动员,第二年破了上海市青年射击纪录。但这条路阴差阳错没走下去,初中毕业后我成了国企一名浇筑钢铁的工人,24小时三班倒。后来因为干活踏实、人缘不错,我被提拔为了单位团委书记,连续十年被票选留任。任何人生转折我都尽量往好的方向想,等待着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十多岁我进入职工大学专修班学习企业管理,毕业后放弃原单位中层领导身份转行进入外贸单位成为基层职员。四十多岁通过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自学考试,外语、外贸、报关、报检、报核乃至高级营销证书……能考的所有证我都慢慢考出来了,所以后来能代表中国援建非洲。回国后我本以为前途会一片大好,结果私企的外贸经营权放开,单位业务被竞争对手压缩,我不得不按公司需求转行做物流工作。其实人生就像一个舞台,你要适合各种各样的场景,扮演各种不同的角色,社会需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1991年胡海在塞内加尔迎接外交部部长

表演、艺术是我青年时期未能摘得的理想。年轻时我在上海市工人宫话剧学院接受过专业培训,甚至手抄了《演员的自我修养》。中国传媒大学北京广播学院到上海招生2人,他们选中了我。但因为当时我担任团委书记,单位领导不同意离职,就此错过。

回望我的人生,我并不觉得青年时期错过音乐梦、表演梦是遗憾的。把艺术当作专业的话,它是一种磨难,你磨得浑身伤痛也未必搞出名堂,而且老年之后总觉得自己的黄金年代过去了。但对于我这样当成业余爱好的人来说,无论歌舞还是表演,艺术就是一种享受。

年轻时的胡海

所以我在退休后重新拾起了艺术梦想。我到社区群众文艺团队和老年大学学习民族舞、肚皮舞等各类舞种,跟本科生合作表演。《星光大道》点名让我去跳肚皮舞,我开玩笑说能艳压老年舞蹈队。我每天坚持声乐练习,唱各式各样喜欢的歌。比较拿手的是《西班牙女郎》,英文歌我最喜欢《Love Story》,录制综艺时我还唱跳过年轻人喜欢的《青春修炼手册》。我相信专注一件事情一万小时,我就能成为专家。

自强自立人生精彩,自制自励活得更赚。未来我希望能有更好的平台和机会向世界展现中国老年人的面貌和风彩。现在就是我的黄金年代,我的生活会继续沸腾。

愿所有人都能

健康快乐、永葆年轻!

来源: 新闻晨报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1,25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