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梓贞-古巷韵事

文艺天地

古巷韵事
文/何梓贞

不必在意这是哪时的月色/又落在了 谁的窗子里/只不过有人,采摘一片,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上/以为这样,可以定格一段时光/可春还在,时光却远了/ 那么,就在时光的锦缎里,绣上一份宁静/让我内心所有的祝福,都如飞翔的蝴蝶/启程到最初的起点/且延绵不断……
夜幕里,窗外的月色朦胧了整个城市,温柔了白天里桃红柳绿,行人熙攘的热闹。屋内,播放着优美的音乐。粗陶插花,精瓷乘茶。桌面上的那碗糖水,依然散发着丝丝热气。此刻的我,心里居住了整个江南,不经意吟诵出开头的那首小诗。
这就是和平年代,寻常人家的生活和故事。故事虽平凡,却也有着淡然而绵长的幸福味道,一如桌面那碗糖水。
后来,我喝过很多糖水,却始终没有忘记,在外婆家那碗甜蜜而纯朴的糖水。外婆家坐落在一条古巷子里,房子是古典的岭南建筑。红砖绿瓦白墙乌檐曲径通幽花路几道。时间的年轮,让老旧的外墙爬满了青藤。古巷里的房子,最具特色的是大门,那是岭南传统的趟门。每逢有客人来拜访,主人家就会边招呼,边用力把门往右侧趟开。
晴天,屋子里的人,端坐在客厅,轻轻地摇着扇子,屋外,阳光洒在疏疏落落的几棵大树上,光与影交编织成一只跳跃小鸟,欢快地飞翔。
雨季,小姑娘,小伙子,老人们,大孩子依在大门边,听着广播里传来隐约飘忽的歌声,点上悠悠不绝的檀香,喝上一口热茶,细看门外,烟雨长巷,半亭红花,一弯栈道。比起晴天的疏朗,古巷此时,多了几分空灵宁静。   雾气朦朦的巷子,那屋子里,不是正有个佳人,对镜梳妆么?她那如荷的容颜,在季节里,悄然绽放; 她那美丽的梦,安放在雨下馨香的花朵里。她相信,她的未来,会美好得如同这个季节里万紫千红的风景……
是啊,小巷的生活虽简朴,却也活色生香。春来花开,夏节蝉鸣,秋日月朗,冬简如素。古巷的四季,就如一幅水墨画。
在我,最难忘的是夏季的古巷。还在念书的时候,每年暑假,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婆家居住。
这个丰收而炎热的季节,能够有滋润的糖水,该是多么幸福的事。特别是对小孩子,在夏季,最盼望的就是,挑着担子的糖水姑姑出现了。糖水姑姑是个什么人?在我印象里,她是个朴实的中年妇女,穿着粗布衣服,衣服却很干净。在那时,各种扎头发的橡皮圈已经很时髦了。但她却依然用红头绳扎着两根小辫子。她看上去,也只是中等身材,却不知道,怎么能有这么大力气,能用一根扁担挑起两缸糖水和一个大铁壶,穿街过巷?
巷子里的居民,也都盼着她的到来。所以,在她差不多到的时候,大家都会拿着自家的碗碟和零钱,等着喝糖水。每到一户,她就会放下扁担,接过大家递给她的碗,满满地乘上一碗豆腐,再从大铁壶里,倒出已经化开的冰糖,一碗热气腾腾的新鲜的豆腐花就成了。是的,她的糖水只有一种,就是豆腐花。清甜的豆腐花固然好喝,然而,让我难忘的还有她舀糖水的器具,既不是铁勺,也不是汤勺,而是一片珍珠蚌的壳。现在想起来,她也是具有审美的一个人呢。漆黑的缸瓦,白嫩的豆腐花;闪着微光的珍珠蚌壳,轻盈而美丽,跟雪白的豆腐花是绝配了。
当然,跟现在琳琅满目的糖水品种,精美多彩的糖水容器相比,那时,用大茶碗乘装的豆腐花,自然是极朴素的。可朴素里,也蕴涵着生活的智慧。比如,那泛着微光的珍珠蚌壳。以至于后来,我喝过各色的糖水,却再也没有谁~会用藏着天然之美的蚌壳去乘一碗糖水了。
如果说,炎热的天气里,喝糖水,就像干涸小鱼,遇到了流水,那是火热的希望。那么,雨天里,这碗 糖水,就成了一朵夜间的昙花,邂逅了月色,带着清凉和温润。
白天的小巷,无疑是热闹的。行人穿梭,竹篮装菜,深井取水,素手作羹,虽简朴,也是岁月静好,就如散落在巷道旁的小茉莉,温暖馨香,像极了瑞雾霏霏,日光穿树的景像。
入夜的小巷,不见了白日的云彩,唯有月色明静,透过雕花的窗户,树木依依玉兰飘香,轻风吹过自有一种闲情落入心间。深夜,一盏孤灯,伏案书写,窗外的月色,到底温柔婉约,那时,心里总会想着,时光如轮,风景是否也是一样?来年的春花秋月,该是什么模样呢?
岁月如歌,年轮辗转如  月圆月缺。人间里,一把青丝也添上了白发,红颜也写上了沧桑。而我伴随着成长,走过的路多了,远方的风景也看过,世间的浮沉也参透了,才明白,那时的糖水姑姑,为什么只是单薄的身子,却能一肩挑起两缸糖水和一个大铁壶。她肩挑的不是糖水,而是家人的生活和对未来的希望。她挑起的也不仅仅是豆腐花,而是对生活的热爱。她肩膀上更是带着对古巷的牵挂,对这里居民的一份情怀。
是啊,如果时间的推移,不能让糙石化成玉石,不能让蚌壳内的沙子,炼成珍珠,那么,我们所走过的路,所经历的痛苦,又有什么意义呢?生活如茧,把我们包裹得严严实实,经历了火的燃烧,只是为了化蛹成蝶!现在,古朴的小巷,已经成为岭南文化发展的标签。古巷的建筑,也按照原本的样子,被重新装饰了一遍。古巷,在这个现代化的城市,仿佛一朵安静的海棠,默默注视着这个城市的发展进步。让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人们,在奋进上前的同时,能回望来时的路,记住这一路走来咬紧牙关的坚韧,付出和光荣,尝试与经历,泪水和成功。
再后来,我回到了古巷。古巷也是万家灯火,每盏灯的背后,都有着各自的故事。泡上一壶茶,和三五知己推杯换盏,说着一些过去,描述一些未来。明净的月色洒在院子里,只觉得人间现世,如此甚好。原来,时光除了能滋生感伤和惆怅,更能带来希望和愉悦。时光,也能让老旧的古巷焕发新的活力,让简朴的小镇成为车水马龙的繁华之城。原来,感性在时光里,发展也在时光里。在过往,我们在播种了努力和奋斗,那么,在将来,我们必然收获希望和成就!
盛夏,姹紫嫣红开遍了,人间现世,如此甚好……

 

【作者简介】何梓贞,是喜欢刊登发表自己作品,生活在理想幻想中的活跃文艺工作者,现是肇庆文联文艺志愿者,肇庆作协会员。有作品集《花有信》出版,曾在《今日头条》《星湖美美》《中国诗歌文学》《作家美文》以及网易等发表过文章。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069 views