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谁土耳其文诗集首发式在伊斯坦布尔成功举行

文艺天地

曹谁土耳其文诗集首发式在伊斯坦布尔成功举行

8月3日曹谁土耳其文诗集《在伊斯坦布尔倾听世界的心跳》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首发式。首发式在伊斯坦布尔胡葛妮·穆尼美术馆(Hygiene Munich Gallery)举行,由这本书的译者、土耳其著名诗人纽都然·杜门(Nurduran Duman)主持,曹谁发表《从长安到罗马,我们一定要经过伊斯坦布尔》的演讲,曹谁在现场朗诵了自己的五首作品,回答了读者提问,最后举行了签售会,首发式完满举行。首发式上还举行了大诗主义运动勋章颁奖仪式,中国诗歌之夜:杨炼和曹谁诗歌朗诵会,这是第22届荷马国际诗歌节的前奏。

这本诗集精选曹谁数十首短诗,由土耳其著名诗人、翻译家纽都然·杜门(Nurduran Duman)翻译,由土耳其1984出版社出版,译文优美,设计精致,在土耳其全国发行。纽都然评价曹谁的诗歌:“词语是力量本身,它可以改变人的思想、感觉和行为。在词语间隐藏的寂静拥有我们宇宙中最神秘的力量。这就意味着诗歌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这也是我们创作世界和平的机缘。我们从曹谁诗集的名字,看到他担当起了这样的使命。《大悲舞》那首诗拥有如此多的不同语言的翻译,清楚地展示了曹谁的诗学追求。”

曹谁的诗歌已经被翻译为二十余种语言,获得了中外诗人的好评,有32位著名诗人为这本书写评语。哥伦比亚伟大诗人、麦德林诗歌节主席、世界诗歌运动总协调员费尔南多·伦德(Fernando Rendon)评论道:曹谁创作了一部宏伟而重要的作品。他的诗平静地洞察着人性,在世界之间守望,靠近永恒的边界。现实从我们身上夺走的古今中外的神话,在他的诗篇中再次汇聚在一起。鸟儿在他的视野中盘旋。活生生的石头永远在歌唱:“你如同光一样活着!/永远都不会有忧伤!/可是生命只是短暂/只有时光是永恒的!”。爱的火焰和恨的冰川互相争斗,但生命肇始时令人欣喜的古老火焰总是占据上风。冰雪融化了,春天又回来,唤醒我们无所不知的梦想。人类祖先开启了天堂和大地间的大桥,曹谁在今天重建一座古老而崭新的东西方文化的大桥。我们是由祖先和他们传承的知识组成的,以及深沉的未来梦想。在他的诗行中,我们同时跨越了两座大桥。

中国著名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邱华栋评论道:曹谁一直在诗歌的道路上追寻“大诗”的精神,这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他的诗歌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冷抒情》中可以读到发端于青春时代的“抒情的秩序”;在《亚欧大陆地史诗》中试图融合亚欧大陆上曾经的多个古老文明而复构一个乌托邦式的“人类共同体”;在意大利出版的这部《帝国之花》,可以看到曹谁从西部来到北京后,对中华文明现代转型中的感觉,他在跟现代世界文明的比对中发现中华文明的位置,这是对西方中心主义的破解,希望以多个文明为花瓣构造起“帝国之花”,当然此处的帝国是帝的本意“花蒂”,可以说依然是对他最初追求的“抒情的秩序”的具象化,也是“人类共同体”的具象化。在探索“大诗”的道路上,曹谁从各种文明中提取元素,最后解构为新的秩序。这本最新诗集诠释了中华文明现代转型中的形态,以一如既往的恣肆汪洋的语言,裹挟昆仑的风云,携带江河的气势,创造出一个迷离而大气的世界。

曹谁在首发式上发表《从长安到罗马,我们一定要经过伊斯坦布尔》的演讲,他讲述了伊斯坦布尔对于东西方文明交流的意义,“我曾经多次梦想,骑着一匹马从中国出发,踏着丝绸之路,抵达罗马,中间一定要经过伊斯坦布尔。如今我的梦成为现实,此时此刻我就踏在伊斯坦布尔的大地,在东方的亚细亚和西方的欧罗巴之间,他是一座东西方文明的大门。领我穿过大门的人叫纽都然·杜门(Nurduran Duman)。我们在2017年中国作家协会首届国际写作计划上认识,在北京交流半年多。我们经常在餐厅跟世界各国的诗人探讨文学,世界文学的共和国在餐桌上建立起来了。”

曹谁讲述了自己发起大诗主义运动和参加世界诗歌运动的历程,朗诵了为伊斯坦布尔特别写的《在伊斯坦布尔倾听世界的心跳》。

在黑暗满布的夜空中
我们在等待世界醒来
这时听到心跳,在伊斯坦布尔
心跳的声音从世界的中心传播
逐个点亮亚欧非大陆上的星空
从伊斯坦布尔开始
向东到波斯、印度、中国
向西到希腊、罗马、英国
向南到迦南、埃及、埃塞
我们落在智慧的圣索菲亚大教堂顶
看着三色的三叶草螺旋疯长
三头的雄狮带着意义向开罗咆哮
三头的飞鹰带着声音向罗马飞翔
三头的马匹带着图像向长安奔跑
我们在星空下的圣索菲亚大教堂顶叹息
没有一个古代人的眼泪比现代人更少
没有一个古代人的欢乐比许多人更多
没有一个东方人的智慧比欧洲人更少
没有一个西方人的善良比欧洲人更多
我们在世界的中心见证
在耶路撒冷道成肉身
在菩提伽耶轮回转世
世界再次从人类的寂灭中醒来

最后曹谁展望了对世界文学的追求:“当我在小时候,我的二弟曹春波曾经送给我一本彩绘本《圣经》,上面讲到通天塔的故事,让我久久不能忘怀。人类想要建立一座通往天堂的巴别塔,从全世界各地聚集而来,上帝因为怕触犯自己的权威,就变乱了人类的语言,人们因为不能交流而无法建成通天塔,于是形成世界各地的两千个民族。虽然从上帝的角度来说是对人类的惩罚,不过从小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在文化上建成通天塔,让世界各国的兄弟姐妹可以自由交流,我想众多途径中的一种方式就是翻译。自从歌德在1827年提出世界文学的概念,世界文学成为许多优秀作家的梦想,我也希望今后通过自己的创作,跟所有有共同梦想的作家,为建立起人类共同的世界文学的通天塔而奋斗。”

曹谁是中国八零后代表诗人之一,近年来参加了麦德林国际诗歌节、印度Kritya(创造)国际诗歌节、古巴哈瓦那国际诗歌节、中国作协国际写作计划等一系列国际活动,作品被翻译为英、法、俄、印地、波兰、丹麦、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等三十余种文字,在国际诗坛有三十多位著名诗人写作评论,被印度杰出诗人拉蒂·萨克塞纳称为是“领导新世界的年轻一代”的代表诗人。他同时翻译有《理想国的歌声》等三部书,推动世界诗歌运动的发展,是一位具有国际声誉的诗人,被诗坛称为“国际曹”。他从诗歌跨界长篇小说,又跨界影视剧本创作,出版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长篇小说《昆仑秘史》,文集《可可西里动物王国》等三十余部,创作《孔雀王》等影视剧本一百余部集。他还创立了大诗主义流派,发起了诗坛论战“曹伊之争”,倡导剧小说运动和诗电影运动,在文坛有广泛的影响。近年来曹谁先后获得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7届中国长诗奖、第5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4届曹禺杯剧本奖、第8届意大利罗马当代国际诗歌艺术学院奖之阿波罗·狄奥尼索斯诗歌奖诗歌奖、2021俄罗斯金骑士奖等五十余个省级以上文艺奖。他的作品雅俗共赏,获得了文坛和市场的双重认可,被认为是中国八零后代表作家之一。

纽都然·杜门(Nurduran Duman ),土耳其当代著名女诗人、翻译家,世界诗歌运动欧洲协调员。1974年出生于土耳其海峡畔的恰纳卡莱古城,现居伊斯坦布尔。她在八岁时写作第一首诗。她喜欢诗歌,所以她就成为诗人。她热爱大海,所以在土耳其技术大学获得了海洋工程和造船学位。她的第一部诗集是《失败的游戏》,获得了Cemal Süreya诗歌奖。在2010年,她出版了一本散文集《跟伊斯坦布尔对视》。她的第二部诗集是《咪降调》,出版于2012年。她同时是一个活跃的翻译家。她把阿尔玛·亚历山大的长篇小说《女书的秘密》翻译为土耳其语,出版于2007年,是以中国女书文化的传奇演绎。她的诗歌已经被翻译为英文、中文、芬兰文、塞尔维亚文、保加利亚文、罗马尼亚文、斯洛伐克文、法文、德文、马其顿文等。包括在美国出版的英文诗集《半圆人生》(安德鲁·维塞尔斯译),在Versopolis 文学网出版的马其顿文诗集《纽都然诗选》,在中国《诗歌周刊》封面诗人发表的中文诗集《伊斯坦布尔的脚步》(曹谁译)。她同时广泛参加多项国际文学活动,包括中国的鲁迅文学院首届国际写作计划。她被选为土耳其作家笔会主席团成员。她同时是一个活跃的舞台剧女演员、导演。

当天晚上还举行“中国诗歌之夜:杨炼和曹谁”朗诵会,朦胧诗代表诗人杨炼和中国新生代代表诗人曹谁分别朗诵了自己的作品。他们回答了读者提问,对于诗歌能否翻译的问题,曹谁回答道:“诗歌由意义和形式组成,假如把意义比作人体,形式就是衣服,人们可以互相理解,只需要换不同语言的衣服。”曹谁还总结了东西方文明的交流,“跟整个文明历史相比,时代是短暂的,我们要把把握整个历史潮流的发展,最终融合各种文明,形成一种全新的人类文明”。


首发式后是大诗主义运动勋章颁发典礼,由于纽都然·杜门对大诗和史诗做出的杰出贡献,曹谁代表大诗主义运动委员会把第一枚大诗主义运动勋章颁发给她,杨炼和曹谁在现场把奖章和证书颁发给她。大诗主义勋章由纯银打造,直径70mm,厚3.4mm,重70克,从设计到铸造都出自名家之手,肖像由著名摄影家宋醉发拍摄,勋章由著名雕塑家张国梁设计,印章由著名书法家古明川雕刻;正面是大诗主义运动发起人曹谁肖像,中英文书写:大诗主义运动(GREAT POETRY MOVEMENT);背面是古老的亚洲、欧洲、非洲三叶草地图,发布标注英文ASIA,EUROPE, AFRICA,地图由德国地理学家海因里希•宾廷(Heinrich Bünting)在1581年绘制,代表着当时已知的古老世界,在这里象征人类的共同家园,周围雕刻大诗主义运动的核心观点“融合古今,合璧东西,合一天人”。大诗主义运动从2007年曹谁写作《大诗主义运动宣言》开始,如今已经传播到世界各主要语种。从今年开始,大诗主义运动委员会将会在每年选择二名对大诗和史诗有杰出贡献的国际诗人颁发,纽都然是第一个获得勋章的诗人。


大诗主义是汉语诗坛在21世纪的一个诗歌潮流,大诗可以追溯到史诗,上世纪80年代由诗人海子提出,2007年诗人曹谁写作《大诗主义宣言》,跟西原、西棣等诗人共同发起大诗主义运动。主张从各个文明中提取元素,合一天人,合璧东西,融合古今,创造一个全新的意象世界。他们创办有民刊《大诗刊·文学视角》,被列为中国先锋诗派二十家之一,许多余编著的《笔尖上的舞蹈:80后文学见证》(原名《80后文学史》)在“文学理论”卷中有专章介绍,跟状态主义和性感写作一起被称为80后发起的三大文学思潮。代表诗人先后有庄苓、邯冰、雷迅、神家、深雪、夜陌、树贤、鹰子、苏明、月剑、彭书锦、殷子虚、许言木、郭良忠、山宇扬、诺布朗杰等众多80后和90后诗人。在2018-2020年曹谁代表“大诗主义”跟伊沙的“后口语诗派”进行了三年的论战,被诗坛称为“曹伊之争”,曹谁在《文学自由谈》2023年第1期以封面人物撰文《曹伊之争与中国文坛的十大弊病》总结:“曹伊之争”在胡适写作《尝试集》后一百年爆发,大概是一系列因素促成的,当时许多人解读为“中国新诗百年道路之争”,认为是中国诗坛“盘峰论争”(1998年中国诗歌史上著名的知识分子流派和民间诗派的论战)以来最大的论争,“21世纪最现代化的论战”。这场论战的核心是中国新诗的走向问题,是伊沙倡导的“后口语诗”,还是曹谁倡导的“大诗主义”,抑或是其他的写作方法。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却看清文坛的种种怪现状,文学呼唤一次深入的“文学改良运动”。从2017年随着曹谁加入世界诗歌运动,大诗主义运动逐步传播到世界各国。

首发式最后举行签售会,到场的土耳其诗人和读者纷纷找曹谁签名,他们告诉曹谁,他朗诵的《我总看到妈妈十二岁小姑娘的样子》让他们落泪,有读者建议曹谁为母亲买一件土耳其衣服。现场还有杨炼的夫人友友、在伊斯坦布尔旅行的竹悦等中国读者参加。此后曹谁前往博玆贾达岛(Bozcaada)参加第22届荷马国际诗歌节,博玆贾达岛位于爱琴海,就在特洛伊古城对面,是当年希腊联军实施木马计时埋伏的地方。在本届荷马诗歌节上,来自中国的诗人将首次用汉语朗诵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土耳其的多家报刊进行了报道。(完)


曹谁简介

曹谁,诗人、小说家、剧作家、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中国民主同盟盟员,西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曾参加鲁迅文学院第14届作家高研班、中国文联第9届编剧高研班、中国作协第八、十次作代会、第八次青创会。1983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青海,开始职业写作生涯,现居北京和青海两地。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2017年倡导剧小说运动和诗电影运动,2017年加入世界诗歌运动,2018年发起曹伊之争,创建诗战十八军。著有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通天塔之歌》《帝国之花》等10部,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血色娘子军》等10部,文集《大诗学》《可可西里动物王国》《昆仑游》等4部,童话《雪豹王子》《可可西里动物王国》《三江源国家公园》等18部,译著《理想国的歌声》《太阳中的黄金鸟》《伊斯坦布尔的脚步》等4部,主编《汉诗三百首》《诗战十八军诗选》《大诗选》等5部,电影剧本《太阳城》《昆仑决》《子弹上膛》《一个王朝的背影》、电视剧本《孔雀王》、广播剧本《心香》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作家》等文学杂志,入选上百部权威选本。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有作品翻译为英、法、德、俄、日、韩、瑞典、希腊、印地、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阿拉伯等20余种文字,在国际诗坛有三十多位著名诗人写作评论,被中国诗坛称为“国际曹”,被印度杰出诗人拉蒂·萨克塞纳称为是“领导新世界的年轻一代”的代表诗人。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7届中国长诗奖、第5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第4届曹禺杯剧本奖、第8届意大利罗马当代国际诗歌艺术学院奖之阿波罗·狄奥尼索斯诗歌奖诗歌奖、第12届俄罗斯金骑士奖、第5届华语诗歌春晚2019年度十佳诗人等50多项省级以上文艺奖。曾参加第30届麦德林国际诗歌节、第26届哈瓦那国际诗歌节、第14届印度Kritya国际诗歌节、第22届荷马国际诗歌节等多个国际诗歌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世界诗歌运动协调员,西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大诗刊》主编,《世界诗歌》副主编,《世界诗坛》副主编,《世界诗人》英文主编,《国际诗人》副主编,《国际诗歌》英文主编,丝绸之路国际诗歌节常务副主席,丝绸之路国际诗歌春晚总策划,华语诗歌春晚副总导演,博鳌国际诗歌节常务副秘书长。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3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