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安吉不幸离世:美国华人第一家的时代传奇

人物

作 者丨熊剑辉

华商韬略出品丨ID:hstl8888

2月12日,美国大型航运企业福茂集团(Foremost Group)董事长兼CEO赵安吉(Angela Chao),因车祸不幸离世,享年50岁。

96岁的福茂集团创始人、“华人船王”赵锡成先生,在声明中表达痛失爱女的强烈悲痛,“失去她是我们从未想过的事情”。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亚裔美国人基金会发布讣告

亚裔美国人基金会(TAAF)发文哀悼:“安吉是亚裔美国人基金会的创始成员之一,并担任基金会顾问委员会联合主席,她以深刻的价值观、战略眼光和对亚太裔社区坚定不移的承诺指导我们的工作,在亚裔美国人基金会和亚太裔社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美国海岸警卫队学院(U.S. Coast Guard Academy)也表示:“安吉是航运业的开拓者,也是我们学院真正的朋友。”

2015年,赵安吉曾与父亲赵锡成先生、大姐赵小兰(美国前劳工部长、运输部长)一起,应华商韬略之邀访问北京大学,并作为“PKU Speech ·华商名人堂”主讲嘉宾发表演讲。

演讲中,她说自己的一个使命是,作为中西方,尤其中美之间的一座桥梁,增进彼此的沟通与了解,尤其是增进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了解,让大家看到更真实的中国。

过去多年,作为父亲最小的女儿,但却是福茂事业唯一接班人的赵安吉,也与父亲从商业、慈善以及文化等多层面,践行着这一目标。

赵安吉的意外离世,也是本身就更充满挑战的中美交流合作的一个损失。

对普通人来说,福茂集团可能是一个很陌生的存在。

对中国造船业来说,“福茂”却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2006年11月9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

“中国船舶”与“美国福茂”的签约仪式,在此隆重举行。

这一次,福茂一口气向“中国船舶”购买了4艘好望角型散货船;加之2002年以来的积累,“中国船舶”仅从福茂就拿到8艘好望角型散货船的超级订单,总吨位高达140万吨。

140万吨,什么概念?

简单来说,相当于14艘“福特级”超级航空母舰。

至此,福茂成为中国对美船舶出口的最大客户。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但福茂对中国造船业更大的贡献还是,在中国造船业微末之际的关键支持。

福茂是最早向中国购买远洋船舶的西方航运企业之一,不但真金白银地支持了中国船舶工业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也向世界传递了对中国造船业的信任与信心。

其中的标志性时刻包括:

1987年,全球航运和造船业处于凄风苦雨中,福茂创始人赵锡成却毅然决定,将“心梅”号、“月梅”号两艘64000吨级散货船的订单,交付给上海江南造船厂。

这是不折不扣的雪中送炭。

当年“月梅”号交付的庆祝晚宴上,代表船东上台致辞的,就是年仅15岁、身穿小花裙小女儿赵安吉。

当中国造船业已经走向世界,每遇造船业下行周期,全球船舶订单面临诸如韩国等造船强国的激烈竞争之时,福茂集团依然会毫不犹豫,向中国造船业抛出巨额订单。

比如2002年,全球造船业再度下滑,中国造船业如临深渊,赵锡成却再次逆市下单,向上海外高桥造船厂订购了12艘17.5万吨好望角大型散装货轮,后来又续订几艘20.6万吨同类货轮。

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赵锡成此举无异于豪赌,赵安吉也一度对父亲的做法提出过质疑。

父亲给出的答案是:“市场总有起落,但一个长期友好的伙伴关系远在单纯的利益之上,这是永远的朋友,不是普通的生意,应该以创建长期互利基础为前提。”

后来,接棒福茂的赵安吉,记住并继承了这一点。

2024年1月,赵安吉遭遇车祸的半个月前,福茂就向“中船澄西”(“中国船舶”旗下公司)发出了4艘82000载重吨甲醇双燃料散货船大单,交易金额达1.68亿美元。

而克拉克森数据显示:目前,福茂集团旗下船队坐拥31艘巨型散货船,其中21艘是中国制造,占比超三分之二。

如此长期、长情且坚定的支持,使得福茂集团不但成为中国造船业的“老朋友”,赵氏家族也成为国家领导人的座上宾。其仗义出手的慨举,就此被载入中国造船业的史册。

值得一提的是,赵锡成2006年接受华商韬略拜访时就特别谈到,他在西方还深深怀疑中国造船质量时就率先向中国购买船舶,这当然是出于对祖籍国的支持,但更重要的是,他坚信:

只要中国坚持改革开放与经济建设为中心,以中国人的勤劳智慧,中国一定会高速发展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之一,中国造船业也一定能强大起来,并且完全有条件成为世界第一的造船大国。

如今,中国造船业已连续14年位居世界第一。

而赵家的影响力,包括对中美的影响和贡献,却更在造船与航运之外。

赵锡成家族真正的高光与荣耀也不在航运业。

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成员进入内阁的华裔家庭,才是他们真正被瞩目的关键。也是因此,赵锡成家族,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美国华人第一家。

但这一切的起点,却是相当的微末。

赵锡成是白手起家的航运巨子。他1928年生于上海嘉定;18岁考入上海交通大学,主修航海;30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远洋船长,获得赴美留学的机会。

这期间,赵锡成与妻子朱木兰结婚、移民,经历过“可惜美国没有黄包车,不然我连黄包车都拉了”的艰辛后,于1964年在美国纽约创立福茂集团。

创业之初,纽约足有上百家航运公司,竞争惨烈,福茂只是一家电话簿上都找不到的小企业,但赵锡成从做航运代理开始,一点点积累和突破,最终抓住美国推动经济全球化、全球贸易大发展的时代机会,将福茂发展成美国航运界的主流企业之一。

赵锡成也因此被誉为“华人船王”,成为美国移民的成功典范。

但赵锡成夫妇最自豪的,却并非是企业经营的大获成功,而是对下一代的教育,外界对二人最尊重与钦佩的,也大多如此。

赵锡成有六个女儿,号称“六朵金花”,全部出自美国名校。

大女儿赵小兰、三女儿赵小美、五女儿赵小亭、小女儿赵安吉,都是哈佛硕士;二女儿赵小琴,是威廉和玛丽学院硕士;四女儿赵小甫,则是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

除了“全员常青藤”,“六朵金花”还都在事业上极有成就。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大女儿赵小兰,历任美国劳工部长、运输部长,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内阁的华裔,是改写华人历史、改写美国历史的华人之光。

由于教女有方,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甚至专门嘱咐夫人芭芭拉,向赵锡成夫人朱木兰学习。

朱木兰治家、教育,讲求的是中西合璧,凡事从细节做起。

“我们给女儿的嫁妆不是金钱,而是教育。”

比如,每个女儿都要求自我管理,像临睡拨好闹钟、准时起床、按时上学这类琐事,都是定规矩、看结果,绝不越俎代庖。

一旦碰到父母请客,赵家又变成最传统的中式家庭:女儿们只见客、不上桌,还要为客人上菜、添饭,做好服务。

朱木兰认为,招呼好客人,就是在实践中教会孩子待人处事的道理。

总的原则是爱而不娇、严而不苛。

哪怕最小、最喜爱的女儿赵安吉,也不肯“开绿灯”。

四年级时,赵安吉突然迷上了圆号。对于这种“三分钟热情”,朱木兰并未打压,却严肃表示,只要你喜欢,我们都支持,但不允许半途而废,“至少要坚持一年”。

赵安吉答应了,但很快后悔了。10岁的她,每天搬起跟身高差不多的圆号,在学校和家之间跑来跑去,才发现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她很想“毁约”,但“家规”难违,不得不咬牙坚持了一年,才摆脱“小人背大号”的滑稽场景。

而一旦遇到困难,朱木兰会毫不犹豫鼓励女儿们,“要与人争,更要与自己争,争平等、争独立、不放弃、不退让。男人能做的事,女士也一定能做到,而且要做得更好”。

更重要的是,赵锡成和朱木兰都给予孩子们最大的志向和信心鼓舞。

赵锡成曾在接受华商韬略拜访时回忆,赵小兰从小就有成为大人物的远大志向,而他们对她的鼓励是:

“你不是在美国出生,所以做不了总统,但可以做个部长。”

对小妺赵安吉,赵家姐妹有一句公认的评价:

“父亲连生了六个女儿,一直生到最后一个,才等来了他的接班人。”

在父亲赵锡成的记忆中,赵安吉从小就对航运非常感兴趣:“带女儿到公司上班时,她总是很好奇,表现出令人愉快的早熟和强烈的求知欲。”

在大姐赵小兰心中,小妺赵安吉亦是最聪慧、最能干的妹妹。

▲赵安吉的哈佛毕业典礼 赵家的4位哈佛毕业生,分别是赵小兰(右二)、赵小美(右一)、赵小亭(左二)、赵安吉(左三)

赵安吉仅用三年就完成了哈佛大学的本科学业,后来又拿了哈佛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

在哈佛大学商学院求学期间,赵安吉进一步深入学习航运业并建立专长,她所撰写的“海洋运输业航运财务研究个案”,还被商学院的《财务个案研讨》丛书收录,被指定研修。

大学毕业后,赵安吉并没有马上回家族企业,而是去了原花旗集团的史密斯·邦尼(Smith Barney)的合并与采购部门任职历练。

直到1996年,赵安吉才回到福茂集团,先从财务做起,逐渐向航运专业管理领域渗透。

2001年,她出任福茂集团副总裁;2005年,赵安吉出任“波罗的海国际海运公会39俱乐部”主席及顾问,赵锡成在此期间渐渐退出一线,将福茂集团的日常经营交由她操持。

2018年,已在福茂历练了22年的赵安吉正式接班,出任集团董事长兼CEO,开始执掌福茂这艘“超级巨轮”,成为美国航运界的“华裔女船王”。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赵安吉不但接班了父亲创办的事业,也继承了父亲对中国的使命情怀。

近年来,她先后出任交通大学美洲校友会名誉主席、亚裔美国人基金会顾问委员会联合主席、美中关系委员会名誉主席,以及中国船舶、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等机构董事,中国银行独立董事等职,不但持续加强着福茂与中国的合作,也推动着中美之间的更多交流合作。

2015年,赵安吉曾与父亲赵锡成先生、大姐赵小兰(美国前劳工部长、运输部长)一起,应华商韬略之邀访问北京大学,并作为“PKU Speech ·华商名人堂”主讲嘉宾发表演讲。

演讲中,她说自己的一个使命是,作为中西方,尤其中美之间的一座桥梁,增进彼此的沟通与了解,尤其是增进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了解,让大家看到更真实的中国。

包括赵安吉的丈夫、顶尖投资家吉姆·布莱尔,也都在其影响下成为了中美的民间桥梁之一。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布莱尔,拥有诸如2005年在Facebook仅有10名员工时,投资1270万美元成为其拥有11%股份第二大股东等显赫投资业绩,并于2011年、2012年、2013年连续蝉联《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排行榜的首位,称他是“无可争议地成为了第一名”。

在北大之行的第二天,他就现身清华。因为他与扎克伯格、保尔森、马斯克等美国业界领袖一起,被邀请出任了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并在苹果CEO库克之前,出任了该委员会第三任主席。

除此之外,布莱尔还在中国出任了岳麓书院和湖南大学名誉教授等职,成为中美经济文化交流交往密切之时的美方杰出代表之一。

▲华商韬略出品人毕亚军 与赵安吉夫妇及赵锡成先生

赵锡成曾在华商韬略的多次拜访中一再强调:“我们一直把国家放在心里,希望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中国前途无量。”人到晚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让女儿们“只要有机会,多到中国看一看,多给中国做一些贡献”。

中美贸易冲突之前,年事已高的赵锡成,依然频繁往来于中美之间。

早在1984年,赵锡成夫妇就默默在上海成立“木兰教育基金会”,40年来资助大连海事大学、上海海事大学等高校数千名大学生,以及多项办公、教学大楼等基础设施的建成,是中国成立最早的私人慈善基金之一。

教育之外,赵锡成家族还在扶弱济困等领域也都有长期支持和捐助。

2007年,朱木兰女士辞世,赵安吉继承慈善衣钵,通过基金会再向上海海事大学捐赠100万美元,建成“木兰航运仿真纪念中心”,推动家族的慈善事业不断向前。2008年,温家宝总理因此亲自手书“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赠予赵锡成。

诚如赵氏家族讣告所述:尽管赵安吉生于美国,却从未忘记故土,终其一生都在帮助创建东西方之间沟通交流的桥梁。

中美关系紧张以来,民间的交流也受到相当的影响,在中美甜蜜时刻与黄金岁月担当桥梁、积极贡献的赵氏家族,也面临今非昔比的环境和挑战。

除赵安吉外,赵氏家族其他姐妹均未在家族企业有过深入的工作经历,她的离世,既是传奇与荣耀家族的悲怆,也给新时代之下的赵氏家族之未来进一步带来挑战。

赵锡成曾在被华商韬略问及人生信条时分享说,他始终相信:

真诚与正直的努力付出终将得到回报。

世事无常,时代变幻,愿逝者安息,活着的人更好前行,真诚与正直的努力被更好地回报。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02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