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七谈–开篇

文艺天地

开篇

纯属胡扯,消遣谈笑。网络时代,凑凑热闹。

东施效颦,容后改调。小岛志异,欢迎指教。

连载:乌有七日谈

以前有本书叫《十日谈》,说是在中世纪的欧洲某地因为黑死病瘟疫,几位年青人躲在一个地方,无所事事,整天以讲故事为乐。这些故事之后也有些故事,但没有必要纠缠。

澳纽网广告特价招租

历史总在惊人地重复。斗转星移,时光转眼到了二十一世纪,人们本来吃喝玩乐,过着正常的日子,但是平地出来一种说法,说是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

如果说以前局限于交通与通信技术,人们只是道听途说,那么这次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现代科技,特别是互联网集中了大量的可供查考的资料,有理有据,人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一个所谓的“远古玛雅历法预言”,说即将到来的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

据说,玛雅历法每394年一个周期,被称之为白克顿周期。现代勤奋工作的专家们估计已将当今的疑难杂症悉数攻克,但科研经费还没用完,于是开始研究古代的学问。这样看来,考古并不只是某国的专利。考古最大的好处就是每一处研究都是独特的,这样考古者自己很容易成为这一方面的权威。玛雅历法的研究“砖家”们说,玛雅历法始于公元前3114年,共有13个白克顿周期,或者5125 年,大约到2012年12月21日结束。

也有一些乐观的专家心存侥幸说,这并不代表世界末日。尽管如此,阴谋理论家仍然认为,玛雅人可能早就预知二十一世纪初叶将会发生巨大自然灾害,它们包括从会摧毁输电线的太阳表面的太阳暴到能够翻转地球磁场的太阳系九大行星排成一条直线甚至接连不断的泥石流地震海啸龙卷风索马里海盗恐怖袭击等等等等,可谓五花八门。

世界上各国民众,无论是无神论的,还是有宗教信仰的人,乍一听到这消息,多少有些惴惴不安,眼看着预言的时间一天天临近,难免惶恐焦虑。谁知道,到了2012年12 月21号那天,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人类的一个最大弱点,就是极其健忘。几乎是一夜之间,曾经令人恐惧的“玛雅历法”成了大众娱乐的话题,再过不久,迅速淡出传媒的视野,很多人已经记不起来有这个事情了!

一些耶稣的信徒们,却显得有些另类。历世以来他们一直宣传圣经的末世论,又引经据典,说虽然2012年没有末日降临,但是圣经本来就没有明确启示末日的具体日期,因为我主怜悯苍生,不断给人悔改机会,可叹罪人们偏偏不听,乱拜偶象,追逐金钱,坑蒙拐骗,无恶不作,非但不知悔改,还嘲笑信徒们说,哪有末日?太阳每天不是照常升起吗?这真是令人痛心疾首。

大凡不信宗教之人,往往持守一个“法不责众”的信念。一个人死是件恐怖的事,全世界的人一起死,而且同一时间死,也就无所谓了。这样一想,这些“罪人们”很快就恢复了原形,甚至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军事强国照样发动战争预先打击流氓国家,以色列照样精确轰炸恐怖份子,非洲的难民照样皮包骨头,印度的贫民照样爬满火车,中国照样、还是照样的不说为好。普通百姓还是照样吃喝嫖赌,冷血心肠,坑蒙拐骗。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当然,少数人,不管什么时候,总有一些少数人或是极少数人不放弃哪怕一丁点大的希望,怀抱着对生活的美好愿望,洁身自好,想找到一处可以躲过世界末日的地方。所以说,世界之所以有光,是因为总还有一些人充满希望。

耶稣说,他的门徒们如果有芥菜籽那么大的信心,就可移山填海。这世界性的末日就要到了,可芸芸众生依然置若罔闻,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信心?

既然人们不听不信,这末日就降下一些征兆来。

第一个征兆早在世纪之交就已经稍稍显现了。二十一世纪伊始,一个隆冬季节,中国南方开始暴发一场凶险的瘟疫,病人发烧发冷,肺泡膨胀,吸不进气,最后窒息而死。这瘟疫能通过飞沫传染,使人们谈笑间就被染上,并很快扩散到东南亚。一时间,人们谈虎色变。不幸之中的万幸,七个月之后这场瘟疫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了伤疤好了痛,是人的本性。先前大家还罪己罪人,求神求佛,现在一下子又回到了和谐社会,开始盛世狂欢,而且变本加厉。于是,十几年以后,又是隆冬季节,末世再次降下灾难。如果说十几年前的小瘟疫是个警告性的小炸弹,这次可是来势凶猛的连环核武器。这瘟疫依然选择人口最多的中国发难,并在中南腹地一座九省通衢的大城市开始暴发。这瘟疫狡猾潜伏,最开始如同感冒,麻痹众人,等到病人连续发烧全身无力之后,才发现打针吃药已无济于事。剧烈的咳嗽逼得医生开始进行CT 检查,显示出肺部可见 “磨玻璃密度影” ,医生诊断意见为 “病毒性肺炎所致可能”。高铁时代,又值春节将近,全国人流如梭。不经意间,这瘟疫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在人们反应过来之前传遍了全城大街小巷。医院收不胜收,超负荷运作,连年青的医护都中招死亡不少。传言说,更多的病人无处可去,在医院外走着走着就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街上竟无人收尸,有些人甚至死在家里,也无人问津。有些机构担心这传染病的死亡统计数据过高会影响自己的管理能力,进而影响自己的仕途,就及时增定了许多新规,将前来求医的病人挡在医院之外,这样一来,病死之人就不用计入瘟疫死亡人数之列了。

由于死亡人数太多,又担心传染,许多病人死得毫无尊严。据说做医生的丈夫死了,连同医院做医护的妻子都不让遗体告别,更不用说普通民众了。网络时代,连追悼会追思会都只能在网上进行。

好在中国政府当机立断,立即封城,机场、车站等所有离城通道关闭,并火速加建风神山雨神山方仓医院,同时急调外地医疗队前来支援。只是这瘟疫早已漂洋过海,抵达欧美亚非,所向披靡,数月间,染病人数多达亿计。先前欧美各国还对中国疫情管理颇有微辞,说是侵犯人权,哪知短短数月,就自顾不暇了,连世界头号强国的死亡人数都直线飙升,数以百万。据说多国坟地不够,只好新批坟地;掘坟的人手不够,只好用挖掘机挖出又长又阔的深坑,进行集体掩埋。总之,惨不忍睹,让人痛心。世界各国并无他法,只得急急封城。

这一封城,大家才真切地感到,末世果真到了,财富就是烟云, 人们的本性也变得面目全非。最吝啬的人都开始对自己出奇地大方,最挑剔的人不再挑剔,所有的商品都被一卷而空。绅士淑女都脱去了伪装,可以为一卷厕所手纸大打出手。所以说,文明其实只与生命共存。

远的地方就不说了。我们还是回来谈乌有岛国,一些中国官员称为鼻屎大的地方。幸亏很多中国人没读过圣经,否则,他们要称这里为芥菜籽大的地方了。不过,鼻屎用在这里更显示中国新土豪们的霸气。鼻屎也好,芥菜籽也好,反正就是这个小岛上,居然也居住着一群华人。华人在这里虽属于少数族裔,竟然也能安居乐业,颐养天年。这乌有虽然小,但四季气候怡人,鸟语花香,加上政治清明,民风淳厚,也算是《诗经》里所说的乐土了。有些读了书的华人说这里是世外桃源,信了耶稣的华人则称这里是上帝的伊甸园,到了不信耶稣的华人嘴里就变成上帝的后花园了。

乐土也好,桃源也罢,即使是上帝的花园,照样逃脱不了世界性封城的命运。瘟疫的病毒随着世界各地的游客迅速传播到乌有国。如此弹丸岛国本来就是小国寡民,医疗设施极其有限,若不认真对待,等瘟疫蔓延开来,必定会演变成亡国灭种的大灾难。于是政府连夜紧急开会,决定第二天午夜零时零分开始无限期封城封国。这个政府公告一公布,就引出了咱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乌有国华人移民张约翰、周琳达夫妇,还有他们的老朋友刘伊恩、郑安娜夫妇。四个人急急忙忙打了几通电话,这个人找那个人,那个人找这个人,为了要紧急商量封城以后怎么办。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趁着他们还在打电话的时候,我们先介绍来一下这两对中年夫妇。

先说张约翰。大多数华人移了民,虽然心还没完全移民,但名首先是要移的。张约翰虽然取了个基督教的名字,也时不时去教会找点心理安慰,但暂时还只站在教堂的水池边上,没有接受洗礼。张约翰的太太琳达是夫唱妇随,也就乐得去教会参加聚餐,唱赞美诗,省得回家做饭洗碗。

另外一对中年夫妇,丈夫叫做刘伊恩,他的中文名叫一言,写成英文西人就叫成了Ian,这样顺手牵羊就用了这个英文名。刘伊恩太太的中文名本来就叫安娜,变成英文还是一样。这两家人移民前就在网上认识,移民后正好在同一座城市,两家人经历相仿,又都是“丁克”一族,因此相当投机,一来二往,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再说张约翰和刘伊恩两家,因为乌有国政府应对末世大瘟疫,即将紧急封城封国,急忙打电话商量应对之策。电话里面沟通不方便,就约好到约翰家面谈。事不宜迟,刘伊恩夫妇,立即开车去了张约翰家。汽车还在路上的时候,就看见街道上的交通已经开始混乱起来,行人也个个惊慌失措,或奔向超市抢购食物日用品,或去接送亲友儿女,不时看见一起交通事故,受伤的人躺在地上大声哀号,没有受伤的人奔走呼喝,警车、救护车响着刺耳的警报声来往疾驶,如同好莱坞灾难大片一样。看来,这一次世界末日是真的要临近了。

刘伊恩夫妇到了约翰家,还没完全落好座,四个人就七嘴八舌地商量起来。

刘伊恩问道:“要不要到哪里躲躲?”

“哪个地方躲得过去?”周琳达代替丈夫回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张约翰说,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心里也有些慌。

安娜说道,“管他末日不末日,还不如咱们出去好好彻底放松几天?”说着,拿出来一串钥匙,“我朋友在西海岸的海边有一栋房子。她们一家已经飞到法国布加拉什去了。临走前委托我们帮忙照料,希望我能够住在那里。我本来因为工作缠身不方便,推辞了,现在,世界末日了,全国都要封城了,我们索性一起搬过去住吧。要不是这个世界末日,我们可没有这样的机会去入住这种海边的豪宅。”

“好啊!”琳达很高兴,“你那位朋友是国内的一位高官千金吧?听说每次来去都神秘兮兮的。”

约翰说,“管他呢,感谢主,让我们在世界末日来临前也可去海边豪宅开开眼。”约翰去教会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感恩,至少嘴上如此,时不时要来一句“感谢主”。

“事不宜迟,那我们明天一大早就出发,赶在封城之前到达那个豪宅,”安娜说。

四个人商量好了,就急忙去购买食品和各种用品,预备前往海边豪宅躲避世界末日的瘟疫大灾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50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