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成功哲学:快速行动、把事情搞砸、吸取教训

人物

划重点

1.传记作家艾萨克森在书中总结了马斯克的成功哲学,即快速行动、把事情搞砸、吸取教训再来过。

2.艾萨克森认为,马斯克与苹果已故联合创始人乔布斯非常相似,两人都兼具领袖魅力和难以相处的个性。

3.马斯克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这让他很难相处,但当有了目标和愿景时,他就很难停下来。

4.用莎士比亚的话说,马斯克是个“由缺点塑造出来的人”,他的热情部分源于他意识到美好的事物可能不会长久。

5.艾萨克森提到了“恶魔模式”的概念,来解释马斯克成功和挫折背后的喜怒无常,包括其解决问题的五大戒律。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在当代知名人物中,恐怕没有人比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更令人感到费解,对其看法也更两极分化的了。除了他掌控的特斯拉和SpaceX等明星企业外,马斯克的公众形象——迷人、顽皮、好斗、善变,也同样引发了大量争议。对其钦佩者有之,对其嘲讽憎恨者有之,那么我们到底该怎么看他呢?

与乔布斯有两大相似特征

在刚刚发行的《埃隆·马斯克传》(Elon Musk)一书中,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生动地记录了马斯克迄今为止的忙碌生活,并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令人信服的答案。在与马斯克相处了两年,并采访了马斯克的员工、朋友和家人,包括马斯克的两个前妻之后,艾萨克森认为,马斯克和他的另一位传记人物有相似之处,后者也兼具领袖魅力和难以相处的个性,他就是苹果已故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对马斯克来说,关键的成长经历源自他在南非的童年生活。马斯克之所在学校里引人注目,更多是因为他古怪的行为,而不是他的学习成绩。至少有一位学校领导认为马斯克是个“弱智”。他受到的身体欺凌是如此严重,以至于不得不住院并在家呆了一个星期。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马斯克的家人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天才儿童”,用他母亲的话说,他头脑专注,好奇心不可阻挡。马斯克还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Asperger’s syndrome):这让他很难相处,但一旦他心中有了一个目标和愿景,就很难停下来。

致力于改变三大领域

愿景元素很早就出现了。马斯克在20来岁时移居美国,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物理和经济学。他告诉艾萨克森:“我思考的是那些真正会影响人类的事情。我想到了三个:互联网、可持续能源和太空旅行。”他将继续改变这三个领域。

互联网是第一个。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马斯克曾计划前往斯坦福大学,研究如何为电动汽车制造更好的电池。但在1995年,互联网革命开始了,马斯克转而创办互联网公司Zip2,旨在让印刷媒体能够创建在线内容。1999年,Zip2作价3亿美元被卖给了康柏。马斯克用这笔钱创办了名为X.com的在线支付企业,并最终与PayPal合并。

这个过程并非全是一帆风顺的。艾萨克森写道:“马斯克是一个要求苛刻的管理者,蔑视工作与生活平衡的概念。”他喜欢为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设定最后期限,脾气暴躁,同时也渴望冒险。在X.com的合并谈判期间,马斯克曾邀请彼得·蒂尔(Peter Thiel, PayPal创始人之一)乘坐他的迈凯轮F1跑车。

当时,蒂尔问道:“这辆车能做什么?”马斯克回应道 “看这个”。艾萨克森写道在传记中写道:“这辆车后来发生了车祸,后桥断了,汽车打转撞上了路堤,像飞碟一样在空中飞。”但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两人都毫发无损。马斯克后来说:“至少这向蒂尔表明,我不怕冒险。”蒂尔则补充说:“是的,我意识到他有点疯狂。”

不管疯狂与否,合并还是进行了,但蒂尔和PayPal的其他创始人认为,马斯克不是他们想要的领导者,于是他们将他赶了出去(马斯克强烈反对此举)。几年后,通过将PayPal出售给eBay,马斯克拿走了大约2.5亿美元。当有人问他下一步打算做什么时,他回答说:“我要殖民火星。”

事实上,马斯克正在研究一个从大学时代就始终困扰着他的想法:如果地球上的生命面临灭绝,比如气候过热或小行星撞击,该怎么办?一个既明显又不太可能实现的答案是,找到另一个适合居住的星球。如果美国宇航局(NASA)对载人航天飞行失去兴趣,那么这个责任将落在一家私人公司身上。2002年,马斯克创立了SpaceX。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最初,马斯克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即以《星球大战》中的千年隼(Millennium Falcon)命名的火箭“猎鹰1号”(Falcon 1)。在三次试飞失败后,猎鹰1号于2008年9月进入地球轨道。这次成功使SpaceX获得了为NASA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的合同。

不过到那时,马斯克已经转向了他愿景中的“可持续能源”部分。2004年,他成为特斯拉汽车公司(一家羽翼未丰的电动汽车公司)的董事长。马斯克下定决心,特斯拉不仅要生产电动汽车,而且要生产最酷的汽车,但由于销量太慢,使公司数次陷入破产的边缘。美国能源部提供的4.65亿美元投资贷款,以及与德国汽车制造商戴姆勒达成的协议,使特斯拉恢复了偿付能力。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马斯克的名人地位和财富都在增长。他的卫星网络“星链”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尽管存在争议),而他将人类送往火星的想法促使星舰诞生,它比阿波罗计划中运载火箭土星5号(Saturn V)还要高。第一艘星舰在发射后不到四分钟就爆炸了,但这并没有阻止马斯克。他说:“我们的设计不是为了消除风险。否则,我们将一事无成。”

艾萨克森认为,用莎士比亚的话说,马斯克是个“由缺点塑造出来的人”,他的热情部分源于他意识到美好的事物可能不会长久。艾萨克森写道,在某种程度上,马斯克“发现技术进步并非不可避免,这让人感到惊讶和恐惧。它可以停止。它甚至可能倒退。”

这种倒退曾发生在太空旅行领域,当时美国宇航局放弃了载人飞行计划。这也可能发生在现代生活的其他方面,甚至言论自由,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马斯克在2022年收购了Twitter(现在被称为X),并发起了一场运动,让它不受政府和觉醒控制。

艾萨克森这样总结马斯克的哲学:“敢于冒险,把事情搞砸,修改设计,重复来过。”这并不是一个适用于所有人的公式,但在我们当前所面临的这个时代,这种大胆的、打破传统的精神可能正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的。

悟出五大解决问题的戒律

在传记中,艾萨克森提到了“恶魔模式”的概念,来解释马斯克成功和挫折背后的喜怒无常。但推动他崛起的不仅仅是恶魔模式,艾萨克森还详细介绍了这位亿万富翁的方法帮助他成为世界首富的其他可教方法。

2018年,马斯克在努力提高特斯拉Model 3轿车的产量时,展示了恶魔模式,这几乎摧毁了这家电动汽车公司,马斯克将其称为“生产地狱”。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艾萨克森写道,这段地狱般的经历也帮助马斯克形成了他希望员工如何解决问题的五大戒律:

1)质疑每项要求;

2)删除要求当中所有你能删除的部分和流程;

3)简化和优化;

4)加快周转时间;

5)自动化。

在书中,马斯克承认他经常谈论这种方法。他说:“我打破了算法的记录,但我认为把它重复到令人讨厌的程度是有帮助的。”

这种方法建立在马斯克推崇的一种长期存在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基础上,这种方法被称为“第一原则”,这是一种将任务分解成最基本的推理方法,而不是简单地回到以前做过的事情。

书中还有马斯克长期践行的其他经验教训,比如永远不要要求员工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根据员工的态度雇佣员工,以及“犯错没关系”等。

然而,有些员工认为,把坏消息告诉马斯克会危及自己的职业生涯。艾萨克森写道:“他的一个问题是,人们有时不敢告诉他坏消息。那些在马斯克身边成功的人都明白,你必须告诉他坏消息,即使这会导致一些不愉快的场面。”

他们的恐惧往往根植于马斯克恶魔模式。马斯克三个孩子的母亲格莱姆斯(Grimes)曾解释称:“恶魔模式是指马斯克陷入黑暗,躲在大脑的风暴中。恶魔模式会造成很多混乱,但也会搞砸。”

马斯克做了很多事情,作为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他帮助开启了电动汽车时代,并带领他一手创立的SpaceX点燃了商业太空竞赛。然而,他对X的混乱管理正在考验公众对其商业天赋的看法。

来源: 腾讯新闻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0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