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七谈–源起

文艺天地

源起

在遥远的南太平洋上,有一个小小的岛国乌有,英文名叫 Aureatoa,主要由东西两岛组成,两岛之间有一弯细小的海峡,由一座斜拉桥联结,从地图上看,岛国如同一个两节的鱼鳔漂在海面上。

岛国西南距澳大利亚、东南离新西兰不远,同属英联邦,有小新西兰或小澳大利亚甚至小英国之称,因为该国政治经济制度、人均经济水平基本与澳新两国一样。居民大部分也是上上个世纪欧人特别是英人后裔,只加上少许土人印度人华人。据说以前归澳新两国共管,但澳新两国本身地广人稀,自顾不暇,说是共管其实都不甚管,如同全民所有说是大家都有其实大家都没有一样。

澳纽网广告特价招租

后来岛上及周围海域发现了大量石油储藏,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据称澳新两国原本商议要合并成澳新联邦的,万事具备,只是庙小菩萨多,政府首脑位置安排尚未谈妥,但现在因为这小小岛国,澳新两国政府竟然舍弃澳新军团土耳其盟血之情,开始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最后只好诉诸于大英枢密法院。这最高法院讨论数月未果,乃上呈时任大不列颠元首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陛下。女王一直想给查尔斯王储一个见习机会,就问查尔斯意见如何。

查尔斯王储才思敏捷,未有片刻犹豫,就说,“此事不难,只一‘推’字即可。”

女王问,“‘推’字何解?”

王储说,“就是现在不给主意,只将此事往后推。”

女王一听,虽面无愠色,但心里知道儿子借此抱怨自己久不让位,将这王位一推再推。正在这时,女王看见孙子威廉小王子正玩爱疯苹果手机,就顺便小考一下。

威廉小王子聪明过人,只看地图一眼,就说,“这还不简单?将西岛划给澳大利亚,东岛划给新西兰。”

女王一听,不由对小王子刮目相看。这个方案既不得罪万里之外的澳新两国,也让女王心中暗定了久拖不决的王位继承问题,因为威廉王子显然天生遗传了王室思维传统。这其实也算是祖上秘笈,日不落帝国自衰微以来,每次退出一国一地,即以此法分解他国,留下纷争,以示皇恩浩荡。

果然,消息传来,民意沸腾,反声一片,都说这一分割,国将不国,试问哪有鱼鳔分开的道理?

伊丽莎白女王被迫顺从民意,让岛国全体公民公投自决。还好,这公投体现了二十一世纪的开明,没有要求全英伦三岛公民一起加入公投,更没有捆绑所有英联邦国家一起公投。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公投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全体公民竟然决定归顺美利坚合众国!

美国政府虽内心窃喜,但为了避暗中挑拨离间之嫌,同时顾及大不列颠王国政府颜面,决定放任其完全独立,特许乌有成为其星条旗外自由移动的一颗行星,无限期地特许其公民可以自由往来,享有美国国民待遇。这样一来,澳新英三国政府不甘人后,也顺水推舟,给予岛上公民永久自由往来居住工作学习的国民待遇。

只是该岛国虽极为发达,但民风淳厚,极其低调,不大为世人所知,外加华人先驱将该国国名有意无意译成了无忧国,所以很多矢志移民的华人误以为这是一个并不存在的童话王国,只知道移民美加澳新,却不知有乌。

至于乌有国到底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有好事文人闲笔为证:

小国寡民,老子至爱。民风淳厚,空气清新。气候温和,鸟语花香。蓝天有白云,雨后见彩虹。虽小而有人人一席之地,虽穷而无余生乞讨之忧。福利社会,贫不忧病灾;民主制度,富不抖权贵。少享免费教育,老有国尽孝道。人不学政治,倒无倾轧之习;民不讲理想,却也相安无事。无网管之限制,有言论之自由。不见路卡之收费,没遇强扣之摊派。建设本份,素不闻路桥建筑之坍塌;设计慎重,从不见拆迁强驱之痛苦。果蔬冲洗即能食,水管放开亦可饮。无食物毒素之忧, 鲜缺斤少两之虑。无权贵之冲撞,少乡人之含冤。人有同情之心,贼有悔罪之意。孩童少被拐之忧,穷老无流浪之虑。玻璃门窗,可算夜不闭户;夜行小径,亦是路无拾遗。买卖少讨价还价,拿钱勿担心真假。无请客送礼之忧虞,少攀比斗富之浪费。无巨贾富豪之夸耀,少高官流氓之欺压。人守规矩,警车无事也等绿灯;官无特权,总理超速亦上法庭。外无主权之忧,内少民怨之怒。官知满足,民守本份。虽非生我之乡,却是养我之地。

看窗外,绿草红日,蓝天白云,此心足矣。真个是: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2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