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德丽诗选

文艺天地

宋德丽诗选

一个故乡一个世界

一个汉语一个世界
组成地图上的一个国家
白云流淌山川河流
盘点山水中的词语
诗在光合作用下
托起一个灵魂

天上的彩云
地图上的山河
岿然不动
云朵穿越人生的坐标
寻找命运的交叉点

空旷的原野
海浪般挤压
空身接受生活的馈赠
一个故乡一个世界
成为一个人写作的宿命

给母亲一个春天

给母亲一个春天
大地的子宫埋着一堆骨血
春夏秋冬古老循环
冬天雪花飘落冻僵的身体
一堆柴火把自己的骨灰埋在人间

一个温暖的春天
弯腰的树枝上母亲挺直脊梁
一滴滴乳汁孕育含苞的花朵
一代一代的轮回
给我们子宫   给我们乳房
让我们享用一生

博爱和苦乐中煎熬
艰辛的汗水和泪水
在渐渐缩小的子宫和乳房中
把我们养大成人
在白发和苍老的皱纹中
年轻的我们是你的化身

桃花红了 梨花白了

月儿圆了  汤圆圆了
立春后的元宵多了一份牵挂
向上生长的草木掩盖岁月的伤口
牵挂亲人  牵挂草木滴落的泪水
手持汤圆
谁的眼睛如月光在故乡停留

柔软的身体穿过春天
桃花红了、梨花白了、 满树的蝴蝶翩翩
春天的信号嫁接秋天的果实
立春后的元宵与春天相遇
一个人一年的思念滚动一个圆月

点燃春天

破土而出   点燃春天
一场绿色的风暴揭竿而起
花朵在春光里绽放

收藏春的诗句
每个汉字都在燃烧
每一朵雪花在
冻伤的骨缝里融化
破冰而出   点亮诗魂
种子发芽
千军万马驰骋大地

与千秋的山河对饮

从旷野到山谷
辽阔的地平线延伸
地球转动整个世界

山谷的流水温润红土地的脉络
抬起头仰望生长的万物
大地从趾骨穿越弱小的人世间

白云飘落山水间
草木量体裁衣仰起脸
与千秋的山河对饮
野花开满山坡一片片
故乡在缩小的地图上放大

缠绕梦里梦外

云朵张开翅膀
飘过山岗河流
冬天的梦醒来深陷其中

推开鸟语花香的窗
蝴蝶的翅膀
缠绕梦里梦外

春夏秋冬   年复一年
时间堆起日积月累的生活
云朵的轻   剪开喘不过气的春风
翅膀的重量   透支生命
一个梦在春天绽放
一个梦植入冬天的故乡

贯穿山的魂魄

寄宿云南的山水
盘点一生的困顿
云南的高原   白云如船
在山的每一个角落安家
触摸神山   石头叫魂
花朵开放  小鸟闹春

春天敞开山的魂魄
喘息的牛栏江笔直坚硬
劈开山谷   飞流直下
双翅和骨头堆满了石头的河流

一条江水画龙点睛
贯穿山的魂魄
张开手臂沿岸的风景
茂盛的植物在指头上燃烧

迁徙温暖的滇池

翅膀划开云朵
身体抵达辽远
辽阔的天空
海鸥在一朵朵白云上滑行
贴近天际   沿地平线
掀开苍茫的大地
迁徙温暖的滇池

一群精灵  一个世界
白色的叫声撕开茫茫夜幕
一群群海鸥与人类对唱
唤醒整个天空
一曲曲山歌在海鸥的叫声中
沉入滇池的水面
一群白色的精灵
唱出一首首云南的民歌

绣出一个个花腰傣

波光粼粼
一束束光折射
串通一个又一个葫芦丝
葫芦声声汇入辽阔的澜沧江
一个柔软的西双版纳
浸泡胡芦丝中

一根根透明的丝线
绣出一个个花腰傣
踏响象脚鼓的舞蹈
一个葫芦丝吹奏辽阔的澜沧江
一曲流动音乐奔涌江河
波光浪影中
吹响一个民族的世界

孔雀的羽毛

空无一人
林中落下一束束阳光
舔舐金黄的树叶

空地上一只孔雀开屏
抖动羽毛
阳光落在空地上

一伸手
飘落的叶片在
孔雀的羽毛上开放

鸟鸣凿开故乡

山茶花开满山坡
那是春天
梦里的月亮圆了
那是故乡

鸟鸣凿开故乡
一个人活着
艰难的一生在路上

经火洗礼的每一片瓦

不轻不薄
阳光中熠熠发光
瓦盖住一个屋顶一个世界
厚重土的土地  朴素村庄
散发坚硬的釉质

经火洗礼的每一片瓦
膜拜泥土炉灶的神秘
每一片瓦丝纹不动
盖住一个家的世界
沉着冷静的内心
黙默承受着狂风暴雨的来临

守望一生

一束光如神的孩子
鸟飞过天空
鸟鸣缀满枝头
羽毛剪开春天
细品初春嫣红窦绿

阳光下神的孩子
眷顾人世
打点素裹秋霜
果实缀满枝头
尘世间最耀眼的一枚
独守一生迟暮的黄昏

阳光折射透明的水

阳光折射透明的水
一滴一滴的液体流动全身

融入阳光和空气
一个身体的宇宙世界
感应触摸如山的灵魂
生活碎片堆积如山
挟持人世

一束光搅拌生活的液体
一粒粒药丸缓解疼痛的身体
吸收光和热支撑病来如山倒
病去如抽丝的生命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1,00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